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往后余生,不必再向任何人低头

轰!

这话说出之后,在场所有人,全都一脸惊讶,目光看疯子一样的看林君幽。

今天,是秋伊人和白典风大婚之日,这个骑马男人一出现,居然说迎娶新娘子。

大家脑袋恍然醒悟,这是抢婚来了!!

好大胆子,放眼整个云锦,有谁敢去抢白家少爷的未婚妻,不想活了吗?

秋家众人,怒火中烧,眼神狠狠的朝秋伊人看去。

真是个臭表子,都要嫁给白典风了,居然还在外面勾三搭四,这么浪荡不堪,平日装什么忠贞不二呢。

秋成业眼神冰冷,狠狠瞪了一眼秋伊人,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还弄出来个野男人抢婚,这不是往白家头上扣屎盆子么,一旦消息传出去了,白家脸面往哪放?

到时候要是迁怒秋家,就别想借着联姻得到什么好处了,对方还愿不愿意娶秋伊人都不一定呢。

“死丫头,你可真有本事,还不赶紧把这人赶走!”秋成业忍着怒火喊道,毕竟这么宾客在场,还是要顾忌一下面子,不然都上去抽秋伊人了。

秋伊人神色呆滞,因为林君幽出现而带来的巨大惊喜,转而变成了无尽担忧。

如果坦诚和林君幽的关系,意味着得罪白家,也会让自己家族,对其愤恨不已,救依依的钱就没着落了。

而若继续嫁给白典风,她又该当自己足足等了五年的人面,哪来勇气跨出那一步。

“伊人,我相信你,你当大家面,解释清楚和这个男人的关系。”白典风自信的说道,真以为自己多有魅力,秋伊人一定喜欢他。

秋伊人神色痛苦,最痛不是五年等待一场空,而是自己等待的心上人出现,却无法和他在一起。

“你走吧!”秋伊人忍着心脏发出的痛楚,对林君幽艰难的说道。

白家势力太大了,如果这个时候不答应,不光依依的病没有钱治,白家一定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林君幽。

这么抉择,也是为林君幽考虑,她无法自私的将喜欢之人拖下水。

听到秋伊人的回答,白典风嘴上露出满意笑容,自信的伸出手:“和我上车吧,别耽误了吉时,至于这个骚扰你的人,我的手下会处理好的。”

秋伊人一脸担忧,面带恳求之色的看着白典风:“我会嫁给你,但你答应我,不要伤害他还不好?”

在云锦生活了这么多年,她知道这个白典风是什么脾气,虽然长得奇丑无比,但为人眦睚必报。

林君幽突然抢婚,触犯了他眉头,一定会怀恨在心,说是让他手下去处理,搞不好会杀了林君幽。

看着秋伊人在自己面前,向白典风恳求的可怜神色,林君幽心中一阵不是滋味。

他掌御天下一势力,幽冥殿,坐拥百万血衣,横扫九天十地,名震四海八荒!

而却在这红尘之中,有一女子,为他空守五年,独自赡养属于他们的孩子。

即便是对他有着无尽绝望,可当他现身之后,对方生怕他会受到危险,而向一个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的人恳求。

“伊人,在我出现之后,你从今以后,不必再向任何人低头。”林君幽语气坚定的说道,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把你的手给,让我为你弥补五年的一切亏欠,余生为你挡尽漫天风雨!”

这番话,顿时让全场之人,大笑不已。

“搁这说台词呢?和白少爷抢女人,还挡尽漫天风雨,真是笑死个人了!”

“白少爷要是一生气,能把这小子腿打断!”

大家真的怀疑,这是不是有人请来演戏的,逗大家乐呵乐呵。

然后白少爷再来一个英雄救美的桥段,抱得美人归。

就在大家都嘲笑林君幽的时候,秋伊人认真的看着林君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真诚。

“伊人,相信我!”林君幽看着她,语气柔情却坚定如铁的说道。

“真是让我涨了见识,你就随便找个人问问,在这云锦内,谁敢来和我抢媳妇,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看看秋伊人,最终把手给谁。”白典风自信喊道。

他完全可以呼喊手下,把这人痛打一顿,但没必要,他有那个自信,秋伊人喜欢的是自己,一定会和他上车。

今天可是结婚的大喜日子,绝不可能出现一点意外。

然而,就在白典风话刚说完,秋伊人深吸一口气,最终把手交给了林君幽。

她最终不是相信林君幽能为做任何事情,而是在所有人都嘲笑他的时候,给他一点安慰。

但,秋伊人不会知道,在她把手交给林君幽后,从此以后,她的身份,便是幽冥殿殿主夫人,人生也就此发生改变。

美人在手,天下我有!

一股豪情气势,从林君幽身上无形散开。

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压迫,脸上笑意在秋伊人对林君幽交出自己的手,全都凝固住了。

秋伊人要嫁的人,是白典风,却在上车前,选择了一个不知来头的男人。

这个举动让人看不透,也让人为之感到震惊!

被人在大婚之日夺走未婚妻,白典风何等愤怒?

要出大事了!!

“混账!”

白典风暴怒,直接冲林君幽怒斥道:“放开她!”

“这是我的女人,一旦抓了她的手,这辈子都不会再放开。”

林君幽淡漠回应。

当年寒山寺一别,五年不见,天南海北,各自一方。

要不是青龙找回了他的手机,林君幽这辈子都可能不知道。

遥远的云锦……还有个女人等他回去,还有个可爱的小女孩,日夜盼着爸爸归来。

今日,既然抓住了这只手,就注定不会再分开。

“欺负到头上来了,今天,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秋伊人必须嫁给我!”

白典风大声喊道。

他没有自己出手,也没吩咐他带来的人出手,而是刷的一下朝秋成业看去。

“我的好岳父大人,你可真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在我大婚之日,让一个野男人来抢婚,这是故意羞辱我们白家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