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依依,爸爸来了!

云锦,奢华的秋家别墅中,一群人趾高气扬的看着一名二十多岁女孩。

“秋伊人,不是你自己说,带着你那小杂种,从今往后,再也不来秋家了吗?”

秋家家主秋成业趾高气扬的问道。

“爸,依依的病,真的不能拖了,不然活不过今年,求您借我五十万,让我干什么都行!”秋伊人跪在地上,单薄的身子,一阵风都能吹倒一般。

“我还以为多有骨气呢,还不是要来求着借钱,秋家怎么有你这么一个赔钱货,想要钱,怎么不去找你的野男人呢?恐怕你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

“哈哈哈!!!”

大厅内,哄笑不已。

一群人双手抱拳,姿态高傲,看着可怜的秋伊人,像是看着小丑一样。

一句句话,如针一般扎在秋伊人身上。

她忍着泪水,痛苦不已。

如果不是为了依依,秋家大门,她一辈子都不会跨入,只要有钱给依依看病,受这点屈辱不算什么。

“行,我给你五十万,但是你要答应,三天后嫁给白家少爷,只要这桩婚事成了,别说五十万,给你五百万都行!”秋成业冷声说道。

秋伊人紧咬牙齿,嘴唇都出血了,这就是她的父亲,为了攀上白家,不惜数次逼她嫁给白家少爷。

听说那个白家少爷,又爱又胖,还满脸痤疮,这是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贱货,你不是说什么都行么?怎么又不答应了?白家少爷能看上你这个寡妇,你还装上了!”一个妇女歹毒的说道,正是她亲生母亲。

“要我说啊,姐姐,你趁现在还有点姿色,就别挑了,想想你那快要死的小杂种吧,只要嫁给白家少爷,要多少钱有多少钱。”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满脸嘲笑的说道,谁能想到,这是她亲妹妹!

“为了依依,我嫁!”秋伊人恨声喊道,悲痛欲绝。

“哈哈,你这丫头可算开窍了,等攀上白家,咱们秋家,在云锦城,势必风光无比!!”

满堂大笑,衬托着秋伊人的悲伤。

秋家和白家,将要联姻的事情,第一时间传遍云锦。

作为云锦本土的知名家族,突然传出喜讯,让所有人为之关注。

白家少爷白典风,贪图秋伊人美貌已久,号称云锦第一美女的秋伊人,即便已经有孩子,也是无数人追求的对象。

听闻秋伊人答应了,白典风高兴的满嘴开花,第一时间让下人忙活起来,两天后正式迎娶秋伊人。

与此同时,云锦机场的上空,突然出现一艘战斗机,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

一时之间,吸引所有人关注!!

机场塔台第一时间锁定这艘战斗机,工作人员马上发起呼叫。

毫无回应。

意识到不妙,工作人员马上上报高层。

“领导,机场出现一艘战斗机,来路不明,机身上,只有一个幽字!”

“幽?幽冥殿?”

想到半天之前,军方才下达通知,有大人物将来云锦。

高层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带人前去迎接!

当战斗机落在机场之时,整个机场都被管制,机场高层率领上数百名空姐和安保人员,排成几排等候。

战斗机落下的瞬间,走出一名青年,白衣绝世,气势凌天,一双冷眸,如寒剑一般,威慑八荒十地!

万千光华于一身,又有浑身煞气荡世人,便是这名青年,给所有人的第一印象。

此番回云锦,林君幽太急了,所以在他走出来停顿了几秒后,青龙才忙不迭跟出来。

没有任何耽搁,林君幽大步迈出。

一群高层,大龄诸人,赶忙欢迎。

林君幽大手一挥:“幽冥殿行事,一切无关人等,全部退下,若无我之令,敢泄露半点消息,格杀勿论!”

一句肃杀之言,威慑所有人,让他们嘴边的欢迎之话,直接卡在了喉咙中,便在顷刻,所有人等,般纷纷退下!!

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奔驰轿车,从机场出发,直奔市区而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下。

林君幽一把拉开车门,举目打量四周,一片破烂民房,墙皮发黑,街道逼仄,污水横流,臭味直冲鼻孔。

这就是一贫民窟。

“青龙,你确定是这儿?”林君幽问道,眉头紧皱,难以想象,秋伊人母女,居然住在这种地方。

“回禀殿主,就是这儿!”青龙肯定说道。

“伊人,这五年来,你到底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林君幽鼻子一抽。

在青龙带领下,没走两步,来到一条破旧的小巷子,这里有一个干洗店。

要不是挂着一个毛笔字写得牌子,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洗衣店。

“就是这儿!”青龙说道。

林君幽深吸了口气,镇定了足足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朝洗衣店走去。

还未跨入店内,一个妇人泼辣的叫骂声,就从店里传了出来,

“小比崽子,我这件大衣三千块,居然被你们洗成这样子!”

“衣服是我妈妈亲手洗的……”

“什么亲手洗的,别和我说废话,赶紧赔钱!!”

“我们……没钱…”

“没钱?没钱就把你卖了!”

“没爸爸的小野种,快赔钱,快赔钱,不然我打你!!”

林君幽站在门口,一眼看去。

店内,一个四十岁妇女,带了个小男孩,联手欺负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和瓷娃娃一样,五官标致,眼睛水灵灵的,哪怕一身朴素衣服,也掩盖不了她的美貌。

依依,她叫依依!!!

几乎不用询问,看到小女孩的第一眼,林君幽就可以确定,这就是他的女儿!

不只是能找到一点相似痕迹的五官,还有血浓于水的那种亲近感。

“阿姨,我们真的没钱,求求你不要我们赔钱好不好?”依依求道。

“什么阿姨,老娘有那么老么?宝贝儿子,给我揍她!”妇女恶狠狠喊道。

“欧耶,我最喜欢打小野种了!!”七八岁的小男孩,兴奋的朝女孩扑去,一巴掌打掉她手里的碗,狠狠把她推在地上。

“一个小屁孩,都敢欺负我的女儿?”林君幽怒了,瞬间冲入店内,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巴掌把小男孩扇飞出去。

妇女吓得一愣,然后嗷唠一嗓子,扑上来就要打林君幽。

“给我滚!”林君幽又是一巴掌,把妇女也给扇飞出去。

一把拿住大衣,光凭手感都知道,这是一件冒牌货。

三千块?一百块都不值,真三千块东西,会送这里来洗?

纯粹看依依母女好欺负,讹人来了!

哧拉~

林君幽一把撕碎衣服。

“这样可满意?”

妇女抱着儿子,吓得瑟瑟发抖。

“一把年纪,肥的和猪似的,还好意思让人喊姐姐,不要脸的货,三秒之内,给我滚,以后再敢来找事,杀无赦!”

林君幽冷厉喝道,浑身澎湃着滔天杀气,妇女吓得屁滚尿流,拉着儿子就逃。

若非顾忌依依在场,怕吓到她,林君幽一定杀了这对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