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伊人,无价

“就怕你不喜欢。”林君幽微笑说道。

“不是,我非常喜欢,只是太意外了。”秋伊人赶忙说道,激动不已。

秋家众人,瞠目结舌,这套价值不菲的婚纱,居然是这个人送的,根本就不是白家买的。

白典风自己也懵了,原来秋伊人身上穿的婚纱都不是自己买的,真是可恨!

“伊人,对不起,让你等了我这么久,今天,所有人都在,就让我为你戴上定情戒指,以后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青龙马上递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林君幽打开盒子,取出一对子母戒,钻光闪闪,非常耀眼。

这是天下最贵的一对戒指,价值百亿!

“依依,过来。”林君幽呼唤一声。

然后,当所有人面,单膝跪地。

“今天,让我为你们母女二人,亲自戴上戒指,把你们从秋家,迎娶到我的身边,从今以后,不会再让你们受一点委屈!”

“爸爸!”依依委屈不已,用白嫩嫩的小手用力擦着泪水。

秋伊人泫然欲泣,心中的痛在被一点点弥补。

她不知道这对子母戒价值多少钱,但林君幽的态度,让她感觉到了温暖,就算得罪了白家,秋家,以后再云锦再无立足之地,大不了远走他乡,永远离开这里。

“等一下!”

一声凌厉叫喊,打破这温馨的一幕。

秋伊人的妹妹秋晴雪,语气冷淡的指责道:“秋伊人,我的好姐姐,你可真是自私,为了一个野男人,居然弄出这么大一场戏,把我们秋家,和白家面子,丢的一干二净!”

“你要嫁给谁我不管,可是我要劝你一句,你要是敢戴上这个戒指,就是对方人了,你不管这个男人的命,也要考虑一下自己女儿。”

“总不能,你连自己爸妈都不考虑了吧?白家一怒之下,咱秋家一定会受牵连!”

妹妹?林君幽目光冷淡,有这样的妹妹,简直是个悲哀,不阻拦爸妈坑自己姐姐,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道德绑架,不考虑伊人的幸福,只考虑能给家族带来什么,都是一群喝人血的傻叉玩意。

秋伊人露出犹豫之色。

是的,对于秋家,她还是有点念情的,因为都是她亲人,还有爸爸,妈妈,更主要的是,她还担心依依的病情。

不过,只是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坚定的说道:“这是我自己选的路。”

林君幽看了一眼秋伊人,心中一阵感激,谢谢她无怨无悔跟随自己,有此佳人,一生无悔。

“秋伊人,你真是个表子,为了一个不明来历的男人,竟然连连家族的命运都不管了,自私自利,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这话,可谓难听至极,虽然是对秋伊人说。

但,秋伊人是他林君幽的女人。

有伊人陪伴,不惜与家族决裂,林君幽又怎能让她无所依靠。

“你是忘了我之前说的话?再有欺辱我妻女者,杀无赦!”

林君幽冰冷说道,身子刷的一下,直接来到秋晴雪面前。

一股强大气场,猛地席卷全身,秋晴雪心脏都要停止了,脸上布满惊恐之色。

林君幽本打算出手,直接杀了秋晴雪。

但,目光微微一凝,想到什么,随之淡漠说道:“既然你这么为家族考虑,那就由我做决定,你替你姐姐嫁给白典风吧。”

秋晴雪一愣,白典风那么丑,就算对方有钱,她也不想答应。

“你别胡来,人家看中的是伊人,晴雪年纪还小,不适合嫁人。”秋伊人妈妈插嘴说道。

林君幽冷冷一笑:“小女儿你都不愿意,为什么一定要伊人愿意,你这是嫌人家白少爷长得丑?”

秋伊人妈妈神色一愣,她哪里敢说白典风长得丑,心里明白就行,可没胆量说出来。

“白少爷出生名门,长相端正,就怕我家晴雪没那福气……”

秋伊人妈妈一顿睁眼瞎说,周围人都听不下去了,这白典风长得和正常都有壁,就算去整容,都和长相端正八竿子挨不到一起,这秋夫人为了不得罪人,真能胡编乱造。

林君幽打断对方:“别给我废话,既然人家长这么好看,今天让秋晴雪替姐出嫁,就这么定了,谁若不同意,杀谁!”

秋晴雪脸色一阵惨白,不敢多说什么,只觉得耻辱不已。

秋伊人妈妈也不敢多说什么,忌惮的看了林君幽一眼,然后偷偷朝秋伊人瞄去。

咬牙切齿的说道:“伊人,你真的考虑好了?”

秋伊人主动走上前,一把拿过林君幽手里戒指,自己戴在了无名指上。

“非他不嫁!”

林君幽神色一滞,随之脸色露出一抹笑容。

“你……”秋伊人妈妈大怒,故意气她呢。

“好好,真是养了个好女儿,既然你非要嫁给此人,那就拿出礼金来!”

都这样了,还要宰一笔,这个当娘的,也是绝了。

“你想要多少?”林君幽淡淡问道。

“一千万!”秋伊人妈妈恨恨说道。

“我女儿值这个钱,既然她和你在一起,就得掏出这些钱来,怎么也得证明一下诚意。”

以所谓诚意,要一千万礼金,林君幽冷笑不已,这秋家人,吃起人血馒头来,一个比一个厉害,不禁微微摇头。

“妈,你看他这个样子,哪有一千万,要是有一千万,会让她们母女俩过的那么惨吗。”秋晴雪忍不住讽刺道。

“总之,必须掏出一千万,要是没有一千万,趁早离开我女儿,让给白少爷也好,别站着茅坑不拉屎!”秋伊人妈妈还对此不死心,想要挽回和白家的联姻。

伊人是茅坑?林君幽瞳孔一寒:“我摇头不是给不起一千万,而是一千万太少了!”

话音落下,大手猛地一扫。

轰隆隆!!

一阵爆响,秋家大门,彻底爆碎。

众人匆忙躲开,惊慌不已。

挥手间,粉碎秋家府邸,一举踏平门楣,这是一种警告。

林君幽双手背负,身姿挺拔的站在原地。

“伊人,无价!”

他幽冥殿主的女人,岂是金钱可以衡量?

人生得此佳人,拿一国财富来换,林君幽都不会答应。

“送新娘秋晴雪,新郎白典风,上车!”

一声令下。

秋晴雪,白典风,只能硬着头皮,钻入婚车里。

然后一行车队,浩浩荡荡,返回白家。

林君幽手拉秋伊人,怀抱依依,凌空一跨,骑在神龙白驹上。

“有喜酒岂能不喝,我们也去凑个热闹,走!”

雪白的神龙白驹,散发着夺目的光彩,瞬间奔腾而出。

青龙身子,也是蓦然一动,随之消失在原地。

倒塌的秋家门口,一群宾客,满脸懵逼。

白典风来迎娶秋伊人,最后居然把秋晴雪给带走了,这要是去了白家,该引起何等的轩然大波?

“赔钱货,野男人,等死吧就!”秋成业在下人搀扶下,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