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做爸爸的感受

回到毕城,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

那个时候,李燕芳正炖着老母鸡,而苏月樱又没忍住到厕所吐了一次。

朱兴国在城里呆不习惯,便回了老家,栽种秧苗。

蔚锦新城已经完全修好了,还留了五亩大的空地。

朱伟光一家住在最大的别墅里,一共三楼,一楼还有专门围出来的小型菜地,而负一楼是停车场和一个酒窖。

林强一家住在他的隔壁。

在回到别墅之前,朱伟光还专门买了樱桃、香蕉、苹果。

回来的路上,是林强在开车,见朱伟光买了一大堆水果坐在后面,他转过头去,羡慕的看着朱伟光。

林强问:“光哥,你之前怎么搞定嫂子的啊?自从蔚锦新城建好之后,孙美妍回了沿港,现在联系都少了。”

朱伟光说:“我们这是情投意合,你羡慕不来。孙美妍应该是最近在忙吧,你现在有空也可以去沿港找她。”

林强点头,发动了桑塔纳,说:“抽空去看看。时间真快啊,转眼你跟嫂子的孩子都要出世了。”

“还有三个月。”朱伟光回答的时候,不自觉地笑着。

等朱伟光回到别墅的时候,苏月樱与李燕芳正在吃饭,苏月樱看到他的时候眼前一亮。

趁着李燕芳去厨房给朱伟光盛饭,她立马将汤碗里的鸡肉塞到了朱伟光的嘴里,还小声说:“快吃,别让妈发现了,我最近又重了8斤,真吓人。”

朱伟光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把炖烂的鸡肉快速吃下去,吐出骨头。

朱伟光说:“这么香的鸡肉,你还嫌弃。多吃点儿,你也不胖。”

苏月樱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一挺,问朱伟光:“你看看,这是像皮球还是像西瓜?还不胖呢!”

除了肚子,其他地方也没有看出苏月樱胖,朱伟光宽慰说:“你以前就是太瘦了,等生下孩子刚刚好。”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会胡说,体重秤不会骗我,不过你回来就好了,以后好东西都给你吃。”

说着,苏月樱还朝朱伟光眨着眼,俏皮一笑。

等吃完饭之后,朱伟光又陪着苏月樱出了别墅,在附近的公园逛路。

苏月樱穿着宽大的裙子,一手捂着肚子,走了一会儿就到长椅上坐了下来。

她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看着肚子上又冒出了一角,便立马将手放在了冒出的地方,口中很是惊喜:“老公,你看!宝宝在动!”

朱伟光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了。

他立马蹲在苏月樱的身前,将手放了上去,感受孩子的调皮,一种喜悦、激动还有忐忑的心情涌上心头,让他手上的力度又轻了一分。

既想跟他未来的孩子打个招呼,又害怕吓着他。

苏月樱将孩子在肚子里调皮的事情给李燕芳说的时候,李燕芳也笑了。

眼尾的皱纹显得柔和又慈祥,她看着朱伟光说:“以前我怀伟光的时候,他很喜欢动,偏偏我还要下地干活,可累了。现在日子好了,月樱可是比我们那个时候幸福。”

苏月樱拉着李燕芳的手,笑说:“没事儿,妈,现在伟光出息了,你也享福了。”

这话,朱伟光也听见了。他暗自握紧拳头,看着李燕芳,眼里一片坚定。

哪怕研究癌症治疗药物需要千万亿,他也不会放弃。这辈子,一定让母亲好好享福。

李燕芳拍了拍苏月樱的手,又将目光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说:“是啊,等孙子出来了,我帮你们带。”

她这话却让苏月樱的笑容消失了。

等夜里睡觉的时候,苏月樱睁着眼,眼前黑漆漆的一片。

她问朱伟光:“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朱伟光给出了一个高情商的标准回答:“只要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

苏月樱犹豫着,又说:“我怀孕之后,梦到过一条金色的巨蟒,金灿灿的,很漂亮,但是我把它赶跑了,然后云里面跳出来一条红尾的鲤鱼。”

朱伟光轻笑,说:“你最近在看什么电视剧,怎么梦到这些东西?”

苏月樱却叹了口气,说:“你没有听过吗?梦到蛇生儿子,梦到鱼生女儿。在那之后,我梦到的都是鱼。”

朱伟光双手枕在脑袋下面,不假思索:“女儿好啊,可爱又乖巧,就是怕她长大之后被臭小子骗。”

听到朱伟光这话,苏月樱噗嗤一声笑了,说:“我爸之前就说我是被你这个臭小子骗走了。”

这段时间苏月樱经常半夜睡不着,他们聊了一会儿,朱伟光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苏月樱轻轻戳了戳他的胸膛,低声说:“猪!聊着天都睡得着?”

怕李燕芳在毕城呆着无聊,朱伟光没有卖开发商赔的十套房子,而是装修好租出去,让李燕芳每个月算着时间收房租。

现在,李燕芳在照顾怀孕的苏月樱,便是朱伟光去收钱。

之前订购的奥迪,已经到货,他把桑塔纳给了林强,开着新车去收租。

没有想到,他在踏进那个小区的时候,居然遇到了老李。

老李看到他从奥迪驾驶位下车,眼里有着羡慕。

货车上面摆满了各种旧家具旧家电,老李6岁的儿子也跟着老李下了货车,开始帮着搬东西。

朱伟光一直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转过头便看到了老李。

他淡漠地笑了一声,问:“换新房子了?研究成果换来的吧。”

听到这话,老李羞愧地低下了头,只是那货车司机又在催促:“快点搬东西,我帮你搬可是要另外加钱。”

“回聊。”老李对朱伟光说了之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夜里,章源给朱伟光打电话,说是老李想回研究所,要了他的号码,要亲自给他道歉。

谁知道,一连几天过去了,朱伟光并没有接到老李的道歉电话,也没有听章源说老李回去了,反而每天有莫名其妙的电话打来。

那些电话都是一个目的,想让朱伟光投资自己的项目。

其中最有诚意的是一个叫林东升的人,说自己的项目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非要让朱伟光看看。

恰巧朱伟光这两天有空闲,便依言去了林东升订的酒楼包间。

林东升看着他,眼里闪烁着光。

朱伟光的号码还是他花了5块钱买来的。

听老李说,朱伟光人傻钱多,居然信了章源的话,去投资癌症研究的项目,这不是把钱拿去打水漂,还不一定冒水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