第85章 可别作死

刘老满意的点了点头,身体站的笔直冲着李老就说:“他是我徒弟,我不会多说,也不会帮助他,一切都要看他自己,所以你们的比试,我只是当一个裁判,若是我这个徒弟输了,那么我亲自拿出菜刀剁了他!”

刘老说这话的时候,微微有些颤抖,张翔却很平静。

五块!

也就是四刀!

无非就是死一次,或者四次的事情。

他张翔,现在已经有那么多条生命,还害怕这个吗?

油条西施紧张了起来,有些担心张翔。

而刘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笑着说道:“张翔哥哥是最棒的,不可能输!”

油条西施再一次鄙视的看了一眼刘蕊,刘蕊却完全不理会油条西施。

李老点了点头,“好,那么今天,我就让你这后辈永远消失!”

消失?

张翔冷笑,到底谁消失,还不清楚呢!

现在竟然说这个话?

呵呵!

真的是够自大的!

拍卖会开始了。

张翔也认认真真的去看,每一件藏品,突然出现一副字画。

这幅字画是稀有的很,也就是说,据说是郑板桥的竹子!

好家伙,张翔看到这幅画的时候都震惊了。

漂亮,是真的漂亮,可奇怪的是,这幅画上面出现了两行字。

一个是两年,一个是唐代。

嘶!

这是怎么回事?

假的!

这幅画出来之后,张翔扭头看了看刘老,刘老没有说话。

看来这刘老是当真要守护规矩了,既然这样,张翔也没有办法了。

没有说话。

所有人都开始拍卖的时候,李老就坐在舞台的一侧,看着张翔,半晌没有说话。

好像,期待着什么。

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张翔按兵不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乱说话比较好,更何况他张翔等下也有东西想要拍。

可就在这幅画,以80万的价格成交的时候。

李老这才笑着说道:“这幅画不卖!”

得到这幅画的那个老板有些生气了,“80万,买郑板桥的真迹,那是我赚了,竟然没人和我抢,我真的是谢谢各位了,可李老您为什么不卖啊!”

李老看了看张翔,“还是让这位油条说说看吧!”

张翔笑了笑说道:“老板,您要买了,绝对不亏!”

因为张翔看到了唐代。

据说唐代的字画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只是不知道这里面这个唐代是什么?

但凭猜测,应该也值不少钱,而这个郑板桥的赝品竹子,画工精湛,也是足以臣服的,少爷能有个两万块差不多。

张翔的话说完,那位老板笑了,“对对对,我就说,不亏!”

可李老突然开口道:“这位老板,您不会是连一根油条的话,都相信吧?”

这位老板愣住了,心里也开始打鼓,对啊!

他怎么能连一根油条的话都相信呢?

“对,油条!这油条的话,一定不准,李老您快说,这幅画怎么了?我现在还没拍!”

李老笑着说道:“这幅画是假的,可是这根油条居然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出来,这说明什么?这油条也不过如此,今天的赌局我赢了!张翔!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张翔笑着说道:“你要是赢了,我无话可说,可是明明是你输了!这幅画这位老板当真不要?”

这位老板犹豫了一下,现在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当老板把目光落在刘老的身上时,对着刘老说道:“刘老,您是这方面的专家,要不您给看看,我到底应不应该出钱?”

这话说的,刘老默不作答,这位老板着急的不要不要的。

立刻冲着油条说:“油条,这敢冒死说这话,说明你的话里有玄机,你告诉我,这幅画的玄机,我该不该买!”

张翔耸耸肩,“我说的话你又不相信,那你还问这个干什么?你要是相信我说的话,这这画买下,我就告诉你!这画里的玄机!”

这下,这位老板可是起了兴致,正在思考的时候。

周围的人都说:“这个画,恐怕就是个假的,谁买谁吃亏。”

“对,要我说,就不要买,最好!”

“我说老板啊,千万不要买这种吃亏的东西,在多的钱也不是用来买赝品的!”

“……”

周围热热闹闹的声音越来越多。

这位老板也开始犹豫了起来。

张翔依旧是那个表情,最后李老笑着说道:“老板啊,我要是你就绝对不会买的,你想想,这个油条说的话能相信吗?他说让你买,你就买,那不是成了冤大头了吗?”

老板点了点头,“是这个理,但是,我想说的是,八十万而已,不是什么大钱,小钱,就当是八十万买个教训,今天这个郑板桥的竹子我就买了,毕竟人的好奇心还是非常旺盛的!”

张翔笑了笑说道:“老板都这样说了,那就买了之后,我就上台详细的讲解!”

此刻,老板去交钱,一群人都在说这个老板是个傻子。

而这个时候,那些个游戏玩家,好像你看看我,我看看那你,想要有所动作,也不敢有所动作,半天没有做任何的动作。

张翔笑了。

果然,这笔记本电脑刘闯,和簸箕曹解放的办法就是好用。

就在这个时候,西瓜突然开口了,让一旁的保镖说话,“我们主子说,不管张翔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李老你,绝对是有问题的,我收集了一些证据,如果你想给这里的人看,我立刻就放出来!”

这话说完,张翔愣住了。

刘闯不是已经发布了消息了吗?

怎么还会有人出来反抗?

难道说,就没有什么可靠的吗?

猛然间,一直老鼠蹦在了西瓜的身上。

这拍卖会炸开了锅。

保镖大叫,“有,有老鼠,有老鼠!这里有老鼠啊!”

那西瓜直接晕过去了。

张翔笑了笑,就在这个时候。

那个老板回来了,上台将那幅画拿下来,递给了张翔。

让张翔去看。

张翔笑着对着李丁说道:“李丁,接着!”

李丁点头,然后他张翔和李丁同时上舞台。

下一秒,张翔笑着对着李丁说道:“把这幅画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