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要戒指

林君幽的心中,是怀着杀意的。

秋伊人也能感受到林君幽身上的冰冷气势,心中忐忑不安。

连拍卖行老板,都被他杀了,人头落地,这是重罪,一旦有人报警,天命司的人找来,后果不堪设想。

“老公,要不,我们去自首吧。”

车上,秋伊人担忧的说道。

“放心,没事。”林君幽随口说道,他没说的是,敢动他女人,只杀一人,足够仁慈了,不然,直接灭他全族,整个拍卖行,都要夷为平地!!!

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前。

自带花园,价值上千万。

能在这片地方购买别墅的人,都是云锦顶尖富人。

此刻,古家别墅里面,周雅兴奋的打着视频电话,得意的举着钻戒。

“老公,你看,这是我今天捡到的一个大便宜,只用十万块就买来了,最起码价值几百万。”

电话那头是一名中年男人,正是他的老公,古家集团掌门人,古兴冲。

年近四十,身价过亿,在云锦城,也是小有名气的富商了。

隔着屏幕,他看了几眼,发现这枚钻戒的确不一般。

“老婆,这枚钻戒要是材质没什么问题,绝对不止几百万,上千万都有可能,你可真是厉害!”

“这么多?”周雅愣了一下,随即笑的合不拢嘴,“想不到我那寡妇同学找的野男人,出手真是大方,要是真值这么多钱,那就赚大发了,老公,你一定要送我一套包包,我都看好了。”

“行行行,老婆说什么就什么,不过你还是先拍几张清楚照片发给我,我让手下人去鉴定一下。”古兴冲理智的说道。

“好,我一会就发给你,么么哒。”周雅对着手机,一顿狂亲。

挂断电话后,她赶紧拍了几张照片发过去。

林君幽本来是要和秋伊人一起去,但被秋伊人拦住了。

“我一个人去要吧,你在这里等我。”她怕林君幽冲动,别闹出什么事了。

再一个,毕竟周雅和她也是同学,处于一些顾虑,如果能好好解决,她不想撕破脸。

林君幽考虑了下。

“别多想了,反正我都知道是假的了,一定会把戒指要回来。这样好了,我答应你,以后都会好好保管,不拿去典当行不行?”

“去吧。”林君幽没多说什么,既然秋伊人这么说了,他没再坚持。

不过,就算周雅会还戒指,这笔账,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坑伊人是一方面,还将她送入虎口,如果不是他去的及时,伊人已经被糟蹋了。

到那个时候,血洗他古家,都不足以解恨!

周雅刚发完照片,就听下人说秋伊人来了,心中不禁胡思乱想。

拍卖行王老板的速度,这么快的?果然是上了年纪。

“把她带来吧。”周雅随口说道,要是真值上千万,这秋伊人还是她福星呢。

没多大会,保姆把秋伊人带来了。

周雅上下打量她一眼,露出不坏好意的笑容:“伊人啊,还好吧?”

“周雅,古家少外婆,想不到昔日同学友谊,在你眼中这么不值一提。”秋伊人语气冷淡。

“这是怎么了?”周雅笑容微收。

“我不想和你争吵什么,十万块定金我已经转回去了,麻烦把戒指还给我!”秋伊人语气认真。

周雅瞄了一眼手机,弹出一个到账信息,眼神闪烁一丝精芒。

“伊人,你这是遇到什么事了,我怎么有点看不懂呢。”

“非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吗?好,那我就告诉你,我老公送我的价值,远远不止一两万,你和拍卖行老板的勾当,我已经全都知道了,现在我不想把戒指抵押给你了,钱退回去了,你也把戒指还给我吧!”秋伊人带着怒气说道。

周雅脸色一变,王老板这笨蛋,居然这么没本事,不会尝到点甜头,把她给卖了吧。

“秋伊人,别说我不念同学情,这戒指你可是已经抵押给我了,是你亲口答应的,我已经私下录音过了,你就算还我钱也没用。”周雅一把拿起手机,里面传出在咖啡店的对话。

“周雅,你好卑鄙!”秋伊人蹙眉,气愤的说道。

明显在一开始,就有计划的算计她,都想到录音了,心机太深了。

“我没和签任何合同,只是口头约定,不具有法律效果。”

“法律?呵呵,秋伊人,你也是出生大家族,在云锦这个地方,不会天真的以为,法律就代表公平吧?我老公可是厚古集团掌门人,人脉广大,和各大部门,都有一些交情,你非要不知好歹,别说一毛钱没有,我能让你那小家庭,支离破碎,而这戒指,依然是我的!”

周雅语气冷傲,斜眼看着秋伊人。

“你太过分了!!”秋伊人气的身子发抖。

“现实就是这样,如果你听话点,我再给你加十万,够你给女儿看病了,况且,那戒指到底值不值钱,还没鉴定好呢,你现在在这里和我吵什么?”周雅冷笑一声。

要是嫁给白家就算了,她也不敢坑秋伊人,可偏偏找了个一事无成的男人,无依无靠,那就别怪她心狠了,在这社会上,不用一些手段,怎么赚钱呢。

“我不稀罕,这是我老公送的,你今天一定要给我!”秋伊人上前,打算拿走桌子上的戒指。

周雅两眼一瞪:“贱女人,我看你是我同学,我才好生和你说话,你不要得寸进尺!”

直接推开秋伊人,一巴掌朝她脸上打去。

就在这时,周雅眼神一愣,她的手居然被人给抓住了,动弹不得。

力气很大,抓的她-胳膊很疼。

抬头看去,只见在秋伊人身前,出现一名青年,剑眉星目,目光寒冷,气势冲天。

有些人,只看一眼,就能感到一股气场。

作为古家老板娘,周雅这些年见过的精英人士,不在少数,但却没有一人,有眼前这个青年,给他的震撼大。

那蜂拥而出的气场,排山倒海般压过来,让她喘不过气。

“动我女人,你活腻了?”林君幽冷声喝道,锋寒如刀。

周雅心脏一沉:“好你个秋伊人,我说你怎么底气这么足呢,把老公一起带来找麻烦是不是,我看你不是想要回戒指,是想趁机敲诈我!”

“小贱人,上学那会,就知道你心机最深,表面看起来清纯动人,面对那么多追求者,谁都不喜欢,实际上,还不是浪荡不已,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野男人一夜,把孩子都弄出来了!!”

周雅破口大骂,脏话连篇,难听至极。

“来啊,你来打我啊,我就不信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敢打我一个女的不成,瞧瞧你那穷酸样,老婆都被王老板糟蹋了,在这里神气个啥呢!”

周雅又对林君幽一顿讽刺,浑然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人。

不敢打女人?林君幽笑了,大手猛地一甩,周雅整个人直接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