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今非昔比,割她舌头

“林君幽,你胡说八道什么,要不是本姑娘看上你,你能进白家大门?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还能站在这里,不过是我当年求情,没让爸爸打死你,不然你早死了!”

“今天还有脸回来,在这里和我爸爸顶撞,你这个废物,还不赶紧跪下来认错!”

白洁妍冷声训斥。

她一头黄色长卷发,身穿红色长裙,身材修长,红尘气很浓,虽然长得不错,但满脸刻薄相。

就是这个女人,当年对林君幽呼来喝去,把他当狗一样对待。

家里来客人的时候,都要林君幽端茶倒水,还借机抽打一下,显示一下自己女主人的地位。

当年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因为林家被灭,林君幽作为唯一活口,不得不卧薪尝胆。

只是后来发生的变故,彻底改写了人生!

当年在寒山寺,告别秋伊人后,他北上入伍,只用短短几年时间,便一手创建幽冥殿,威震天下万般势力,震慑四夷诸国。

皇族授其封号,幽冥战神,国士无双!

武界中人,尊称其再世修罗,盖世幽冥王!!

以他当今地位,再回云锦,面对所谓的首席家族白家,只有两个字概括。

蔑视!

一个毫无感情,甚至没有领证的名义恶妻,大声呵斥,让他跪下认错,简直可笑!!

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

“我和你爸说话,没你插嘴的份,给我滚一边去!”

林君幽淡漠吐道,冰冷眼神,透露着慑人心神的寒意。

白洁妍神色一愣,这个软饭男,居然不听她的话了,不就几年时间么,还想反天不成。

“我看不打你,你都忘了痛是什么滋味了!”白洁妍眼睛乱瞄,最后硬是从白典风身上抽出一根皮带。

“老弟,不就这废物欺负你么,我给你打回来!”

“姐,你一定要狠狠教训他,早知道是这个废物,我死活也不会被他羞辱!”白典风生气的说道。

当年他在国外留学,只是看过一两次林君幽,早就忘了他长什么样了,也是现在,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还以为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呢,没想到只是当年白家的赘婿,几年不见,都敢蹬鼻子上脸了,必须要他付出惨痛代价!!

白洁妍手里拿着皮带,气势凌人的朝林君幽走去,修长的双腿在裙子包裹下,线条妩媚,金色高跟鞋,踩在地板砖上,哒哒作响。

她很有气势,毕竟是白家小姐,娇生惯养,养成了目中无人的脾气,当年打林君幽打习惯了,今天再抽他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君幽平静的看着白洁妍走来,时隔五年,再度面对这个女人,心境早已不同。

如果白洁妍想死,不介意提前送她上路。

“不许伤他!”秋伊人一步冲出来,拦住了白洁妍。

她那柔弱的身子,在气势凌厉的白洁妍面前,显得根本不是对手,但眼神却很坚强,死也不会让开的那种。

她就没指望林君幽能对付白家,自从选择戴上那枚戒指,就已经想好面对一切后果,所以这个时候也是豁出去了。

“贱女人,不好好嫁给我弟,非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赶紧滚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白洁妍张嘴骂道。

嫁给他弟?什么情况???

在场之人,满头雾水。

“他是我男人,是我孩子父亲,我是不会让他受到伤害的!”秋伊人语气坚决。

“真不要脸,他林君幽,就算被赶出白家,也是我白洁妍的一条狗,我想怎么打他就怎么打,轮不到你来插手,既然你不滚,我连你一起打!”

“打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白洁妍往秋伊人身上,狠狠甩皮带,这要打下去,身上会直接肿起来。

“妈~”依依大声呼喊,小小脸蛋上,满是焦急之色。

“当年打我就算了,现在还想连我要守护的女人一起打?”林君幽勃然大怒,身上爆发出滔天气势,一股绝世杀机,好似火山爆发般,充斥整个酒店大厅。

在场之人,无不瑟瑟发抖,马上就要下地狱似的。

“啪!”

一只大手,直接落在白洁妍脸上,把他当成扇飞出去,狠狠砸在几丈外的地方。

看他那副吃屎样,哪里还有半点气势!

“给我记好了,我的女人,谁敢动,我杀谁!”

林君幽声音冷酷,警告所有人。

看到他凶狠模样,大家都吓住了,一巴掌扇飞白家小女儿,真是火爆脾气,让人不敢相信。

“今天我来这里,除了解决当年的恩怨之外,还有一件事,当众休你白洁妍,从今以后,你和我再无关系,我林君幽一生所爱,只有她,秋家,秋伊人!”

林君幽上前两步,一把搂住秋伊人,向所有人宣告道。

“至于你,白洁妍,在我心中,屁也不是,我从未喜欢过你分毫,和伊人比,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什么情况?林君幽带来的这个女孩,才是秋伊人,那和白典风成亲的又是谁???”

在场宾客,因为林君幽这番话,掀起无边风波,全都震惊不已。

本是白家上门女婿,此时,一巴掌扇飞白洁妍,反倒当众把白洁妍给休了,还说白洁妍在他心中,屁也不是。

出生优渥,身份尊贵的白洁妍,一向目中无人,高傲的一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她自以为是的长相,身份,第一次没派上用场。

“从来没人敢打我,我一定要你们这对狗男女死!!!”

白洁妍疯狂喊道。

“我的女人,不可辱!”

“青龙!”

林君幽大声喊道。

“属下在!”

一道气息磅礴的身影,顿时从外面赶来,随之站在林君幽身边,神色尊敬。

“把她舌头给我割下来!”林君幽命令道。

“是!”青龙果断答应道,大步朝白洁妍走去。

割…割白洁妍舌头?

周围一听,都傻了眼。

这……太狠了!!

“住手!”

就在此时,一道浑厚声音,赫然传出。

只见大厅中,顿时站起来一名男人,身穿战袍,腰悬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