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谁敢抓他

“爸,我忘了告诉你,他的那名手下,把我带去的的八十多人,都给打趴在地上。”

白典风这个时候才突然说道。

白仁豪深吸口气,喉咙堵住石头一样,一个属下都这么厉害,那身为主人的林君幽,还用说么。

“你这笨蛋,怎么不早点说!”白仁豪当即把白典风臭骂一顿。

“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厉害。”白典风委屈的说道。

“你!”白仁豪抬手,差点扇他一巴掌,把白典风吓得赶紧躲到妈妈怀里。

“哼!”白仁豪一怒,把巴掌收了回来,也舍不得真打,当即跑去照看卫长。

“卫长,你别生气,我现在就报警,把天命司的人喊来,不信治不了他们!”

“蠢货!”卫长大骂一声,这可是一品宗师,实力已经登峰造极去了,就算把天命司的人喊来,还真对付不了对付。

白仁豪懵了,他要报警,卫长为何不让他报,还把他臭骂一顿。

“不用打电话了,我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威武声音,从大门口传来,只见一名身穿警袍的国字脸中年人,带着一批穿着整齐的手下。

在他们的胸口上,都有一个“命”的小篆标志。

“是天命司的人!”

处理云锦的大小是非。

“秦司长,您来了…”白仁豪客气的打着招呼,面带笑意。

本来就打电话给天命司,现在天命司司长,亲自带人过来,正好不过。

“不用客套了,我今天过来不是参加你儿子婚礼的,纯粹是过来告诉你们一声,最好不要惹怒了这位大人!”秦司长语气冷厉的警告道。

白仁豪等诸人,目光微凝,看了一眼林君幽,秦司长口红的大人,正是指林君幽。

大家还以为,天命司司长亲自而来,要么为祝贺白家大喜,要么听闻有人闹事,特来处理。

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是来保护林君幽的,还尊称他为大人。

连白仁豪的面子都没给,态度高下立判。

这林君幽,实力那么强,还能让天命司司长前来为他说话,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疑问再一次浮现诸人心头。

白仁豪愣了一下:“秦司长,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人伤我小女,还对卫长大不敬,你应该让人马上把他抓起来。”

“抓起来?”秦司长冷笑一声,“敢抓他的人,云锦就还没有一个!”

“还不赶紧向对方赔个不是!”

白仁豪身体一僵,彻底懵了,秦司长没和他开玩笑,真的是为林君幽而来,对其十分尊敬,似乎他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连卫长都在的场面下,对方还这么说话,显然这林君幽地位,远在卫长之上。

白仁豪咽了咽口水,目光看向了卫长,刚才对方臭骂他一顿,难道就已经意识到林君幽身份不简单了吗?

郭子义没理会白仁豪的目光,尊敬的对林君幽拱手:“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得罪阁下了,还望饶恕。”

能混到卫长地位,岂是一般人,更不是普通的莽夫。

论实力,这人乃是一品大师,光是这个身份在,就能在整个动静横着走,区区云锦算什么。

论背景的话,天命司司长亲自带人过来,警告诸人,不要惹怒这位大人。

更放言整个云锦,没人能抓他。

可见,这人身份背景,极为不简单,甚至超过他顶头上司,武府之主,万军统领,赵无双!

林君幽没理会郭子义,而是看了眼青龙。

青龙微微摇头,秦司长带人来这里,不是他的安排。

只有一个可能,他召集幽冥殿全体人员来云锦,已经被有关人员注意到,提前打了招呼。

不过,他幽冥殿办事,无需外人插手!

随之对秦司长说道:“这是林某私事,我也不是你说的什么大人物,凡人一枚,不足为重。”

秦司长心神一颤,赶忙应承道:“是在下鲁莽了。”同时心中好奇,难道自己找错人了,这个林君幽,不是上面透露的,来云锦的所谓大人物?

被践踏颜面的郭子义,此刻都主动认错,这让白仁豪彻底绝望了。

五年不见,林君幽已不是当年的林君幽。

他也赶紧上前,对林君幽客气说道:“一切都是误会,好女婿你就别生气了,既然来这里是参加典风婚礼,先坐下来再说。”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认我做女婿?”林君幽嘲笑一声,他已经休了白洁妍,白仁豪在这碰什么瓷呢,做他幽冥王岳父,够资格么?

白仁豪吃了个憋,也不敢表现出来,继续解释道:“是我家洁妍配不上您,不管怎么说,也有一些情谊在,您先别计较了,坐下来参加婚礼吧。”

“也好,反正今天是我老婆妹妹秋晴,与你家儿子白典风大喜之日,一切事情,过后再说。”林君幽淡漠说道。

大家脸色一变,和白典风结婚的,竟然不是秋伊人,而是秋伊人的妹妹秋晴雪!

难怪新娘子没那么漂亮,和林君幽身边的女孩根本没法比。

真正的秋伊人,是林君幽身边的婚纱女子。

白仁豪脸色尴尬不已,赶紧对大家解释道:“大家别介意,这是个误会,是我们一直搞错名字了,真正进入白家的媳妇,是秋晴雪,不是秋伊人。

“奏乐,婚礼继续!”白仁豪吆喝道,同时心中也无比担忧,林君幽说一切事情,典礼后再说,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

“依依,老婆,我们先吃饭吧。”林君幽一手拉着依依,一手牵着秋伊人,找了个位置就坐下来。

同桌之人如坐针毡,都不敢和他一张桌子,打算起来。

“不给面子?”林君幽淡漠说道。

这些起身之人,心里咯噔一下,又纷纷坐了回去。

“依依,你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夹好不好?”林君幽语气温柔,和之前的杀气凌厉,完全不一样。

秋伊人心思混乱,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超乎能理解的范畴,她本来做好准备,大不了得罪秋家、白家,与林君幽一起带着依依,远走高飞。

可来了白家后,发生的所有事,忽然发现,自己等了几年的男人,身份似乎很不一般。

等离开这里后,一定要问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