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交易,你没资格

朱伟光轻笑一声,黑眸之中泛起冷意。

樊卓之前就是用下作手段,而被关进了牢里,没有想到这樊程居然想步他的后尘。

朱伟光言语中带着鄙夷:“你有什么资格再跟我做交易?你已经没有股份了。”

一听这话,樊程脸色铁青,恨不得将朱伟光生吞活剥。要是被他父亲知道这件事,他就完了。

樊程阴阳怪气地说:“赵文琪在我手里,你确定不来?”

“后天是元旦节,可以签股份转让合同,到时候你约个地方。”朱伟光不咸不淡地说,显然没有将樊程的话放在心上。

樊程低声咒骂了一句,又说:“我把地址发给你,到时候我们商量商量,你是要赵文琪的人,还是要股份。”

朱伟光最后提醒了樊程一句:“你确定你要干违法的事?”

樊程只是冷哼,没有回答,挂断了电话。

没多久,他就给朱伟光发了一条短信,是一家饭店的地址。

而这个时候,朱伟光将一切都告诉了孙美妍,孙美妍听后更加担忧。

她坐在下铺,语气中带着焦灼:“文琪一个女人,肯定很害怕吧?也不知道樊程将她藏到哪里去了?”

“放心,我专治违法的人。”朱伟光淡然道,显然是心中有了主意。

“那就好。”孙美妍松了一口气。

当天夜里,火车抵达沿港,朱伟光却是与孙美妍分开,另外到了一家酒店里。

分开之前,他还嘱咐道:“赵文琪早就准备好了股份转让合同,你明天晚上让人送过来。还有这期间你跟孙俊茂不要来找我,樊程肯定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好。”孙美妍暗暗记下朱伟光说的话,又坐上孙俊茂的车回去了。

路上,孙俊茂一直在自责,他说:“也怪我太心急,所以暴露了赵文琪是我们的人。我今天已经让人,偷偷查看了樊家另外几套房,可惜都没有看见人。”

“樊程肯定是让人将赵文琪转移走了。弟弟,你也不要太自责,我看朱老板肯定有办法。”孙美妍宽慰说。

“但愿如此吧。”孙俊茂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朱伟光神神秘秘地去了一个地方,在出来之后还买了两套西装、两幅墨镜,却不是给自己买的,而是另外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人高马大,正气凌然,也只有朱伟光站在他们面前,才能压住这两人的气势。

朱伟光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身姿挺拔,步履矫健,行走之间自带一股霸气,令人不由得尊敬、臣服。

到了与樊程约定好的这天,朱伟光带着二人站在饭店门口,很是惹人注目。

樊程一来就看到了三人,他撇着嘴不屑地笑了,看着朱伟光:“你这是怕了?”

朱伟光指了指他的身后,意味深长地说:“这五个保镖是你带来的?”

樊程阴沉的脸色更加不好看。眯着眼睛,他仔细打量着朱伟光,越看便越觉得眼熟。

“我看过你的照片,却是第一次和你打交道。我真没想到,赵文琪是假的富家千金,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国方资本真正的实控人,会是你朱伟光。”

说道最后,樊程咬牙切齿。

他一直阻止孙家姐弟引进朱伟光这个投资人,不惜与赵文琪签订对赌协议,谁能料到,赵文琪居然是朱伟光的人!

看着满脸不甘的樊程,朱伟光只轻笑了一声,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

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这些都不重要,你今天将股份转让协议签了就成。还有,放了赵文琪。”

樊程眼里闪过一抹阴狠,又古怪地笑了一声:“孙俊茂不是一直在找人吗?还没有找到?”

见朱伟光不回答只冷冷看着自己。

樊程指了指饭店门,说:“进去说。”

他走在前面,身后跟了五个保镖。他自从听说朱伟光用酒瓶子对父亲发狠的事后,出来都带了更多的保镖。

看着朱伟光身后的两个人,五对三,再加一个自己,应该有胜算?

朱伟光带人来,却不是因为安全问题,而是……

嘴角一闪而逝的笑容,让朱伟光看起来更加高深莫测。

樊程挑的地方,是在负一楼的包间,这里打不通电话,在进包间之前,他还特地让人查看朱伟光他们是否带了录音笔。

朱伟光不由得冷笑出声:“你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樊程双手环胸,阴狠地看了朱伟光一眼,说:“要不是你们给我下套,我至于这样吗?要是你将我绑架人的证据告诉别人,我不就完了?”

朱伟光似笑非笑,意味深长地说:“你比你爸有脑子,可惜了……”

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依旧笔直的站在他的身后,就跟樊程身后的保镖一样沉默。

进了包间,樊程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对朱伟光说:“钱可以分期还给你,股份就算了。等你把对赌协议拿给我的时候,也就是我把赵文琪放出来的时候。”

朱伟光坐在樊程的对面,中间隔着木桌。他冷冷看着樊程,说:“绑架跟私自囚禁都是违法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把股份转让合同签了,再放了赵文琪,我可以不追究你。”

樊程抬起下巴,满脸不屑:“成大事之人,为了达到目的,必定不择手段,绑架算什么?你又没有证据。”

朱伟光笑了,神清气闲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证据?”

樊程摊开手,看着他,挑衅道:“你把证据拿出来啊!为了防范你跟孙家姐弟,我可小心了。你是没有证据的。”

“我要是有证据,你怎么样?”朱伟光依旧是一副淡定的模样。

“我二话不说,马上签转让合同。”樊程翘起二郎腿,得意地看着朱伟光。他有十足的把握,朱伟光拿不出证据来。

谁知,朱伟光却没有再跟他闲聊,而是站了起来,对身后的两人说道:“王警官、周警官,你们也听到了,他承认他绑架了赵文琪。”

这两个人就是人证,并且是具有说服力的人证。

樊程还没有来得及把脚放下去,见眼前变故突生,他脸上得意的笑容立马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