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她的手,我来牵

车门打开后,新郎官白典风,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一米六几的个子,挺着一个大肚子,把衬衫纽扣都给崩开了。

满脸密集的痤疮,有些已经白头。

听说白典风长得丑,但没想到这么丑,诸人也是吓到了,想到国色天香的秋伊人,要被这样的人糟蹋,不禁有些惋惜。

“岳父,我来迎娶伊人了。”白典风打了个招呼。

“好好,我的好贵婿,你等等,伊人马上就来。”秋成业满脸笑意,甚至有些拘谨,这可是鼎鼎有名的白家少爷,就算长得再丑,也有无数女人求之不得,这桩婚事一旦成了,他秋家就可以一飞冲天,万万不敢怠慢了这个女婿。

也就是这个时候,秋伊人在两名伴娘下陪伴下,来到了大门口。

她妹妹秋晴雪,也在其中,穿着一件漂亮纱裙,只是都不知道,她身上的婚纱,才是白家送的。

“伊人,你来的正好,典风来接你了。”秋成业兴奋的说道。

白典风一眼落在秋伊人身上,雪白婚纱衬托的完美娇躯,犹如仙子一般。

“咕噜~”白典风看的痴了,口水直吞。

他垂涎秋伊人美色已久,终于得到手了,想到万人倾慕的云锦第一美女,马上就要被自己压在身下,白典风心里一阵激动。

秋伊人脸色落寞,躲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今天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看着眼前男人,她一阵反胃。

不是白典风长得丑,而是那种盯着她满眼放光的猥琐神色,纯粹只是贪图她的肉体罢了。

可一想到依依虚弱的样子,她只能选择走下去。

“时候不早了,别耽误了主宴,快上车吧!”

秋成业催促道,十分体贴的替亲家考虑,巴不得秋伊人马上进白家大门,这桩婚事就成了。

“对,我们赶快走吧,为了迎娶你过门,我们白家邀请了很多人,大家都等着看新娘子呢。”白典风急不可耐的说道。

秋伊人心中还带着一丝念想,环顾四周。

人山人海,全都是脸谱化一样的笑脸,唯独不见那个最让她记挂的脸庞。

果然还是骗了她,整整五年,等来一个谎言,所谓马上就能看到他,是在为五年等待画上一个句号。

林君幽,我们结束了!

秋伊人转头,主动朝婚车走去,脸色冷淡。

“咦,老婆,你穿的怎么不是我送你的婚纱?”白典风这才发现,秋伊人身上的婚纱,和他送来的不一样。

“能送得起这件婚纱的,除了你们白家还有其它人吗?”秋伊人冷淡说了句。

这件婚纱很贵?白典风暗想,脸色露出一丝笑容,秋伊人这番话让他很爽,就算不是他送的,也是家族送的,不然穿着漂亮就行,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老婆,来把手给我,我牵你上车。”白典风殷勤的说道。

“妈妈!”

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稚嫩声音,忽然在不远处传来。

“依依!”秋伊人闻言,立马抬头看去,依依就站在不远处,穿着一件粉白色纱裙,像是一个美丽的小公主。

“这小杂种怎么在这里,赶紧带走!”秋成业扫了一眼,迅速下令。

秋伊人妈妈,王氏,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依依。

“我是送礼物给妈妈的,你不要抓我!!”依依勇敢的说道。

“小杂种,送什么礼物送,你妈妈以后什么都不缺了,赶紧和我走!”王氏恶狠狠喊道。

“依依,答应妈妈,乖乖和外婆走!!!”秋伊人眼角含泪,心疼不已的呼喊着。

“妈妈,依依没有骗人,真的是送你礼物的,你看!”依依声音稚嫩的说道,用手指着远处。

秋伊人的目光,朝依依指的方向看去。马路尽头,一匹洁白如雪的骏马疾驰而出,像是一头从神话中飞出来的神兽,散发着高贵气息,雪白的毛发,让人眼睛一阵眩迷。

所有人的目光,都全都聚焦了过去,即便是凡夫俗子,也能看出这匹马不简单。

秋伊人的目光,落在骏马之上,陡然一顿!

一名青年,身材笔挺,剑眉如鬓,白衣似画,霜染风华。

他神色坚毅,目光深邃,浑身散发着掌御九天的无上霸气,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豪情之意。

而那一双冰冷眸子,原本是无情至极,此时她凭空对视一眼,却是如亿年玄冰融化,尽是万般柔情。

林君幽!

一个她等了足足五年的男人,一个让她悲痛放下的男人!!

在那一通电话后,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无数日夜的等待,只是一句谎言而已,秋伊人的心,已经在那一刻死了。

所以,如他所愿,穿上最漂亮的婚纱,不过不是给林君幽看,而是嫁给白典风。

此时,林君幽御马而来,像是一颗星辰,突然划过她眼前。

她永远忘不了这张面孔,五年前正是这个男子,在寒山寺中,夺走了她的身子,一句承诺,让她在之后的五年,始终如一的等待着,含辛茹苦的把依依拉扯大。

她以为她放下了,可现在,他却出现了,看到这张面孔,所有决绝,都烟消云散。

流星划过,林君幽的出现,击中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和秋伊人的反应不同,所有人都不认识林君幽,骑着一匹马来,这是想干什么,白家请来表演的?

此时的林君幽,不顾周围人议论纷纷,他的目光一直盯着秋伊人。

万千人中,一眼可见她,一心只有她,红尘吵杂,皆与其无关。

骏马放缓,林君幽来到了秋伊人面前,双目柔情似水的注视着他。

“伊人,我来找你了。”

秋伊人鼻子一酸,泪水止不住的流,浑然忘了要说什么,只是看着林君幽,眼中充满委屈之色。

五年前,他一身狼狈,被其从江边所救,几乎奄奄一息,如今的他,万千风化于一身,光芒四射,单单一双目光,便似星辰,熠熠生辉。

和第一次见面相比,他现在已经很体面了,但这却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回来找她。

想到这里,秋伊人心中更加委屈。

周围人,一脸疑惑,这是什么情况?不是白家请来表演的吗?新娘子怎么还哭了,他们难道认识?

“你是什么人,干什么的?”白典风皱眉,语气冷淡的问道。

“我来迎娶新娘子,她的手只能被我牵。”林君幽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