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他是,林君幽

偌大的酒店大厅,金碧辉煌,灯光璀璨。

白家设宴一百零八桌,山珍海味。

一桌酒席,单价八千八!!

光是这一顿宴席下来,就已经上百万了,可见白家财大气粗。

一条铺红毯的舞台,从酒店门口,直通大厅尽头,鲜花遍地,喜气洋洋。

白典风收拾妥当,再度意气风发。

就是之前被揍,身上还很痛,只能咬牙忍着,先把婚结了,有的是机会对付那野男人。

他老子已经和有关部门打着招呼,封锁云锦,秋伊人和那野男人,休想离开!

一想到马上就能睡到姐妹花,身上都不疼了,满脸笑意。

在满堂宾客注视下,白典风与秋晴雪,手牵手,一起朝大舞台走去。

“还有宾客没到,这么着急结婚,是不是太不尊敬人了!”

便在此刻,一道冷漠声音传来。

热闹氛围,突然骤然一冷,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门口。

只见一匹白马,洁白如雪,奔腾而来!

在那马匹之上,赫然有着一名年轻男子,目若星河,剑眉入鬓,挺拔身姿,气势无双。

在他身前,坐着一名身穿婚纱的女子,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好似画中走出的仙子一样。

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们都在发光一般,光芒四射。

这也是一个新娘子,比此刻舞台上的新娘子,不知道漂亮多少倍!

在这名女子之前,便是一名小女孩,穿着公主裙,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可爱至极,和洋娃娃似。

“秋伊人!!”

白家之人,见过秋伊人,知道她长什么样,此时看到她现身,非常意外。

不光自己来,还带了孩子,至于那个男人是谁,不用猜也知道,一定就是秋伊人找的野男人!真是大胆,夺我儿未婚妻,还敢来这里!

白仁豪脸色阴沉。

他本不打算伸张什么,毕竟现在是秋晴雪假冒秋伊人,都要举行婚礼了,要是拆穿的话,太难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洁妍盯着林君幽,几乎不敢相信。

“爸,你看这个人,是不是他!”

“谁?”白仁豪心头一惊,这么一说,再看这人,似乎有点熟悉。

“楚ˉ天—寒!”白洁妍低声说道。

林君幽???

听到这个名字,白仁豪的目光,刷的一变。

再次看向林君幽,那个有些熟悉的面孔,终于和记忆中的林君幽,重叠在了一起!

不是他林君幽,还有谁!

七年前,此子入赘白家,当了两年上门女婿后。

白家受人委托,意欲杀了林君幽,但发生了一点意外,被他逃走了。

那一天,大雨滂沱,长河漫堤,当时认定,这家伙就算逃走,最后也是被淹死。

没想到,一转眼五年,他居然又出现了。

身上散发的气势,与昔日大不一样。

这也是白仁豪,没有直接认出来的原来。

“真是造化弄人,竟然是这小子,抢夺他白家媳妇,这下事情倒是好办了!”

白仁豪深吸一口气,镇了镇心神,冷声说道:“林君幽,我白家的上门女婿,一下消失五年,居然还有脸回来,赶紧跪下认错!”

林君幽淡然一笑,让他一代幽冥殿主,跪下认错,这白仁豪,好大脾气!

“念在今日大喜之日,你又是我当年岳父,我暂且不杀你,先容你给儿子办完婚礼,一切恩怨,稍后再说。”林君幽淡漠说道。

大厅内的宾客,此时满脸诧异,这个骑马出现的男子,居然是当年白家的上门女婿!!

这事勾起不少人回忆。

大概在七年前,白家给小女儿找了个入赘的女婿,听说长得还不错,但在白家地位很低,经常洗衣做饭,稍有不对,便被打骂。

但在五年前,白家的上门女婿,突然消失不见了。

白家表现的很平静,对外只说入赘的废物,偷看几个姐姐洗澡,被发现后把他腿打断,赶出了白家。

不少人听后,都还为此大骂不已,能入赘白家这样的大家族,是多少男人的荣幸。

那小子居然不珍惜,还偷看几个姐姐洗澡,胆子真大,打断腿都算轻的了。

没想到这入赘货,今天还敢来这里,难怪白家人那么生气了。

不过这家伙,真是嚣张,白仁豪给他个机会,要他跪下认错,他居然还说念在昔日之情,暂且不杀白仁豪。

“腿看起来是好了,脑袋怕是坏了吧!”

不少人面露笑容,看笑话似的看着林君幽,没人把他说的话当真。

“混账东西,五年不见,你有胆子了,给你这么和我说话,我就问你,跪不跪?”

白仁豪大声呵斥道,今天要不把这小子镇下来,他脸上无光。

“就怕我这一跪,你承受不起。”林君幽面含笑意。

诸人在嘲笑他,他何尝不是在笑诸人。

“笑话,你一个吃白饭的,我还承受不起你跪下?就算你全家来给我磕头,我都承受得起!”白仁豪自信的说道,面带不屑之色。

林君幽突然点了点头,像是考虑好了什么。

“我本是携带妻女来参加你白仁豪儿子大婚,一切恩怨过往再说,可你偏偏非要现在解决,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捋一捋你白仁豪犯下的错吧。”

听到这里,白家人,心中一颤。

“七年前,我入赘你白家,任劳任怨,无心无愧,而你白家待我,犹如狗一样,肆意羞辱,每天吃饭,我都得在一旁伺候着,寒冬腊月,让我独自睡在狗棚,连你全家人的臭袜子都得手洗。”

“我白家给你一口饭吃,是你福气!”白仁豪满脸傲气。

福气?林君幽嗤笑不已:“这福气,给你们白家之人,要不要?”

“不过我没把这些当回事,只是想问一问,五年前,你白家为什么要下毒害我,还想诬陷我对几个姐姐图谋不轨。幸亏我侥幸逃走,不然就被你们得逞了。”

“也怪老天长眼,林某人大难不死,侥幸被秋家小姐秋伊人所救,才幸运的捡回一条命,才有今天,站在这里和你们对质的机会!”林君幽冷声说道。

大厅内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震惊之色,林君幽说的这些往事,是他们都不知道的,和白家当年披露出来的根本不一样。

白家之人脸色变幻不定,因为被林君幽戳中干的坏事了,心里都有点发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