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醒来

等苏月樱醒来的时候,朱伟光已经趴在她的病床前睡着了。

睡得很沉,还打了两声呼噜。苏月樱没有急着把他叫醒,而是一直耐心地等待着。

伤口传来肿胀和细微的疼痛,麻药已经慢慢失去效用。

她闭着眼睛,失去血色的唇瓣微微扬起弧度。她的生命中只有他一个男人,真好。

还记得在周金坤欲行不轨之事的时候,她摔碎包里的小镜子,用镜片划了手腕,当时她只想着,她是朱伟光的人,绝不能让别人得逞。如果,朱伟光没有来,她可能已经从楼上跳下去了。

朱伟光肯定不知道,其实在宁县的时候,他赤诚而热烈的目光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最开始是恼怒,以为是个小流氓,后来发现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看到她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盯着她,恼怒便成了羞涩。直到后来到毕城之后,他们终于有了交际。

这一段感情,她一直很珍惜。

朱伟光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是李燕芳打来的,问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朱伟光这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月樱身体不舒服,我们在医院。好,你明天再来吧。”

朱伟光打完电话,又看向苏月樱:“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点饿。”苏月樱虚弱地说。

朱伟光点头:“好,我去给你买饭,你想吃什么?”

苏月樱伸出右手扯了扯他的袖子,说:“这么晚了,外面哪有吃的?你给我倒杯水就好了。”

“放心,我有办法。”朱伟光拍了拍她的手背。

他出去给苏月樱倒了一杯水,又跑出了医院,找到最近的饭馆。

现在饭馆已经关门了,他挨着一家一家的敲,终于敲开了第五家饭馆的门。

饭馆老板披着一件黑色的外套,打着哈欠,问:“干嘛?干嘛?”

朱伟光如实说道:“我老婆住院,现在饿了,我给她找东西吃。”

“啊?”饭馆老板又打了一个哈欠,说:“我要睡觉,不做了,你明天再来。”

“借用厨房就可以了,饭钱照给。”

看着朱伟光真挚的模样,饭馆老板也不好推辞,就让他进了厨房。

“你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就行了。”饭馆老板显然困得不行了,并不想与他多纠缠。

“好,多谢。”朱伟光也没有客气,用厨房的食材做了两碗鸡蛋面。

走之前,还给饭馆老板放了100元在桌上。

回到医院之后,朱伟光喂苏月樱吃了面,自己才开始吃。

苏月樱抿着唇,低声说:“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爸妈,以免他们担心。”

“好。”

朱伟光回应之后,又问道:“你怎么不听我话,去找文婷婷了?”

苏月樱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说:“她说,孩子的父亲让她打掉孩子,她不愿意,被踹了一脚,让我去酒店救她。我一时心软就同意了。”

说到这里,她又叹了一口气:“我哪里知道孩子的父亲居然是周金坤。他们是合起伙来骗我。”

朱伟光吞下嘴里的面,说:“文婷婷死了也是活该,你不要同情。”

苏月樱咬着唇,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不听你的话。”

闻言,朱伟光愣了一下,眸光温和地看着她:“夫妻之间,不需要道歉。”

“好,你快吃吧。”苏月樱说着,勉强一笑。

手腕上是外伤,苏月樱在医院休养了几天,便跟着朱伟光回去了。

那伤口,她对李燕芳与朱兴国谎称是不小心划到的。

就在她出院的那天,周茂时找到了朱伟光。

这次,周茂时面色不善,苏月樱小心翼翼拉着朱伟光的袖子,不想让他去,但是他还是去了。

福生酒店的包间内,文婷婷早已经坐在了里面,看到朱伟光出现,她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目光在朱伟光还有周茂时的身上打转。

周茂时与朱伟光对坐着,现场的气氛很是尴尬生冷。

文婷婷不敢说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面色铁青的周茂时语气不善:“我弟弟被你彻底废了。”

“那是他活该!”朱伟光冷冷说道。

朱伟光捏紧拳头,冷漠地看着周茂时,如同一头野狼。他说:“他该庆幸我老婆没事,不然,断的不只是他命根,我还要他的命!”

周茂时叹了一口气,按着额头:“他还在医院里。难道凭着我们的情分,你就不能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朱伟光被气笑了。

他站起来,连一刻都不想待:“一开始是你弟弟觊觎我老婆,来抢我的地皮,后来你们又想跟樊卓搞垮我,现在你弟弟又想毁了我老婆。我下手重吗?”

说完这些话,朱伟光的心口不断起伏,看着周茂时的眼神也带了几分狠厉。

包间里还有周茂时带来的两个壮汉,可是此刻谁都不敢惹朱伟光。

朱伟光就要离开了,那两个壮汉只是咬牙看着却不敢动手,连周茂时使得眼色都当做看不到。

反而是文婷婷站了起来,怯生生地问道:“我之前在酒店里的话,你考虑好了吗?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把周金坤的孩子打掉。”

“有病啊!滚!”朱伟光连看都不想看文婷婷一眼。若不是看到她现在有身孕,他肯定也不会放过她!

周茂时收拾不了朱伟光,听到文婷婷的话,又将矛头对准了她:“就是你这个贱人害得我弟弟不能人道!你说,这次酒店的事情,是不是你出的主意?”

文婷婷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弟弟让我想办法把苏月樱约出来,我有什么办法?你们谁管得了他吗?”

“贱人!”周茂时一巴掌扇了过去,把文婷婷头打偏了。

文婷婷一手扶着木桌,一边恨恨地看着周茂时:“你打啊!你在打我就把肚子的孩子流掉!”

“孩子没有了,你也就不用留了。自己想清楚!”周茂时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对那两个低着头的壮汉骂道:“都是一群废物!”

两个壮汉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

回去的路上,辅导员又给朱伟光打来了电话,让他想要毕业证就去学校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