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李岩松的谅解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来,这杯我敬你。”王仁说着又端起高脚杯。

“过奖了。”朱伟光跟他干杯,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朱伟光又与他说:“人这一生,有好运气很重要,而好运气就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什么是正确的选择?就是顺应事物发展规律。”

王仁点头:“说得在理。”

“比如我跟着光哥就是正确的选择。”林强打了一个酒嗝,笑嘻嘻地说。

红酒后劲儿大,此时三人都涨红了脸,什么都开始往外说,林强连自己五岁尿裤子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幸而,王仁已经让服务员都走了,包间内只剩下三人,喝得尽兴,也说得尽兴。

最后,是朱伟光扶着墙叫来服务员,把另外两人扶进房间的。

等第二天王仁醒来的时候,朱伟光已经带着林强走了。

王仁颇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那个时候,林强正躺在火车上,揉着额头,问朱伟光:“光哥,我昨天是不是说了我五岁的事情?”

“嗯,五岁还在尿裤子。”朱伟光说着,也忍不住笑。

林强双手遮住了脸,闷声说:“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唉,怎么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了,丢人。”

“放心,我不会告诉孙美妍。”朱伟光一本正经的说。

但是,林强还是从他言语中听出了调侃的意味。

“光哥,你别调侃了。她是大小姐,长得漂亮,还有能力,怎么会看得上我?”林强有几分低落。

朱伟光踢了踢上铺,对他说:“英雄不问出处。你只是起点低,不是没有机会。”

林强叹了口气:“试试吧。说不定她眼瞎呢?”

有人作伴,这路上的时间也过得快。

只是等他们下了火车之后,秋风里带了几分凉意,豆大的雨点让整个毕城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雾色。

随着这一场雨,气温也开始下降,秋已经来了。

苏月樱打着一把硕大的黑伞站在站外,怀里还抱着一把蓝色格子的伞,那是给林强带的。

因为雨大,视线不怎么好,朱伟光叫了苏月樱几声,她才看到二人。

瞬间,她的笑颜如花绽放,好像昏暗的天地里出现了一轮骄阳,顿时云开雾散。

“不是让你不用来了吗?”

路过的前两个站点也下着雨,朱伟光查了天气预报,见毕城也在下大雨就让苏月樱不用来了,没有想到她还是出现了。

“我不来,你们不就成了落汤鸡?”苏月樱说着,将怀里的格子伞递给了林强。

林强接过,说:“谢谢嫂子。”

而朱伟光走进了苏月樱的伞里面,右手从她手中拿过伞柄,然后又将她揽进了怀中,黑伞稳稳地遮住二人。

雨珠打在上面,发出“啪啪”的声响,然后又顺着伞面流下来,落到地上溅起水花。

只是从火车站走到马路边上的距离,朱伟光与林强的裤腿都打湿了一截。

苏月樱将朱伟光的桑塔纳开来了,朱伟光开车,苏月樱坐在副驾驶,而林强则是坐在后面。

因为雨大,往常走的那条公路被水淹了,他们又绕道而行。

这一绕道,就路过了全城最大的家电商城。

这让朱伟光想起了李岩松。

这段时间太忙,他没有时间给他道歉,也是时候和好了,要是没有李岩松帮忙,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朱伟光琢磨着,是时候再给李岩松做一顿烧烤了。

雨停后的第三天,朱伟光带着烧烤的家伙,开着桑塔纳到了李岩松常去钓鱼的那条河边。

此时,林强正跟李岩松吐着苦水,说朱伟光做事是多么的苛刻。

李岩松则是一脸赞同,将自己在朱伟光这里受到的胁迫,欺骗一一告诉了林强。

朱伟光等二人说够之后才下车,嘴里叼着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又递了两支烟给同仇敌忾的二人。

二人接过烟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再一看,这不正是他们谈论的主角朱伟光吗?

李岩松立马将他的烟扔进河里,斜着眼瞧了他一眼,颇有几分生气:“又来了?这次是想让我干什么?”

朱伟光脸上挂起笑,说:“请你们吃烧烤,我带东西来了。”

“可别,”李岩松右手拿着鱼竿,摆了摆左手才说,“上次请我吃烧烤,就把我给套进去了。朱老板,你这鸿门宴还是给别人做去吧。”

林强则是一脸向往,将烟夹在耳朵上,朝朱伟光的桑塔纳看去:“是在车里吗?看来我今天是有口福了。”

朱伟光点头:“在后备箱,你去拿过来。”

“好嘞。”林强搓着双手,将鱼竿插在了泥土中,这次起身朝停在路边的桑塔纳走去。

朱伟光故意让他来说自己的坏话,就是要引着李岩松把心里头的气都给发泄出来,这才能恢复他们的关系。

虽然李岩松说着是爱钱,害怕惹事,但是对认定的朋友,愿意付出真心去帮助,也是很难得了。

李岩松想过,朱伟光要是再跟自己说话,他非得说些话来嘲讽不可。可是经过与林强的对话,他的心头已经好受了许多。

说起来,朱伟光是利用了他,可若是没有把握,朱伟光也不会让自己去竞拍。

“李老板,我今天不钓鱼,就给你做一顿烧烤赔礼。上次,是我考虑不周,害得你提心吊胆,我向你道歉。”朱伟光满脸诚恳。

在之前,李岩松想的是,这辈子再也不跟朱伟光打交道,可是看着他低声下气给自己道歉,他又心软了。

罢了罢了,都是兄弟,还能真说不见就不见?

李岩松转过头,看向河面:“做得好吃,我就原谅你。”

“一定好吃。”朱伟光淡笑着说道。

这次,他带了足够多的食材,还有啤酒,没有套路,也没有目的,只想与这位兄弟恢复以往的关系。

林强一边往河边搬着烧烤架,一边对李岩松说:“李老板,我也是沾了你的光,才有机会吃到光哥做的烧烤啊。”

这样一听,李岩松觉得自己还有几分荣幸。

毕竟,现在的朱伟光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穷小子,而是蔚锦新城的老板,身份非同一般。

一切像朱伟光预料的一样顺利,只是在送林强回去之后,他顺路去接李燕芳与苏月樱时,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