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反派的到来

如果他来了,那发贴的人又是谁?

这张贴子只有诋毁自己的作用,并没有多大的商业价值,可不像他会浪费时间做的事。

难道,那个账号还有其他人在打理?想到这里,朱伟光不由得嗤笑:“可真是一只老狐狸。孙小姐,还得麻烦你帮我注意他的动向。”

“朱老板放心,我有消息马上通知你。不过,樊卓可不好对付,我爸之前就是因为大意着了他的道。”孙美妍说最后一句话时,难掩语气中的低落。

朱伟光承诺道:“孙小姐放心,他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但愿吧……”

不是孙美妍不相信他,而是敌人太过于强大。

樊卓,沿港市人,拥有国内最大的服装制造业基地,已在全国设立200多家分公司,500家自营店,在1999年涉及金融投资领域,成为擒牛选股软件全国总代理商。

他之所以针对朱伟光,也是因为朱伟光的股神光环,使他的收费选股软件没有达到预期的收益。

与周家约定好交钱签合同这一天,天气格外的阴沉,风扬起细沙,吹过街道。福生饭店门前的两个红灯笼止不住的摇晃。

朱伟光身边跟着林强、孙美妍,他们二人手上各推了两个大拉杆箱。

林强推着拉杆箱跟着朱伟光进了电梯,上四楼。

“幸好这里有电梯,不然这钱怎么提得上楼?光哥,听说周金坤老是笑你没钱。我看这里面的钱啊,砸死他都绰绰有余!”林强越说越兴奋,仿佛扬眉吐气的人是自己。

“好啊,到时候你帮我砸死他。”朱伟光一脸平静的说出这句话,倒是没有跟周金坤计较的模样。

孙美妍笑看林强,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幼稚?被狗咬了两口,还要反咬回去了?”

林强刚想反驳,电梯就到了。

朱伟光率先走出去,跟着这楼的服务员找到了包间。

里面只有周金坤和一个金发的外国美女坐在里面,朱伟光将包间用目光扫视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周茂时的身影,眉头微皱,心里涌出一丝不安。

“你大哥呐?”朱伟光朝周金坤走进,身形无意间给了他压力。

周金坤整个人笼罩在朱伟光的阴影下,心脏控制不住的狂跳,右手握紧拳,他强撑着说:“我大哥日理万机,这点小事哪里牢他费心?”

朱伟光从公文包里掏出合同跟一支签字笔出来,直接对他说:“开始吧。”

“等一等!”周金坤站了起来,却走到金发美女的身后,撩起她的卷发,似是镇定了一些。

他努力的集中自己的目光,问道:“钱带来了吗?”

林强拉着两个硕大的拉杆箱,心里有些激动,等面前这个色鬼看到箱子里的钱,肯定会大吃一惊!然后光哥再说出影视剧里那一句经典台词“莫欺少年穷!”,一定爽翻了!

“我倒是很意外,只有你们两个人,钱带来了,不验一验?”朱伟光眉头紧锁,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周金坤眼珠转了转,过了半分钟才说:“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没有见过钱?是不是3500万,我看看就知道了。”

“强子,把箱子打开。”

“好嘞!”林强一边应声,一边将四个箱子一一打开,嘴角快裂到耳根了。瞧瞧,咱们不缺钱!

“还真有?”周金坤朝箱子走进,蹲下身,伸出手去摸了摸,面露迟疑。

朱伟光将他手打开,关上了箱子,面色严肃,眸中浮现一抹危险的光芒:“签合同。”

见朱伟光如狼的神色,周金坤吞咽下口水,连忙左右瞧着,朝门口移动了一步。

他朝门外说:“喂,沿港佬!别看戏了!是你要邀请我们合作,不是我们求你。”

“周公子,何必跟他绕圈子,直说这地卖给我樊某人不就好了?”随着这话,有两个身穿西服打领带的保镖推开了包间门。

紧接着,声音的主人走进来了。他穿着蓝色西装,打着花领带,额头饱满宽阔,戴着金丝边的眼睛,眼睛明亮而有神,四十岁左右的模样。

他笑着,露出洁白锋利的牙齿,犹如一头正打算咬死猎物的虎豹。

“隐先生,真有缘,我们在这里见面了。还是要感谢你身边的孙小姐啊。”樊卓说着,走到了朱伟光对面的座位上。

他坐出一个请的姿势,满脸得意:“怎么?隐先生没有落座是特地在等我?”

周金坤则是坐在了樊卓的左手边,朝外国美女招了招手,这才得意洋洋地看着朱伟光:“你现在有钱了,我不能再嘲笑你穷,嘲笑你蠢总没有问题吧?还没有签合同就把鹌鹑跟蛋拿给我们处理了,现在你没有证据,还想3500万就买下我300亩的地!朱伟光,你在做梦!”

看到朱伟光坐在樊卓的对面,林强恨得咬牙,失望地看了孙美妍一眼,他又指着周金坤说:“你不讲信用!”

“林强,你冷静冷静。相信你光哥。”孙美妍埋着头,在他身边低声道。

樊卓耳尖,听见了这话,看着孙美妍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林强则是往旁边走了一步,猛的拉开朱伟光旁边的椅子坐下,不再看她,只是低低咒骂:“叛徒!”

朱伟光笑着,指间玩着桌上的酒杯,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二人:“巧了,我这个人就喜欢做梦。周金坤,说说看,樊卓是怎么收买了你?”

“隐先生,你错了,我们只是公平的交易,各取所需。”樊卓以胜利者的姿态坐在朱伟光的对面,甚至翘起了二郎腿。

周金坤跟着点了点头,似舒了一口气,满脸的笑意:“樊总不但要以5000万的价格买下地,而且,他还会帮助我们的产业到沿海去发展,甚至可以走出国外。朱伟光,你看看我身边身材一流的美女,也是樊总送的。这点,你就该跟他学学。”

似是想到了什么,周金坤还舔了舔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孙美妍在一旁抚了抚手臂,只觉得恶心。这周金坤,迟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身上。

朱伟光抓住了重点:“是有那个打算,却不一定要以5000万买下?”

樊卓则是扯开了话题:“这次牛市你赚得不少啊,3千多万都拿出来了。你要是愿意用这笔钱讨好我,我倒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