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大阵仗

“你放屁,敢打我,我要你蹲局子!”

韩程狠狠喊道。

林君幽笑了,蹲局子?试问在这云锦城,有人敢抓他林君幽?

天命司,武府,有这个资格?

堂堂盖世幽冥王,执掌天下第一势力幽冥殿,光是百万血衣,就能横扫四海八荒。

他林君幽一个命令,整个大夏,都要风起云涌!!

“快让保安来,把闹事的抓起来!”古兴冲愤怒喊道。

作为厚古公司掌门人,今晚的答谢会,他是东道主,在这里闹事,打人,是在掀他场子。

数十名保安,齐刷刷冲入大厅,直奔林君幽而去。

面对这些保安,林君幽摇头。

这种凡夫俗子,来对他出手,简直开玩笑。

一道寒芒,自他手中飞出!

只一瞬间,这些保安手里提的电棍,纷纷断为两半。

一时之间,所有保安,愣在原地,胸口直冒寒气。

这一幕,让在场之人,也都傻眼。

过了一会,才有人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他是武者!”

当世之中,武道昌盛,有武道修行之人,炼化真气,实力过人。

但真正武者,为数不多,但凡小有成就者,都会格外尊重。

好好学习,考取事业单位,或进入大公司,已经不是当代大学生仅有的追求了。

进入武道学院,学有所成,报效祖国,也是许多人的梦想。

一旦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者,在社会上的地位,比有钱人还要受尊敬的多。

发现林君幽是武者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几十名保安,也都瑟瑟发抖。

“我不杀你们,赶紧滚吧!”林君幽淡漠吐道。

这些保安,虽然可恶了点,但也是为了工作,杀他们,没必要。

闻声,这些保安,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这么厉害的武者,瞬息间,寒芒乍现,断碎所有电棍,如果杀他们的话,不是难事。

“武者又能怎样,年纪轻轻,还很反天不成,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古兴冲怒声说道,气势磅礴。

怎么也是一个亿万集团的掌门人,不会被轻易吓住。

“你说对了,这里的确不是我撒野的地方,因为这里太小了。”林君幽淡淡说道。

狂妄!

“周雅,赶紧打电话,让天命司的人过来逮捕诈骗犯,还敢在这里伤人,你等着被判刑吧!”古兴冲强势说道。

“哦,对了,你手上似乎还有个命案,所有罪名加起来,足够叛你个死刑了。”

听到命案,秋伊人慌了,林君幽杀拍卖行老板,这事在她心中一直是个疙瘩,现在全被抖出来,让天命司的人知道,一定会抓住林君幽。

“我想,请我们来答谢会,这才是你们的真正计划吧。”林君幽淡漠说道,一点也不慌张。

周雅这种女人,怎么可能会知错就改,和他老公联手,算计他们,才符合其性格。

若没猜错的话,在这么计划之前,已经提前联系好天命司了。

这是在他出发来这里之前,就料到的事,所以才提前吩咐青龙,有活干了。

给白家十日时间,白家不会一直没有动静。

今晚的答谢会,不会那么简单。

“假冒戒指诈骗,牵扯命案,又扰乱答谢会,公然伤人,举报你们这对夫妻,天经地义!”古兴冲振振有词的说道。

他听说周雅被打伤之后,就心生不满,之所以要布置这么个局,是为了得到那戒指。

到底是不是假的,他心中有数。

天经地义?这四个字从古兴冲嘴里说出来,竟是如此可笑。

一个手握财富,横行霸道的宵小,在他这个幽冥王面前谈天经地义。

这要是让那些威震一方的无上霸主听到,不知作何感想。

“也罢,就让我来看看,天命司的人今天敢不敢抓我。”林君幽说完,直接扯了一张椅子,随之坐在这大厅之中。

秋伊人心怀担忧,站在一旁,毕竟是个普通人,古兴冲说的那些话,还是吓到她了,主要是怕他们出事,依依可怎么办。

对于林君幽来说,这些似乎都不算事。

当然,以他身份,古兴冲,周雅玩弄的这些小手段,还真不算什么。

韩程已经被人拉起来了,胳膊骨折,但还没有断,勉强能支撑一会。

现在不杀他,不代表放了他,林君幽一会会和他算账。

至于周雅手里的戒指,一会要她亲自交出来。

大厅内诸人,都选择看戏,本次答谢会,都没有此时的事,让人关注。

晚,七点,正是夜市最为热闹的时候。

云上酒店门口,云锦市内最繁闹的马路之一,车流不息,人声鼎沸。

没人知道,在云上酒店内,一场风暴,正在快速上演!

七点十分,数十辆防爆车,抵达云上酒店。

几百人的特种部队,第一时间封锁酒店四周。

无关人员,全部被驱逐。

这么庞大的声势,好似剿匪一般!

一切准备就绪,一名黑色奥迪a6内,走出一名身穿天命司制服的中年男人,气势冷漠,目光如鹰,冷冽逼人。

此人身后,跟随着几十名部队人员,身高马大,冷酷不凡,武装完美,不像是逮捕一般人的行头。

过往路人,皆是好奇不已,天命司出动这么大阵仗,太少见了,云上酒店难道出什么事了?

这个夜晚,因为这些人的出现,开始走向非比寻常。

酒店大门,顿时推开,一行人,踏入其中。

“天命司办事,所有人都站好,不许乱动!”

冰冷声音传出,全厅之人均是他老实站着。

天命司乃云锦第一执法部,处理大小事情,直隶于武府,权重很高。

古兴冲、周雅,皆面露笑容,第一时间走过去。

人群中的韩程,也露出了狠辣之色,在旁人搀扶下焦急的走去,一定要把林君幽弄到监狱里去。

到时候,秋伊人一个寡妇,还不是随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君幽看了一眼中年人,不是上次见过的秦司长,而是一个未曾谋面的人。

按道理说,如果今天的局,和白家有关,而白家又和天命司串通好,领导抓他的大部队之人,应该是秦司长亲自出马。

但他本人没来,而是另外一人。

林君幽暗自猜测,这或许是一个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