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添把火

两姐弟当然知道,沿港服装城每个月有固定营收,表面看着风光,但物价在上涨,而他们的营收却和前年一样。

服装城还得拿出一部分资金,满足樊家的胃口。

孙俊茂说:“服装城毕竟是支柱产业,在必要的时候,樊卓也会从他的实业公司拨钱过来吧?”

“要是他那家公司也没钱?”朱伟光摸着下巴思索。

牛市结束,熊市开场,他的擒牛选股软件接下来的利润肯定微薄,如果自己再给他添把火……

他这个总代理商,可就算废了。

再加上他在毕城耗费巨资买地,最后却血本无归……

想到这里,朱伟光露出了一抹莫名的笑意,看得孙美妍心里发毛。

这个朱老板,真是不简单。

等到了孙美妍家的别墅,朱伟光打开她家的电脑,登陆上财富论坛。

标题:熊市来后,买选股软件也没用内容:纵观前五次牛市,每次结束之后,指数跟股票便急剧下跌。这个时候,有几支股票是逆势上涨?

你相信自己有千分之五的运气,可以成为幸存者赚到钱?倒不如保存实力,等到下次牛市开始的时候,获得更大收益。

耐心等待风险小,收益大的时候交易,这才是正确的炒股方式。

顺便告诉大家,熊市来后,买选股软件只会让你亏得更惨。选股软件无非是,根据市场规律编辑公式指导操作,而在熊市,这套公式已经不管用了。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少危言耸听,高科技知道吗?擒牛选股软件是国外进口,采用了比人脑更精密的计算仪器,还是可以让我们赚钱。

胖头鱼:涨见识了,回头我自己设计!

月下蝶影:无良软件,股市圈钱,相信隐先生,信隐先生者得永生!

股市羔羊:无良软件,股市圈钱,相信隐先生,信隐先生者得永生!

那一次,想起自己上辈子走投无路的经历,朱伟光还是帮助了陆伟一家,借出40万给他们。

夫妻二人便到朱伟光的工地上,打工还债。

他们也在论坛里为朱伟光说好话,将樊卓的所作所为公布了出来。

自此,隐先生在财富论坛又多了“慈善家”一称号,他们再也不诋毁他为富不仁。

反倒是樊卓的人,再不敢随意在论坛里攻击朱伟光。

孙美妍用另一台电脑浏览着回贴,看到仁者无敌都发了,她也打了一串:无良软件,股市圈钱,相信隐先生,信隐先生者得永生!

只是在按“确认回贴”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抬起头,看向朱伟光。

“真的要发这一句吗?会不会太中二了?”

朱伟光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滑动着鼠标:“发啊,你们现在相当于我的水军,在帮我造势。”

孙美妍颇有几分无奈:“这些人,别人说什么他们还真信啊?”

“从众心理,利用就行,不必管他们。”朱伟光毫不在意。

因为在火车上没有睡好觉,二人忙完之后,又补了一会儿觉。

只是等朱伟光醒过来的时候,有管家准备了午餐,却不见那姐弟二人。

原来他们是被樊越叫去了。

去的地方在近郊区,一处纺织厂内,这就是孙美妍爸爸起家的地方。

樊越特地将二人叫来,就是告诉他们,要将这家老旧的厂子卖掉。

相对于樊卓的讲究,樊越就显得朴实很多,甚至面部都可以看出饱经风霜的痕迹,要是别人不说,可能还以为樊卓是弟弟。

“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卖的。现在大哥被关起来……”说到这里,樊越就咬牙切齿。

阴狠地看了二人一眼,他又继续说:“部分分公司和自营店涨租,营收又上不去,现在服装城已经没什么钱了。不如卖掉一部分不重要的产业,来维持现状。”

“这是我爸爸的心血,怎么不重要了?”孙俊茂跟孙美妍站在一起,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樊越冷笑一声:“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将你手上的股份,让出10%,我们去找其他股东入股,不就有资金,可以留下这家厂?”

“原来,你是想要俊茂手上的股份。”孙美妍双手环胸,这下明白了樊越的目的。

樊越,就是想将他们姐弟二人赶出服装城。

“你够聪明,要是再识相一点就更好了。”樊越掀起了嘴皮。

孙俊茂捏紧拳头,恨不得冲上去,孙美妍却伸出手拦住他:“他要是樊程,我就让你上去了。可是你看看,樊越之前是个大老粗,出手重,你打不赢。”

“我不甘心!”

孙美妍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对樊越说:“给我三天时间考虑。”

“好,要是结果让我不满意,这厂你们就别想要了。”樊越说完,转身就走了。

听着厂子里面机器发出的声音,孙美妍知道,有很多工人在里面做工。

她曾经答应过父亲,一定要善待这家厂,这家厂里的工人。当初是他们帮着他发了家,让她跟弟弟不要忘本。

她一定会想办法留下这家厂。

“姐姐,现在怎么办?”孙俊茂到底比她年轻两岁,容易被樊越的话吓到。

孙美妍转身朝轿车走去,说:“走,我们回去找朱老板。”

朱伟光显然比他们要淡定得多,听他们说完今天的遭遇之后,他却是摇头失笑。

“他们这么急着想要你手里的股份,那你的股份分量肯定不轻。”

孙美妍点头:“不错,弟弟继承了爸爸39%的股份。可是樊卓手上有21%,他大儿子樊程5%,樊越20%,他的朋友陈刚15%,加起来,还是比弟弟多。”

“樊卓现在在坐牢,卖厂还得经过你们股东的同意,要是陈刚不参与投票,你们还是稳赢。”

孙俊茂眼前一亮:“光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姐,我们去找陈叔叔。”

孙美妍还是有些迟疑:“他会同意吗?”

“他不同意,是看着樊越把服装城的资产变卖,然后补贴樊氏实业?”孙俊茂反问。

陈刚没有樊氏实业的股份,就算不念着与孙家的旧情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会同意的。

只是不出席股东大会而已,两家都不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