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我的身份,怕吓到你们

酒店大厅,灯光璀璨,极致奢华。

这里已经来了上百人,三三两两站着,轻声交谈,杯觥交错。

都是成功人士,穿着光鲜,佩戴着高级珠宝,气质出众。

但,一切光芒,在林君幽和秋伊人踏入大厅后,全都被吸走了一般。

所有人目光,都不自觉的朝二人看去。

女的若画中走出的仙子,气质温润贤淑,男的身材挺拔,魅力无双。

和他们二人一比,大厅内所有人,都显得俗气。

那种靠珠光宝气堆出来的所谓气质,完全不能和林君幽二人比。

这也有一种,在二人出现在大厅后,这个大厅的氛围,都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位女士是我同学,秋家大小姐秋伊人,不过都是昔日了。”

“旁边这位是她现在老公!”

周雅从后面追上来,大声介绍道。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复杂的看着林君幽二人。

“原来这就是秋伊人!”

昔日秋家大小姐,号称云锦第一美女,不过在五年前,被人搞大了肚子,剩下来一个孩子连父亲都没有。

秋家大怒,将其赶走,听说过的非常艰难。

原来就是就他身边这男人干的。

真是可惜了,好好一个秋家大小姐,明明有大好前途,非要找个一事无成的年轻人。

在场之人眼中,都露出惋惜之色。

看着一双双看热闹的目光,林君幽神色冰冷,周雅这个女人,经过上次的事后,依旧不知悔改。

今天的主角不是秋伊人,需要用得着她在这里大声介绍?其心可诛!

“伊人,你们来了啊。”一名青年,远远打着招呼,同几个人一起走来。

都是秋伊人的大学同学,有些不是一个寝室的,但在大学时也认识。

过来打招呼的青年,长相端正,个子不高,但看起来非常精明。

他身穿西装,衣着得体,手腕上戴着一个瞩目的金表,价值不菲。

“伊人,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和上学时候一样漂亮。”青年开口,看秋伊人的眼神,充满异样,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故事。

“韩程。”秋伊人随意打了个招呼,保持距离,却又不失礼貌。

“你的事情,我在工作城市也曾听说过一些,这位就是孩子父亲了吧?”韩程目光看向林君幽,上下打量,目光带着一丝高人一等的意味。

“是的。”秋伊人淡淡点头。

“你好,我叫韩程,来自江城,目前在龙杭工作,幸会!”韩程主动伸手。

既是秋伊人的同学,林君幽愿意给这个面子,和对方握了下手。

“秋伊人是我们那一届的校花,不知多少人追她,没想到最后和你结婚了,想必阁下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物。”韩程客套道。

“普通百姓一个。”林君幽平淡说道。

“呵呵,兄弟真幽默,若你要是普通百姓,那我们这种没追到秋伊人的,可就是正宗的乞丐了。”韩程笑着道。

林君幽没接话,只是面带微笑,也算是回应了。

“不知林兄弟,是从事什么行业?能博得秋伊人青睐,应该出生不凡,说出来,让我们见识一下。”韩程并未放过林君幽,继续盘问。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不怀好意。

林君幽是什么身份?这还用说么,要是来头极大,秋家就不至于把秋伊人赶出门了,秋伊人也不会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的那么苦。

猜也能猜到,这就是一个富家小姐,为了爱情,和一个长相不错的穷小子的一段邂逅。

韩程此时这么问,分明是要扒掉林君幽身上的一层皮,让他丢尽脸面。

众人虽然明白,却也没有阻拦,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你想知道我什么来头?”林君幽盯着韩程,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

“林兄弟不用怕吓到我们。”韩程眯着眼睛。

“我就怕说出来后,你们所有人会吓得发抖。”林君幽淡然说道。

“哈哈!!”

他这话说出之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不是幽默的笑,而是嘲讽的笑。

他是什么身份,还用细想么?

韩程这么问,只是戏谑他而已,这家伙倒是装上了,竟然说出这种话。

也不看看在场都是一群什么人,试问得多大来头,能让大家吓得发抖?

“秋伊人,你老公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说要把我们吓得发抖,是镇守国门的将领,还是手握滔天权势的百年世家少爷?”陈思思一脸可笑的问道。

“这么厉害的啊,伊人,你以后可得关照一下我们。”有其它同学帮腔,哄笑不已。

这么多人看着,秋伊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尴尬不已。

她用手用力掐了一下林君幽,用力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还吹什么牛,害的被大家取笑,难道就不嫌丢人吗?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阵委屈。

她都对林君幽认真的说过几次了,看上的是他这个人,无关金钱什么的,只要他肯踏踏实实的努力工作就行了,不要做白日梦,居然还乱吹牛。

这里都是什么人?全都是老板,人家会没脑子,相信他说的谎话?平常时候就算了,今天还有这些同学在,她脸面往哪放?

她心里又委屈,又生气。

但是这么多人在,不管怎样,林君幽也是个男人,她没有当众责怪他,自己丢人已经够了,不希望他也丢人。

“大家不要问了,我老公只是一个普通人,最普通普通的人。”秋伊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胸口挺得笔直,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人是她自己选的,普通人怎么了,只要对她好就行了,别的她都不在乎。

大家没想到秋伊人这么维护林君幽。

韩程也吃了一惊讶,用意外的目光看着秋伊人,当年无人追到手的清纯校花,如今居然为这么维护一个男人,让他心里非常吃醋。

“都是老同学,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况且你老公自己不也说了么,真正来头要是说出来,怕吓到我们,既然这样的话,大家更好奇了。”韩程依旧不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