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看不透

秦风犹如见了鬼一般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夜辰,他顿时不敢置信。

“父亲不是说,夜辰应该死在黑毛妖猿的手中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生生的站在我的眼前?”

回想起秦牧跟他说过的话,秦风当时显得不要太高兴,主要还是夜辰那一脚带给他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哪怕父亲偶得机缘获得可以恢复丹田的天材地宝,但依旧对夜辰还是心存忌讳。

此刻夜辰的出现,就像是将原本忘却的阴影给重新拉了回来,叫他怎能淡定下去?

甚至,就连被踩在脚下的罗坤都完全忽视了,或许于他而言,他现在更在乎的,是夜辰为何还没有死?

“死?呵呵!”夜辰一脚踩在罗坤的脸上,一边带着和煦的微笑看向秦风,只是他的笑容在秦风的眼里却是那么的惊悚。

“我为何要死?难道是秦牧那老匹夫告诉你的?我想应该是的,可惜他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那看似风光的父亲,在当时,可别提有多狼狈,被黑毛妖猿撵的像狗一样,就算要死,也该是他才对。”

秦风一怔,夜辰说的这些他还真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夜辰被黑毛妖猿给杀了,虽然只是秦牧一口之言,但对于父亲的话他还从未怀疑过,可现在听夜辰叙述,他不得不对父亲的话产生了质疑。

毕竟,夜辰现在活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如果像父亲说的那样,夜辰是绝不会再出现的。

“你,你真的来了!”而就在秦风呆愣的时候,木紫灵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只是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好像太过激动了一样。

夜辰闻此不由得一愣,他若记得不错,自己刚刚还凶过她,而她也气的跑开了,怎么现在她的语气听上去很是激动呢?

难道这妮子是因为他的到来才如此激动?

这不合理呀!

她不应该很生气吗?或许不想见他才对呀!

怎么会有这种表现呢?

夜辰有些不解。

可接下来他就更不解了,因为木紫灵突然的从后面环抱住了他,一双手死死的扣在一起,那姿态,似乎深怕他跑了一样。

“你……”夜辰不知所措,长这么大,还从未被哪个女孩子主动抱过呢,这种感觉虽然很奇妙,可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谢谢你,谢谢你来救我,谢谢!”木紫灵忽然泪如雨下,轻声细语如温暖的阳光让得夜辰有种别样的贴心之感。

只是随后他就想明白了,原来这妮子如此激动的原因是因为他来救她了,是这样吗?

夜辰扪心自问,他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废掉秦风,顺便打残他,而至于救她,他也想过,不过只是顺手而已。

但木紫灵的举动却是让他原先的想法多了些惭愧,人家如此的相信他,如此感动,他却只是想着顺手而已,这不对等的联系实在是让他很不好意思。

“那个,其实……”

夜辰尴尬的想说些什么,可还没有说完,木紫灵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对不起,之前是我任性了,现在,我将它还给你。”木紫灵松开了双手,从储物袋里将那株原本属于夜辰的浔阳草拿了出来,而后双手捧着,很是真诚的递给夜辰。

夜辰怔怔的看向目光真诚的木紫灵,又看了眼她双手捧着的浔阳草,不知为何,他的心在此刻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

一想到刚刚凶她的画面,他顿时生出极大的负罪感,自己真是太不该了,如此善良,可爱的一个女孩,他为何要凶她?自己难道就一点耐心都没有吗?

“唉!夜辰啊夜辰,枉你自诩正直,却连一个善良的女孩子都欺负,你真是太不应该了。”夜辰暗自自责,同时将递过来的浔阳草给推了回去。

“这是属于你的,我不能要。”他是真不好意思要了。

“不,这不是我的,本就应该是你的,是你先发现的,只是被我抢走而已,你拿去吧。”木紫灵很是固执的又递给了夜辰。

夜辰见此无奈一叹,不过他还是收了下来,只是有些愧疚的说道:“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株浔阳草我且手下,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倘若有,我便杀了。”

