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治好依依

秋伊人烧了一大桌子菜。

“今天为何如此丰盛?”林君幽好奇问道。

“小年夜啊,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秋伊人说道。

林君幽这才恍然,已经是小年夜了,算算日子,他给白家的十日期限,到了大年三十那一天,刚好是最后一日。

冥冥之中,有些东西已经注定了,他白家现在相当于走钢丝,一不留神,全体结束在年三十吧。

小年夜,对于林君幽来说,已经很多年没过过了,这些年的南征北战,很难有一刻闲下来,就算偶尔有些空闲日子,孤身一人,也懒得去过什么节日。

只有和亲近之人在一起,那才叫过节,能陪伴妻女吃上一顿饭,林君幽觉得很幸福。

不过饭桌上,林君幽看到秋伊人时常发呆,似乎有什么心事。

“看来,就算伊人不信,我也不得不这么做了。”林君幽暗自想到。

便是在晚饭结束后,他突然说道:“依依的病,今天晚上我就会治好她,以后你都不用担心了,也不用再去凑钱,四处碰壁。”

“君幽,你又在开什么玩笑?依依的病情很严重,我都跑过很多次医院了,连国内这方面的专家,都束手无策,只能动手术。”秋伊人眉头微蹙,板着脸色。

“伊人,我没开玩笑。”林君幽微笑。

“我真的求你了,咱能踏踏实实,别在乱说八道了吗,我现在真的有点崩溃了,我顶着一切委屈,选择了你,没奢求想要得到什么,只想跟你老老实实过日子,可这几天下来,你仗着有点蛮力,得罪了那么多人,还杀了拍卖行老板,我真不知道未来怎么办了……”

秋伊人强忍着泪水说这些话。

林君幽看的非常心疼,这更加让他坚定,必须马上让秋伊人明白他的身份,这样下去不行。

“伊人,我就问你一句话,依依这几天身体,是不是好了很多?”林君幽说道。

秋伊人神色一顿,不说她都没想起来,依依这两天跟着一起奔波,居然没什么不适的。

“这是怎么回事?”

“依依,告诉妈妈。”

林君幽笑着道。

“妈妈,是爸爸上次趁你不在,帮我治好了。”依依一脸笑意的说道。

听到这话,秋伊人满脸震惊,难道林君幽真有办法救好依依?

“其实依依说错了,要想彻底治好,还得再医疗一次,经过两天缓和,今天可以继续治疗了。”林君幽说道。

“老公,你说真的么?”秋伊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林君幽没多说什么,直接抱着依依:“爸爸今天就把你身体彻底治好!”

要想让秋伊人相信,就得拿事实说话。

卧室内,林君幽取出银针,以真气催动,将这银针,逐一扎在依依身上。

秋伊人在一旁看着,紧握掌心,忐忑不安。

亏她看不懂,要是看懂的话,非得原地蹦起来。

天衣十八针法,冠绝古今,有起死回生之效!

曾经有帝国元首,三顾茅庐,只求林君幽出面,医治一下,都没能如愿。

现今世上,唯一掌握天衣十八针法者,只有林君幽一人。

十来分钟后,林君幽取下银针,依依已经睡下了。

“等依依醒来,你就知道了。”林君幽收拾好银针,对秋伊人说道。

这晚,秋伊人睡得恨不踏实。

第二天一早,还是秋伊人把林君幽喊起来的。

“老公,你快起来看,依依彻底好了!!”

废话,要是不好,林君幽当代医神的名头,往哪里放?

倒是秋伊人激动的不行,把林君幽喊起来不算完,直接扑到他怀里。

“老公,都是我错怪你了,这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那你现在回答我,相信我是幽冥战神吗?”林君幽面带笑容反问道。

“信了一丢丢。”秋伊人嘿嘿笑道

“才一丢丢,远远不够啊。”林君幽说道。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战神好了吧。”秋伊人撒娇道。

林君幽无奈,不过也没解释什么,时机到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没必要太执着于这点。

虽然依依身体好了,但为了安全起见,秋伊人还是带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一切指标正常,身体健康,什么事也没有,把坐诊专家给惊坏了,一直询问秋伊人,依依的病到底怎么好的。

为了避免麻烦,秋伊人没透露太多,但是她心中对林君幽的想法,开始有一些转变了。

或许她认为吹牛的那些话,根本就不是吹牛,而是事实!

想到这里,心脏砰砰直跳。

回家的路上,秋伊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周雅打给她的,本来秋伊人没什么好话,还以为对方是来找麻烦的。

但周雅语气特别的热情,说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邀请她夫妻二人,一起参加厚古集团举办的答谢会,等见面了再好好道歉。

似乎怕秋伊人不去,周雅还说邀请了一些大学同学,正好好好聚聚。

碍于情面,秋伊人也不好拒绝,毕竟对方是来道歉的,但也没立刻答应,说回去和老公商量下。

回到家后,秋伊人把这事和林君幽说了一下。

林君幽只说了一个字。

“去!”

看到林君幽都这么大度,没再计较什么,秋伊人也就放心了,打算这次见面,把误会解释下。

林君幽没告诉秋伊人的是,就在他说去之后,私下吩咐青龙。

“传令给幽冥殿的兄弟,有活干了!”

答谢会,是在晚上举行。

傍晚时分,林君幽与秋伊人,随手打了个出租车,前往云上酒店。

这是云锦内高端酒店之一,厚古公司举办的答谢会,选择在云上酒店,多半是以酒会的形式。

秋伊人精心打扮,脚穿一双高跟鞋,内搭一条中款连衣裙,外穿一件驼色风衣。

一头柔顺的长发,配合着那张清纯绝艳的脸庞,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多看几眼。

以至于坐车的时候,司机透过后视镜,不知偷瞄了多少次。

不过,当司机在想看的时候,只见后视镜中,漂亮的女孩已经不见了,随之出现一张冰冷的男子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