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一切依你

“好了,都是同学,怎么叫都可以,伊人生活的不顺利,比较敏感,不要伤她自尊了。”周雅出面说道。

看似大气,但实则小人行径,把秋伊人生活不顺利,直接当众说出来。

还说她敏感,以免伤其自尊,这番话,是故意拿针在扎秋伊人。

以为你好的角度出发,做着最不道德的事!

秋伊人脸色很不自然,她只是心地善良,但不是傻瓜,周雅故意损她,做的有点过了。

“的确,你们和伊人身份差距,的确是挺大的,既然这样的话,就不打扰了。”

就在这时,林君幽突然说道。

诸人目光,这才朝他看去。

实际上,周雅等人,已经留意到林君幽多时了。

现场不少女性,都为林君幽的帅气,而目露星星。

不过,知晓他是秋伊人老公后,则变得无比鄙夷,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神色在里面。

秋伊人那点事,闹的满城皆知,早就沦为一个笑柄了。

未婚先孕,生下一个孩子,还不知道老子是谁,丢人现眼!

就在不久前,原本是要嫁给白家少爷的,结果听说搞大她肚子的男人回来了,当众抢婚,最后带着秋伊人私奔。

为此,闹的很难看。

众人知晓的,也只有这些,至于在白家婚礼上发生了什么,早已被封锁消息。

事关白家面子,如果那些事情泄露出来,白家在云锦脸面不存,毕竟还牵扯到武府卫长,以及天命司的人。

有不少人窃窃私语,难怪秋伊人会给这个野男人生孩子,宁愿秋家大小姐的身份都不要了,这明显贪图这野男人长得还不错。

不过,长得帅气又能怎样,这社会上靠的是钱,一个男人没有钱,就是个废物,跟着这样的人等着喝西北风吧!

想到这里,不少围观者,笑容更为不屑。

面对林君幽说的话,周雅笑着解释道:“不管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伊人终归是我大学同学,而你又是她老公,我怎么会看不起你们呢,这世界上重要的不只是钱,我也是个非常念旧情的人,请你们过来,也是想就上次的误会解释下,既然来都来了,可千万别走啊,不然,伊人你们就是看不起我了。”

“没有没有。”秋伊人赶忙说道,她怎敢看不起周雅,毕竟对方是厚古集团的老板娘。

再一个,她说这话,倒也不是因为对方有钱,而是因为都是昔日老同学,她绝不可能看不起任何一位同学,这是她秋伊人的个人素养。

看到秋伊人急忙解释的样子,周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当年在学校的时候,秋伊人长得最漂亮,又是秋家大小姐,头顶上笼罩着各种光环,追求者无数,把同寝室的其余人,压制的黯淡无光。

现在,她秋伊人,要在她周雅面前低头,这让周雅心里很得意。

林君幽心里叹了口气,若非伊人抢先一步开口,他很想说一句:

你周雅,的确让我看不起!

林君幽之前说的身份差距大,不是周雅有钱,他们没钱,而是和他们一比,周雅屁也不是。

所谓厚古集团老板娘,和他幽冥王妻子一比,连提鞋子的资格都没有。

“但我看你老公,好像不是很开心啊。”周雅阴阳怪气的说道。

秋伊人赶忙抬头看了一眼林君幽,同时用手拉了拉他。

“我一切依你。”

秋伊人微微一笑:“我老公听我的,没有不开心。”

“那最好了,别闹的不愉快了。”周雅淡淡说道。

保安被打的事,周雅已经了解了一遍。

古兴冲主动伸手,对林君幽二人说道:“保安也是尽职尽职,所以才造成了一点小麻烦,希望二位不要介意。”

林君幽看了看古兴冲伸出的手,冷冷一笑,随之淡然说道:“古总开口了,当然不会介意。”

话这么说,但,林君幽并未和对方握手,而是带着秋伊人,朝着酒店大厅走去。

“时候不早了,早吃早结束,以免耽误休息。”

这……

诸人见状,无不瞪大眼睛!

古总亲自和他握手,他竟然视而不见。

来参加厚古集团的答谢会,可是连人老总的面子都不给!!

古兴冲单手僵在半空,脸色阴沉的几乎滴水。

今天晚上的晚宴,是他的主场,所有来参加答谢会的,有哪个不敢给他古兴冲面子?

作为厚古集团掌门人,手握上亿财产,和不少知名人士,都有往来。

在云锦这个地方,算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了。

但今日,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忽视,还是当这么多人面的情况下,古兴冲脸色自然不好看,眼中寒意乍现。

“老公,这小子太过分!”周雅骂骂咧咧,想要去拦住林君幽。

“不必了。”古兴冲深吸口气,收回手掌,脸上的寒芒隐去,随之换上一副笑呵呵的脸庞,“我就喜欢有朝气的年轻人,哈哈!!”

这一声大笑,让旁边人听的毛骨悚然。

明明古兴冲夫妻二人,才是今天答谢会的主角,但整的林君幽和秋伊人,才是主角一样,若无其事的朝酒店走去。

路过那名被打伤的保安身边时,林君幽顺手掏出一把钞票,丢在他身上。

“去医院吧。”

大概几千块,足够检查和上药了,只是皮外伤而已。

保安本来满脸恨意,看到这些钱后,眼睛冒光,要是被打一下,就能拿这么多钱,他愿意被多打几下。

余光看到保安的神色变化,林君幽微微摇头他,男人不怕穷,只怕没骨气。

当年,即便在白家当做上门女婿那段日子,他心中仇恨的火焰,依旧不曾熄灭。

一个人的信仰如何,透过眼神就能看出来。

“不是在什么地方工作,就会变成什么人,也不是站在什么位置,就可以翻云覆雨。”

林君幽留下一句话,迈步离开。

这句话前半部分,似是在警告保安,但后半句话,则是让古兴冲,周雅等人,目光一凝。

这话怎么听,都有一种是对他们说的意味。

“一事无成的小年轻,还装起了大师。”古兴冲等人,都是嘲笑不已,也没在意什么,随之纷纷回到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