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抢夺土地

周茂时斟酌着说:“这樊卓确实够狠,以后我会小心他。”

“怕不是这么简单,周老板,你可以让你弟弟探听他下一步的行动。他既然来了毕城,想必是不会轻易离开。”朱伟光一手撑在桌上,摸着下巴,目光沉着。

“好。”周茂时点头,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拿到地皮之后,朱伟光申请的营业执照也下来了,黄河实业,取黄河奔腾不息之势之意。

十辆挖掘机依次朝鹌鹑养殖场开进,带着轰鸣和破坏性。

因为鹌鹑养殖场要被拆除,所以那些养殖鹌鹑的工人都收拾好了东西,站在南大门边,垂头丧气。

寸头暗暗咬牙:“都是这个偷拍者坏的好事!”

“经理,对不起……”周秋埋着脑袋,站在寸头的身边。如果不是他一时贪财,肯定不会让鹌鹑养殖场就这样被拆除,可是那些染病的鹌鹑,又真的能食用吗?

寸头恨恨的看了他一眼,正准备说些什么。

朱伟光带着林强出现了。他们是坐着桑塔纳来的,黑色的轿车车型流畅,吸引住了在场人的目光。

等他们下了车之后,便被众人团团围住。现在鹌鹑养殖场剩下的,都是没有找到工作的人,朱伟光等于断了他们的生路,自然引起在场的人的憎恨。

“就是这两个人,要不是他们偷拍视频,将鹌鹑染上瘟疫的事情传出去,我们怎么会失业?”

“真是太可恶了,我恨不得能打他们一顿!”

“上啊!一起上!打完就跑!”二十多名工人,闹哄哄的,说着,捏紧了拳头,还真有上前打一架的趋势。

林强将脑袋缩在了朱伟光的身后,低声问:“光哥,现在怎么办?”

“我说一句话,就能让他们乖乖听话,你信不信?”朱伟光见众人捏着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依旧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

“我信,光哥,你快告诉他们。相信光!”林强急道。

朱伟光清了清嗓子,对众人说:“给我做工,打建筑,抗水泥,完成任务薪资每个月不低于1700元,愿意的留下,不愿意的可以走。”

在2001年,40个工业大类行业之首的烟草加工业,工人的年薪也不过23540元,朱伟光给他们的工价已经很高了。

在场的人还在犹豫:“这小子,会不会是骗我们,他跟我们差不多大,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林强一听钱,立马指着养殖场内的挖掘机说:“这还不足以证明咱光哥的实力吗?”

周秋咬咬牙,站在了林强的身边,说:“反正也没有其他去处,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林强侧目,笑着拍了拍周秋的肩旁:“看不出来啊,你还挺那啥,有文化。”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人,其他人也纷纷倒戈到了朱伟光的阵营。

寸头摸摸鼻子,颇有几分尴尬:“不知道,你们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

“欢迎。”朱伟光朝他伸出了手。现在还是用人的时候,这寸头虽然是黑心,但这群工人还需要他来凝聚。

“谢谢。”寸头握上了朱伟光有力的双手,眸子里满是感动。他之前差点就打了自己的未来老板,可真是惊险!

“没想到老板人这么大度,居然不计较,我们恐吓他。”

“是啊,老板肯定是做大事的人,我们以后都要好好跟着他干。”

朱伟光给他们承诺之后,所有人都变了,都开始奉承他。

当孙美妍带着图纸跟两个香江人来到工地的时候,林强才知道,朱伟光想修的小区居然是高层与别墅混搭!

这座小区,一共分为四期,里面有单体别墅、联排别墅、小高层电梯公寓跟高层电梯公寓。

“光哥可真是把所有客户的类型给考虑进去了。”林强不由得夸赞。

孙美妍朱唇微翘,笑道:“是啊,他的提议还真是出乎意料。”

明明是一个内地人,可是见识比她这种出过国的人都不少,甚至还能将这份见识付诸实际,孙美妍对他有几分佩服。

朱伟光这边开始动工了,樊卓也没有闲着。

看着周金坤将地图上还未来得及开发的空地圈出红色的点,樊卓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他颇为得意的对周金坤说:“你知道,这上面都是什么吗?”

“荒废的空地?”周金坤回到。

樊卓轻蔑地扫了他一眼:“无知的内地人,这是钱。毕城是四西省的省城,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很适合居住。再等两年这里发展起来了,就会跟沿港一样,到处都是人。”

周金坤被他说无知,恼恨地看了他一眼,若不是他大哥非要他向樊卓赔罪,他何必受这个气?

在朱伟光这里吃瘪,在樊卓这里受气,他真的是要崩溃了!他没好气的问道:“然后呢?”

“这里地价这么低,当然是要在这里买地了。这也是我这次想要涉及的行业,房地产业,只要等以后内地发展起来,我就是第二个李嘉嘉。”说着,樊卓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他的手抚上那些红色的点,买地,建房,赚钱!

第一次去找卖地的商人时,遇见朱伟光,樊卓笑着与他打招呼:“隐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不过樊总以后可能不会想见到我了。我也是来买地的。”朱伟光说着也笑了,因为樊卓眯着眼睛看向他,脸上有认真的神色。

“当真是我小瞧了隐先生。一块300亩的地皮居然满足不了你的胃口。”樊卓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商人的家中。他确信,自己有实力可以拿下那块地。

朱伟光反问他:“你在毕城买地,要买多少才如愿?”

这话让樊卓眼里又闪烁起贪念的光:“想发财,就要比别人快,就要学会掠夺,不管合适与否,先拿到手上再说。隐先生,相信这一点你也知道。可是,你怎么比得过我?”

“我比你善良。”

朱伟光这话一出口,樊卓就哈哈大笑起来。善良的人还想与他争?一只羊,妄想通过勤奋与小聪明致富,可笑!只要狼咬住他的脖子,那么他所有的付出就白费了。

樊卓露出自己雪亮锋利的牙齿,一副稳胜的样子。

可惜,他没有想到。朱伟光没有买地,也没有用一分钱,就说服了商人。

他之前建厂房的那块地皮,现在不但能得到开发商补偿的4套房子,还有60万的拆迁款,可比卖地皮划算动了。

他的话让商人心动。商人笑着看向樊卓,樊卓脸色阴沉,他自然不愿意多出钱来拿下一块地。他不是周金坤,他只愿意花最少的成本,赚最多的钱。

不过一块地罢了,他换就是了。可是,朱伟光怎么会让他如愿?有他的地方必有朱伟光。

樊卓的目光从一环,渐渐移出二环,他气急败坏,将酒店房间内的东西都砸了,又冲出房门,对被自己找过来的秘书说:“这次竞标,无论多少钱,都给我拿下这块地皮,我定要挫挫这隐先生的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