我便杀了……

最后四个字犹如回音不断的在木紫灵的耳畔回荡不绝,简单的四个字,却是道出了夜辰对他的心意,能够为了她说杀就杀,这般心意实在是令的她感动的热泪盈眶。

一双手又再次的环抱住了夜辰,抱着他,就仿佛抱住了天底下最安心的温暖一样,让她很是舒心。

“嗯!我相信你。”

木紫灵闭着眼睛,感受夜辰身体的温度,浅浅一笑。

夜辰见此不再如之前那般无措,而是宠溺的用手抚摸着木紫灵的头,此刻对于木紫灵,就像对待妹妹一样,十分的疼惜。

“灵儿,你,你们……”一旁的木紫嫣怔怔的看向主动抱着夜辰的木紫灵,她似乎才反应过来,主要还是夜辰的出现太过诡异了,她根本就没有发觉。

而等发现时,罗坤已经被夜辰踩在了脚下,接着,就是秦风像见了鬼一样的满脸惊悚。

他到底是谁?看上去比她还小,而且他的境界也才五级武者后期而已,这般实力,算是在场最低的了,可就是这样,却将实力高他两个等级的罗坤给踩在了脚下。

并且还将境界远远高于他的秦风,给吓破了胆,如此威风的手段,她是如何也想不明白,他是凭什么做到的?

而且听秦风的意思,他们似乎还认识,可她怎么一点都不认识?

天元城也就这么大,像夜辰这般年纪,拥有这般威风手段的人,她不可能不认识,可不巧的是,她还就是不认识,这真是奇了怪了。

现在还发现一向对男人不怎么感冒的妹妹,居然主动抱住了这个男人,而且看妹妹的样子,抱着他似乎很享受一样,这又是什么情况?

难道妹妹动情了?可这情何时动的?她怎么一点不知道?也太突然了吧?以前也没见过妹妹和别的男人有过接触啊,难不成,刚见面就一见钟情了?

这个男人有这么大魅力吗?

木紫嫣暗自摇头,她看不出来夜辰有什么魅力,虽然长得有些清秀,但天元城比他好看的多了海去了,而要论实力,夜辰更是排不上号,如此一个普通男人,怎么就让妹妹这般钟情,而且还让的秦风这般惊悚。

诡异!

太诡异了!

她完全想不通。

“啊!”

听见姐姐的话,木紫灵顿时反应过来,只是随后便脸色羞红的松开了夜辰,接着低下头沉默不语,此刻的她,害羞到了极点。

木紫嫣见此,无奈的摇头,看妹妹的样子,显然陷得太深了,已经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

不过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是看向这个让他看不透的男人,夜辰!

感受到木紫嫣的目光,夜辰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看到秦风,却是暗自松了口气,他找到了解除尴尬的办法。

脸色迅速恢复,看着还在怔然的秦风,冷声道:“这一次,就算是你运气再大,我也不会再让你有翻身的机会。”

秦风闻之一惊,不过随即却是淡定下来,他扯出一抹笑容,说道:“夜辰,现在的我已经不同往日,我的实力已然不下于你,这一次,我会将我所受的痛苦十倍的奉还与你。”

说着,秦风便是一震,一道浑厚气息转瞬爆发开来,俨然是八级武者初期的实力,与夜辰之前的实力一模一样。

觉此,夜辰讥笑一声,而后同样的浑身一震,一道气息散发而出,不过却是比秦风的气息要低了太多。

额???

察觉到夜辰的气息,秦风不由得一愣,五级武者后期?

他的境界怎么跌了这么多?

虽然很是不解,但对秦风而言,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如果夜辰还是八级武者的话,他就算要报复一脚碎丹田之仇,还是十分困难的,但现在就不同了,五级和八级,那可是鸿沟之别,只是这一次,他是八级,而夜辰却是五级。

“哈哈……”一想到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秦风就忍不住的得意大笑起来,他的脑海中似乎已经浮现出蹂躏夜辰的精彩画面了。

“真是天助我也,夜辰,今天,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我要狠狠地将你蹂躏致死,要让你知道,与我作对,是绝没有好下场的。”

看着得意的秦风,夜辰讥笑更甚,他要的就是这效果,他要让秦风尝尝,两次吃亏的滋味到底好不好受?

“废话少说,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