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满堂嘲笑

同桌之人,还有其余客人,都把目光看向秋伊人,眼神中带着戏谑之色。

尤其是陈思思等人,用一种非常瞧不起的眼神看秋伊人,装什么有原则性,还不是穷的把自己男人送的戒指都拿来典当了。

韩程更是不屑:“周雅,你是不是弄错了,秋伊人的老公的来头,要是说出来,都能把咱们吓得发抖,秋伊人怎么会把自己男人送的戒指典当呢。”

这话说出来后,大家哄堂大笑。

韩程太损了,哪壶不开提哪壶,那林君幽明显是吹牛,谁能把他说的当真。

韩程这个时候提出来,等于拿人家找乐子。

“韩程,他别乱说了,伊人那么敏感,再生气了怎么办啊。不过我倒是好奇,他的男人,送给秋伊人的价值,到底值多少钱,应该价值不菲吧。”陈思思笑容满面的说道。

不是为秋伊人说话,同样在挖苦她罢了。

秋伊人眉头紧皱,这就是所谓同学,这就是周雅说的道歉,分明是在戏弄她。

直到现在,她总算明白,周雅请她来,根本不是为了道歉,而是在看她笑话!

亏她还想着,怎么修补感情,多想了。

这顿饭,不吃也罢!

秋伊人一下子站起来,直视舞台上的周雅。

“周雅,周总,我对你太失望了,这顿饭,我们不吃了,老公,我们走!”

说完直接离开。

林君幽伸手,拉住了秋伊人。

秋伊人一顿,不解的看着林君幽。

“既然人家周总一片好心,宴请这么多人,帮你鉴定戒指,不要辜负人家一片好心,不然也会让人家觉得,我送给你的戒指拿不出手。”林君幽淡漠的说道,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气势沉稳。

他正愁找机会,让伊人相信自己对他说的一切,今天,或许就是最好的时机。

秋伊人脸色一凝,充满意外之色,没想到林君幽会答应。

他这番话,也让在场之人,露出不解之色。

对自己送出的戒指,难道就有那么大信心价值很高?

可是看他的样子,着实不像个有钱人,不然秋伊人何必受罪。

不过,他既然答应,则说明一点,可能是真的缺钱,这正好也验证了,他本身没什么钱,更别说什么来头很大了,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要是来头很大,会答应鉴定戒指?自己老婆会被逼的拿戒指去典当?

“君幽,你…”

“伊人,相信我做事。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有十日期限。”林君幽微笑说道。

秋伊人面露难色,十日期限,是她答应林君幽的。

若十天之内,白家之人,上门认错,她一切听林君幽的,反之,林君幽和她离开云锦。

现在,十天还没到,一切都得听他的。

“伊人,你不会是怕你老公送你的戒指,被鉴定出来是假货吧?”陈思思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了这话,秋伊人脸色愤怒:“我相信我老公送我的东西,即便是很便宜的戒指,也不会是假货。”

这是她对林君幽的信任,所以将手上戴的戒指摘下来,直接送到舞台上去。

“伊人,你别多想,我只是好心帮你而已。”周雅温柔说道。

“那我可要好好谢你了。”秋伊人语气冷淡说道,扭头就走,很快回到座位上。

“大家看好了,这枚就是秋伊人送上来的戒指,我把她放在这里,先让专业鉴定师鉴定一下。”

周雅介绍道。

一名身穿西装,戴着老花眼镜,好似学者的男人,认真研究了一下那枚戒指。

然后放回托盘上,继而由服务员端着托盘,走向一桌桌客人,让大家近距离观看,方便估价。

“这枚戒指,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才走到第一个桌子上,就有人疑惑不已,马上翻阅手机,查找相关资料。

最后这人惊呼一声:“我就说呢,难怪这么熟悉,这是星辰之爱,世界上最贵的戒指,没有之一!”

“采用世界排名第一,有着星辰之泪的纯天然蓝钻雕刻而成,光是一个价值托,就价值数千万,单单这一个完整的星辰之爱钻戒,价值不会低于三十亿!!”

说话之人,语气激动的不能自己,脸色激动,身子都在颤抖。

在他说完这番话后,整个大厅都沸腾了。

星辰之爱钻戒,可能有人不知道,用什么材质雕刻,大家一样不清楚,但是三十亿这个数字,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深知意味着什么。

一枚钻戒价值三十亿,放眼全球,也绝无仅有吧!!

就拿云锦来说,最有钱的白家,能出得起的钻戒,估计也就千万级别。

如龙杭那种大都市,坐落的千年世家,可能有钱买上亿的钻戒。

但是价值三十亿的钻戒,放眼整个大夏,也没有一个人舍得买。

不是买不起,而是没那个魄力!

再有一点,市场上,根本找不到这么贵的钻戒。

“王总,你没搞错吧,这枚价值,价值三十亿?”有人提出质疑。

“绝对不会错,这就是星辰之爱钻戒,网上就能查到资料,与之对应的还有一枚叫星辰之恋的戒指,合为一对子母戒,总价值大概在八十亿之上!”

这竟然是一对子母戒,合计价格超过八十亿。

光是这个数字,就把在场之人吓住了。

八十亿,足以和云锦最有钱的白家所有资产加起来媲美了,竟然才只不过抵得上一对子母戒。

“一个星辰之爱,一个星辰之恋,这对子母戒,全名叫双子星,从锻造出来到现在,都没有人有那个魄力购买,因为价值太贵了,至今还掌握在某个世界级的拍卖行手中!”

那名王总,继续说道,语气平静不下来。

他没想到,有一天竟然真的能亲眼看到星辰之爱钻戒,简直是个巨大惊喜。

“双子星子母戒的资料,我也研究过,王总说的一点也没错,但我想提供一些其它方面的看法。”其他桌子上,有一个老头,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