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这是我的女人

“真是个废物,连自己女儿都管不好!”

白典风火气十足,本想让秋家自己解决此事,他在一旁看着就行,没想到秋成业不堪一击,秋家没人敢在出面了。

小家族就是小家族,这么轻而易举就被震慑住了,这种场面,还是得他来!

白典风,迈开脚步,刹那来到林君幽面前,用那一张恶心的丑脸,鼻孔朝天的面朝林君幽:“你,给我跪下,喊我一声爹,我就放了你!”

用手指着林君幽,态度狂妄。

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直接落在他脸上。

砰!

一声闷响,白典风的身子,狠狠砸在劳斯莱斯上,把引擎盖都砸出一个大坑。

嘶~~

诸人见状,脸色一片震惊。

谁能相信?

这可是白典风,云锦城,首席家族,白家的少爷,别说有人动手打他,放眼整个云锦,连一个敢骂他的人都没有。

而此刻,他直接被一拳轰飞出去,强悍力道让其身子把车皮都砸扁了,然后又被弹在地上,满嘴都是血水,光是想想就知道有多痛。

大家难以置信的朝林君幽看去,忍不住狂吞口水。

真是个疯子!

不久前,一巴掌抽飞秋成业,令其如死狗般,狠狠砸在秋家府邸前,一举震慑秋家所有人。

再之后,一拳打飞白典风,令那耀眼的婚车上,沾染血迹斑斑,当年搞大秋伊人肚子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敢打我,我要你死!”白典风怒吼一声,怒发冲冠。

“给我上,杀了他!”

他一声令下,近百名跟车司机,回过神来,全都朝林君幽杀去。

刷~~

便在此刻,一道身影,自那虚空中,迅速冲来,好似猛龙过江,势不可挡。

砰砰砰!!!

数声闷响,不绝于耳。

刹那,一道身影,赫然落在地上。

这是一名气势磅礴,肌肉如虬龙,不怒自威的汉子。

光是身上散发的气息,就让人心神胆寒,好似刚从地狱杀出来,浑身煞气荡九天。

是此人,以强势不可敌的实力,将那些出手的人,全都打趴在地上。

“以一敌百,这人,好厉害!!”

在场之人,倒吸冷气,猜测不已,难不成是镇守云锦,战功卓绝的军方人士?

就算是军方将领,掌兵云锦,封号三品武将的赵无双。

可,这等人士,只有白家,才有底蕴与其交好,又怎么会来对付白典风?

且,看这人年纪,长相,似乎也不符合。

“尔等蝼蚁,不自量力!”

来人冷哼一声,随之上前三步,直接跪在林君幽面前:“属下来迟,请恕罪!”

以青龙的速度,想要赶上神龙白驹,必然要差很多,所以这个时候才抵达此地。

就凭那些宵小,还没资格让殿主出手,不然都是侮辱殿主的身份。

在场之人看到这一幕,更加震惊了。

这么厉害的人,居然下拜此人,以一敌百的强者,只是他一名属下!

这让大家更加好奇,秋伊人的男人,究竟是何身份?

“今天的事,我自己处理就行,起来吧。”林君幽淡淡说道。

闻言,青龙心中豁然一震,殿主要亲自处理,这群人完蛋了,他们还不知道,能让殿主说出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敢问当今世上,又有谁敢,面对林君幽这句话?

让他亲自处理,就意味着无边炼狱。

殿主,他怒了!!

秋伊人细眉微蹙,看着眼前的男人,既熟悉又陌生。

一别五年,他似乎,与当初大不一样了。

“伊人,别怕,交给我就行了。”林君幽温柔的说了一句,面带微笑。

被这双目光注视,秋伊人起伏不定的心,既然安静了下来。

好似有他在,就算天塌下来,也能抗住一样。

这是一种安全感,她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温暖了全身。

“有你在,我不怕。”

林君幽满意的转头,目光看向白典风:“你说,让我跪下,喊你一声爹?”

被这双目光盯着,说实话,白典风心里很怕。

可他毕竟是白家少爷,想到自己身份,还是强硬了一下:“你没听错就好!”

砰!!

又是强猛一击,白典风身子,原地滚出去几丈远,又喷了一大口血水。

“你说,让我跪下,喊你一声爹?”

林君幽再次问道,声音平淡。

白典风怕了,眼神恐惧。

这句话,此时听来,和死亡序曲一样。

“你别以为有点实力,就能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镇守云锦的万军头目,赵无双将领,和我白家交情不错,现在可能已经去我家道喜了,你要是不知好歹,我一定灭你全族!”

林君幽淡然一笑,灭他幽冥殿主全族?不知说出去,会让各国顶尖强者,何等反应。

不用任何废话,拳头就是最好的答案。

砰!!

又是一道闷响,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白典风再次被打飞,原本精心收拾的衣服,已沾满血迹和灰尘,整个人狼狈不已。

“你说,让我跪下,喊你一声爹?”

林君幽第三遍问道。

这声音,已经和锤子一样,让所有人听了,浑身都是一颤。

白典风彻底怕了,直接求饶:“哥,我不错了,求求你绕了我吧!!”

他一边求饶,一边跪在地上,小丑竟是自己。

白典风给这人跪下了……

在场宾客,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简直不敢相信。

这可是白家少爷,在云锦只手遮天,居然在迎娶新娘子的当天,被人打的跪在地上求饶,真是百年奇闻。

“是你要娶我女人?”林君幽淡漠问道。

“不不,我不娶她了。”白典风求饶,只想能活着命离开。

本身就一仰仗家族的富二代,被稍微教训一下,软弱不堪。

“记住了,她,秋伊人,我的女人,若有任何人染指,杀无赦!”

林君幽环顾诸人,强势喝道。

这是一种警告,无人敢回应,全都沉默以对。

连白典风都要求饶的猛人,谁还敢得罪他?

“伊人,我给你买的婚纱,你喜欢吗?”林君幽转头,对秋伊人说道,语气又变得非常温柔。

“什么??”秋伊人美眸一惊,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的漂亮婚纱,“这是…你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