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暴露

鹌鹑养殖场的墙壁上攀着爬山虎的枝条,周围都是一些绿植,而在三米开外则是建好的鹌鹑舍。

林强左右看了看,回想着南大门的方向,上前一步对朱伟光说:“他让我们八点之后,到离宿舍最近的鹌鹑舍去找他。”

“你带路。”朱伟光说。

“好勒。”林强说着便朝北面走去了,宿舍在北大门的方向。

虽然有一名五十岁的保安在巡逻,但是二人走得坦荡,倒是没有引起怀疑,甚至还与他打了声招呼。

在鹌鹑舍接应他们的工人与林强已经有了半年的合作。

那人一开始还有些犹疑,但是发觉林强得到他的情报之后并未危害养殖场,这才放心大胆的将情况一一告诉林强。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朱伟光与林强等的便是今天,之前只是确定他是否可靠而已。

站在那人所说的鹌鹑舍,林强朝里面张望着,只见层层叠叠的白色笼子里面全是鹌鹑,一共有四排,而最后面站了两个工人。

他正翘起上唇准备吹口哨引起那人的注意,结果一道身影遮住了他面前的光,原来是朱伟光径直走了进去。

林强睁大了眼,在他身后小声道:“喂,光哥!你要不要这么嚣张?”

朱伟光没有回答,一边走着,一边观察鹌鹑的情况。看到有一只鹌鹑浑身僵硬低垂着脑袋时,他随口说道:“死了。”

“又死了?怎么死得这么快!”寸头工人手中拿着一个编织袋快步走了过来,顺手将白笼里面的鹌鹑捡出来。

接着,他又开始打量朱伟光,眼神警惕:“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嗨,我们新来的,你肯定没有印象了。那个秋哥,你还记得我不?我是强子啊,我们上午刚见过。”林强忙朝另一名工人挤了挤眼。

周秋忙上前一步,走到了林强的身边,朝寸头笑说:“经理,工人太多了,你记不清也正常。”

寸头顿时松懈下来:“今时不同往日,这鹌鹑的事,你们可不要往外传。”

“放心吧经理,我们只想讨口饭吃,哪里会多事。”林强忙回道。

寸头扫了一眼空掉的白笼没有说话。此刻的他心事重重,恨不得鹌鹑染病只是一个噩梦。这瘟病来势汹汹,若是让别人知道了,别说这些工人的饭碗,连他这个经理都得下岗。

想了想,寸头还是焦虑。最后,他指着朱伟光跟林强说:“今晚你们两个也来处理尸体。新来的,我也不放心。”

寸头想着只要他们参与焚烧病鹌鹑,就绝不敢向外透露了。

可惜他没有想到,二人就是为拍证据而来,但是这要如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行?

林强开始焦虑,看了朱伟光一眼,却见他神色如常,便知这人又有了主意。

果然,焚烧鹌鹑进行了三分钟,朱伟光便捂着肚子叫疼。

寸头见他已经疼得弯下了腰,便指了指厕所的方向:“去吧去吧!要是平时,我肯定开了你。关键时候掉链子。”

“对不住啊,经理。”朱伟光有些抱歉。

寸头却不再看他,焚烧房中昏黄的灯光让他的侧脸看起来有几分不近人情。

见朱伟光离开了,林强也如法炮制,可惜寸头却只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下,我可以确定他是在撒谎。说说看,你怎么也想离开?”

林强依旧捂着肚子,脸上疼痛难忍的神色却收了回去,他叹了口气,有几分无奈:“经理,你这还看不出来?我是想偷懒啊!”

“你这小子。”寸头懒得再理他,而是同其他两个工人一样,将死去的鹌鹑投入焚化炉中。

朱伟光并没有走,而是躲在焚烧房的门口将他们焚烧鹌鹑的视频拍下来。

从视频上可以看出焚烧的鹌鹑数量巨大,鹌鹑养殖场不可能不知道鹌鹑是染上了瘟疫。

可惜,他刚拍了一段,手机就显示内存不足。他将视频保存下来,加上之前的一段录音,足以证明这家鹌鹑养殖场的问题。

可就在他快要放下手机时,他另一只随身携带的手机却响起了通话的铃声!

是苏月樱打来的,他立马拒绝通话,可惜还是被寸头听到了动静。

那寸头一手指着他,愤怒把整张脸都染红了:“新来的?你是不是在偷拍?”

林强立马强笑着,打圆场:“误会了,误会了。”

寸头狞笑着看了林强一眼,吓得林强把头一缩,他又朝朱伟光走去:“偷拍也不怕,只要被我逮着了,你的手机跟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朱伟光在他走过来的时候,便转身快步逃走。

寸头转过头,朝另外两名工人说:“你们看着他,我去追人!”

“好的,经理。”其中一人回答。

寸头一出焚烧房,立马叫来了人,大家分头在养殖场内搜索起来。

而守着林强无聊的二人,将他的双手用绳子绑了起来,一边焚烧着鹌鹑,一边对林强说:“你被放弃了,他不会来救你。”

林强站在一旁也不反驳,脑海中又想起与孙美妍的对话。

在孙美妍得知朱伟光与林强经历的事情之后,孙美妍说:“你有没有想过,朱伟光他只是在利用你,等找到比你更适合的人,你就会被抛弃。”

“只有女人才害怕被抛弃,我是爷们,只会是他离不开我,等我不想跟他干了,就去自立门户。”

“就凭你的学历?就凭你的能力?林强你多读点书吧,测量学得怎么样了?”

“学习才能打压我。我再强调一下,我、林强跟朱伟光是铁哥们儿。”

孙美妍的狐狸眼笑得更明媚了,里面似含着秋波:“林强,你不了解朱伟光。他比你想的,冷酷多了。”

光哥,会不会来救他?

就在他正要遗憾的叹口气时,焚烧炉旁的二人却发出了惊叹。

“我靠!他居然还有胆子回来!”

“他这不是看轻咱哥俩儿吗?走,咱给他点颜色瞧瞧!”

“等等,他怎么低着头,手背在后面,是不是害怕了?哈哈哈!”

朱伟光在他们的谈话间慢慢走近,二人没有什么警惕,因为林强还在他们的手里。

两人手中拿着绳子,准备再将朱伟光绑了。谁知,朱伟光猛的抬起头,朝最近的那个工人一砖头砸了下去。

那个工人捂着头蹲了下去,另一个见势立刻后退了半步,开始求饶:“大哥,你别打我,小弟这头盖骨薄,别一命呜呼了。”

“自己躺下。”朱伟光说完,没有看他,而是去给林强松绑了。

林强一脸感动的看着他:“光哥,真没想到你会回来救我。”

“咱们是好兄弟,怎么会扔下你不管?”朱伟光说着,手上也没有停。

他们还得赶紧跑,因为那个被敲了脑袋的工人发出了太大的声音,倒不是因为想抓住他们。

而是,工人太痛了,一直嚷着:“救命!我的头被敲破了!快来人呐!救救我!”

林强一边跑一边问:“光哥,他不会死吧?”

“你看他那声音中气十足怎么会死?关心关心我们现在的处境吧。”

说着,二人已经出了焚烧房,一大批人走路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甚至前方还出现了一辆汽车的身影。

想要逃走,没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