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惨遭谩骂

这次朱伟光是一个人来网吧。他去收银台买了一盒娇子,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放进了嘴里。

熟悉的味道,暂缓了躁动的神经。其实,朱伟光早就想过,就算他透露股市的牛熊,依旧会有许多人在股市里亏钱,因为贪念,对财富的欲望,不会让他们收手。

他得安抚这些给他汇款的人。以前一个团队做的事情,他今天得一个人完成。

老方:我可是因为相信你,去借钱来炒股,该分给你的钱,一分没有少,你说说,这下怎么办?

这一年的七月份,股市都比较平淡,现在还不适合给他们推荐新的股票。因为抽成是周结,朱伟光想了想,给出了答案。

隐先生:这周的钱你不用分给我,接下来的一个月股市会比较平淡,你先把钱还上,等八月份我再给你推荐。

老方:呵,你在拖延?不是吹你是股神吗,到底能不能让我赚钱?

隐先生:你这一个月也赚得不少吧?

老方:你今天都不灵了,我以后怎么办?我都下岗了。

隐先生:老方,再给我一个月时间。还有,找份工作吧。

老方没有再回。像他这样暴躁的QQ好友不少,连屁股大坐天下都变得冷漠。

不过其中也有像仁者无敌一样淡然的网友。

仁者无敌:我已经卖出一部分,止盈了,本来就是交易,怎么会怪你?好了,不用自责,我也赚得不少了。

此时的财富论坛,比朱伟光的QQ还热闹,上面不乏谩骂他的人。

A股资深研究人跟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更是幸灾乐祸,前者还为此发贴。

标题:听信隐先生买股的你们,亏钱都是活该!

内容:之前我说什么来着,那就是江湖骗子,误打误撞说对了而已。好景不长啊,这才一个多月,千古跌停了吧?牛市来了,滑天下之大稽!今天的千古跌停就是信号,今年不可能牛市!还信他,你们哭去吧。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研究人老哥说得对,他们就是不听我劝才亏钱,都是活该。

别样风流:不要着急,我刚开始炒股的时候也是,亏了几个W心里急得不行,后来我平稳心态,认真观察大盘走势,仔细斟酌行情变化,暗中揣摩主力动向,细心抓住每一次抄底机会,经过一年多的犀利操作,终于把本金20个W亏完了。

月下蝶影:哈哈,楼上好惨。表示听隐先生建议,我总体是盈利的。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楼上过两天再看看,他就是运气好而已。

股市羔羊:唉,什么都不说了,明天割肉买酒。

你要的征服:还真有人敢听别人推荐买股?谁见过隐先生,一群傻子。

A股资深研究人:我打算去会一会。隐先生,你要是有幸看到这条消息,可记得要小心了。

朱伟光回复了这条贴子。隐先生:奉陪。

他的回贴在论坛里炸开了锅,各种谩骂跟怀疑接踵而至。

股神一样的隐先生,只因为一天的跌停,形象就崩塌了,似乎所有人都开始怀疑他。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朱伟光将自己能做的做完,就下了QQ,最后的那一刻还有人发消息骂他。

这个时候,朱伟光才惊觉自己已经抽完了五支烟,咳了声清清嗓子,他又踏出天天网吧。

刚走到寝室大门楼下,却见王成让别人手里拿着横幅来欢迎他。

王成依旧穿着他那套宽大的西装,眼睛在肥肉里眯成了一条缝。他笑眯眯地看着朱伟光,怕朱伟光看不清横幅上面的文字,还大声念给他听:“恭喜穷人朱伟光喜提股票跌停板!”

说完,他又看向身边的人,不满的用食指捅了捅那人的腰:“愣着干嘛,放炮仗庆祝啊!”

那人闻言,划着火柴小心翼翼地点燃了炮仗上面的细线,然后朝绿化带中扔去。

“碰”的一声响,让王成笑得更膨胀。虽然他也跌停了,但是可以嘲笑朱伟光的时刻,他还是不想放过。

他正打算奚落朱伟光一翻,谁知道,恰巧保安巡逻来了。保安手电筒打过来的光,让他的表情变得僵硬。

朱伟光推了他一把,又朝通往校外的路指了指:“傻子,跑啊!”

听着保安快步走近的脚步声,王成慌乱的跑了起来,他身后还跟着三个帮凶,一个比一个跑得快,最后只剩下王成在最后面跑得直喘气。

他这才后知后觉,怎么朱伟光就留了下来?

“是他们放的炮仗,我正想叫人,他们就跑了。”朱伟光如此说道。

保安去追人了,只留下朱伟光在原地。他不顾被炮声惊动,出来看热闹的人,捡起地上的横幅,扔进了垃圾桶里。

王成固然嚣张,可是他这一闹,倒是让朱伟光心里的阴云散去不少。

第二天的股市行情稳住了,但也是不温不火,看得股民很是焦灼。朱伟光在一群热切讨论的股民之中悄然离开,他走到证券大厅,隔着铁窗,与工作人员进行着他的交易。

股市就像朱伟光的提款机,需要就来取。这次,他卖出部分股票,取出三万元。

在1999年,这三万元在毕城已经可以买到一套136平方的电梯房了,上辈子父母的心愿,他就要实现了。拥有自己的一套房!

这套房子在五楼,不算高,四季有光照,小区的绿化好,三百米之外还有幼儿园跟小学,大型超市也在修建当中,不出两年价格至少翻两倍,居住或者转手都适合。

等接过售楼小姐手上的合同之后,他的手指不自觉有几分颤抖。薄薄的一叠纸张又被他在手中攥紧,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李燕芳厂里的电话。

“喂,伟光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朱伟光心脏不可控制的狂跳着。他压低了声音,对李燕芳说:“妈,我买房了。你来毕城吧。”

我也有自己的房子了,可以娶媳妇儿了,你跟爸再也不用辛苦的奔波了。

可是李燕芳却叹了一口气,问:“你哪里来的钱?伟光啊,这违法的事,咱们可不能干。”

朱伟光的声音坚定:“妈,你不了解我?我怎么会干违法的事儿,是有同学让我跟他一起做生意。你不要多想。”

为了打消李燕芳的疑虑,朱伟光选择了善良的谎言。

“伟光出息了,妈真高兴。我还是留在东光,给你多赚点儿。”

听到这话,朱伟光生气了:“妈,我都二十岁的男人了,怎么还能让你如此操劳?”

“我没事儿,这两个月……”

还没有等李燕芳说完,朱伟光就打断了她:“妈,我是想让你来看看我未来老婆。”

听到朱伟光的话,李燕芳果然没有再拒绝来毕城,而是满含着喜悦:“伟光真的长大了,都知道给自己找媳妇儿了。好,好,好,等我下个月就来。”

挂断电话之后,朱伟光舒了一口气,只要李燕芳不再接触不良灰尘,这辈子得肺癌的概率是不是会小很多?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是之前商量好卖地的李老板打来的。

“朱老板,这地恐怕不能卖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