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反将一军

冲上来的人高高瘦瘦,满脸泪痕,正是照片上已经死去的李桃杏。

樊卓看到她之后,比陆伟还显得诧异:“怎么会?你不是死了吗?”

李桃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姑奶奶指定比你活得长!”

说完,她又扶起了陆伟,哭着柔声说:“走,我带你去医院。”

那截断指被她拿在了手上,上面还溢出了血丝。

“桃杏,你没死……”陆伟又哭又笑。

这个时候,林强冲了上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放在栏杆上,喘着气说:“光哥……我没有拦得住她。”

“没事了。”孙美妍回道。

樊卓一脸阴狠:“没事?你个贱人,背叛我,等我回了沿港就把你两姐弟赶出服装城!”

孙美妍冷冷地注视着樊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

当初,樊卓让她接近朱伟光,做自己的卧底,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她却将了自己一军。

到底是樊卓太自信了,以为人人都跟他一样,只顾利益,不顾情义。

朱伟光让林强带着夫妻二人去医院。

林强走之前看了孙美妍一眼,这才跟李桃杏一起扶着陆伟,向停在门外的桑塔纳走去。

这个时候,朱伟光已经站在了樊卓的对面,而孙美妍也向他身旁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说:“引诱他人自杀,够关你个三五年了。”

樊卓站在二人对面,气急败坏地咒骂一声,砸掉了桌上的啤酒瓶。

他面容阴鸷,又露出尖利的牙齿:“我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里跟你们喝酒,你们这是玩我?”

气极反笑,樊卓对朱伟光说:“我都走到这一步了,自然是一不做,二不休,你漂亮的妻子现在还好吗?我听说,她下午只有一节课。”

听到“妻子”二字时,朱伟光心头警铃大作。

他走上前,俯视着樊卓,语气中带上了少有的怒气:“你把她怎么了?”

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让樊卓挪不动步子,他的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这个时候,他的保镖冲上前,来到他的身边,将朱伟光与他隔开:“樊总。”

樊卓这才后退一步,拿出他的手帕,擦了擦汗。

他对朱伟光说:“将这次我留在李桃杏那里的证据全拿给我。还有,我要用10万,入你黄河实业40%的股份,这就是你之前跟我抢夺土地的代价。”

“樊卓,你不要欺人太甚!当初,是你在网上针对我,想抢我的地皮,现在你又用我的老婆威胁我……”朱伟光脸上浮现一抹狠意。

家人是他的逆鳞,谁都碰不得,偏偏樊卓不怕死。

要是现在他冲上去,跟樊卓打斗一翻,失手杀死樊卓……就没有人会危害到苏月樱了。

这样想着,朱伟光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啤酒瓶。

孙美妍从未见过朱伟光失态的模样,知道他现在怒极。她立马上前,拉住他的手臂。

“朱老板,你冷静一下。”

樊卓见此,倒是又喜又怕,喜的是苏月樱是一张有用的底牌,怕的是朱伟光一时激动上前来跟他拼命。

眼珠一转,樊卓劝道:“隐先生,你这是何必?只要人没事就好,钱财不过身外之物。我只对你的钱财感兴趣。”

说着,樊卓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号码。

“嘟嘟……”声响起的时候,樊卓还耐心的劝慰他:“隐先生,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是不会让他们伤害你妻子。”

只是,这“嘟嘟……”声到了最后自动断掉,也没有人接听。

这下,连樊卓都有些不耐烦了:“这些人搞什么鬼?”

朱伟光也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他不顾孙美妍的阻拦,一手一个啤酒瓶,将瓶身在桌角上敲碎,青蓝色的玻璃渣散得到处都是。

现在,他的双手各持一个半截啤酒瓶,尖锐的玻璃正朝向樊卓。

他冷笑着,对拦在樊卓面前的两名保镖说:“不怕死就上来。”

樊卓悄悄后退,手上依旧在打电话。可是照旧没有人接听。

朱伟光拿着酒瓶子,正要扎在保镖身上的时候,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本想扔开,看到手机上面那个熟悉的名字,眼皮不由得一跳。

“老婆……”他接通了电话,正想问她的安危。

苏月樱却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还说:“老公,你快来毕城第二人民医院。有人受伤了!”

“好,我马上就来!你别哭!”看样子,她没事,朱伟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又高高的举起半截啤酒瓶,看着樊卓,面露凶光:“快,开车,带我到第二人民医院!”

“好,你先把啤酒瓶放下。”樊卓答应得很爽快,只要朱伟光不跟他拼命就好。

保镖开车,樊卓坐在副驾驶,后面依次坐着孙美妍、朱伟光跟另一名保镖。

从这里到毕城第二人民医院需要半个小时。

路上,朱伟光一直打着电话安慰苏月樱,让她止住了哭声。

苏月樱这才告诉他,原来,在她上完形体课之后,回家路上遇到一辆黑车,里面钻出了三个人要拉她上车。

她的手臂被制住了,反抗不了,这个时候,有两个壮汉听到她的求救声,便冲过来,救下她。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黑车中的人用了刀,一刀捅向了其中一个壮汉的肚子。壮汉流血不止,也把他们吓跑了。

苏月樱便跟另一名壮汉将他带到了最近的医院。

那两名壮汉,朱伟光也认识,是刘二疤与花臂男人。

花臂男人就是之前偷看苏月樱的色狼,刘二疤是他的大哥。

在朱伟光安慰苏月樱的时候,樊卓则是在与孙美妍交谈。

“我出事,对你姐弟没有好处。没有我在服装城,就是我弟弟跟我大儿子管事,他们跟你家可没有什么情面。”

孙美妍双手环心口,低垂着美目:“在我得知我爸的车祸是你搞鬼的时候,我就跟你樊家没有什么情分了。这次,我会夺回属于我家的东西。”

樊卓轻蔑地笑了:“你真相信隐先生?他根本没有钱,之前股市赚的,恐怕都花在了楼市上。我算过,差不了多少。”

“我相信他肯定有办法。他是隐先生,既然能在股市叱咤风云,其他行业肯定也不会差。”孙美妍对此倒是信心满满。

樊卓脸上的笑意隐去了,面无表情的不再说话。

孙美妍还有一点没有告诉他,那就是朱伟光比他有情有义。

朱伟光愿意借钱给李桃杏一家,既然他答应了自己,会帮自己夺回服装城,那他就一定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