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情系河东

大家都准备好之后,李纯阳对着地上说道:“陈双庆,我找到你爸妈了,他们过来看你了。”

不过李纯阳说完之后,又用灵魂对着大地这个方向说了一遍,很快一道小孩子身影出现在几个人面前。李纯阳提前给他们开了天眼,同时也给他们的拍摄设备做了加持,能够把眼前看到的东西拍下来。

小孩刚出来还有点不在状态,尤其是眼前的爸妈比他的记忆当中老了太多,不过很快就确定下来,眼前的两位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

“孩子!我的孩子……”看到陈双庆,赵月娥顿时眼泪如雨落下来向孩子扑过去,陈双庆反应过来之后也是向妈妈扑过来。

然而双臂直接穿过对方身体,去无法将对方抱住,这才想起现在特殊的局面,已经是阴阳相隔。

“爸爸妈妈,你们去了哪里?我一直都在找你们,开始我找遍了整个城市都找不到你们。除了埋在这里的叔叔、婶婶和一位老夫子之外,没有人(鬼)搭理我,他们也看不到我,跟不给我玩。”陈双庆委屈的边哭边说。

“你那天晚上没有回家,爸妈以为你被坏人给拐跑了,除了邻居帮忙在家等你回来,我们两个和你的叔伯在外面四处找你,一直找了你三年都没有找到你。开始的时候没找到你,我们就去其它城市找,直到你弟弟出世我们才停下来。”

“这些年我们一直都盼着你的消息,可是在这里一想到你的消失爸爸妈妈就会伤心,刚好你爸爸工作调动,我们就离开了这里。今天听到你的消息时,我们立刻做飞机赶了回来,就是想尽早看到你。”赵月娥说道。

“爸妈,我真的好想你们,可是我又离不开这里,太阳一出来我必须得回来,要么我就有可能再死一次。住在这里的他们几个都轮回了,就剩婶婶舍不得我一直没走,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

“婶婶,你也出来吧,我爸爸妈妈来看我了。”陈双庆说完,一道鬼影从土里出来站在了陈双庆身旁。

“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照顾我们家小庆。”两口子连忙感谢。

“不用客气,我们家战乱的时候一家人失散,后来我也就慢慢的失去了精神支柱。要么希望我们家的人出现在这里,要不就是魂飞魄散的一天。”

“你们家孩子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极力提醒你们家孩子小心,奈何我只是阴魂之身,孩子阳气重影响不到他的神魂,最终还是被倒塌的墙壁埋在了这里。可以说你们家的孩子就是我唯一的寄托,没想到他也要走了。呵呵!”

“不过这样也好,就剩我一个了也没意思,我希望到时候鬼差大人能够收留我,至少我的执念也消了,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对方说道,眼神看向陈双庆的时候确实非常亲溺,就像是看自己孩子一样。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看护,恐怕我们一家人不会有今天的见面。苍天既然让你留在这个世间,你对我们家孩子的照顾对我们家就是莫大的恩德,请收我们一拜。”说完两口子直接跪在了地上,头重重磕在地上。

李纯阳分明看到一层几乎稀薄的不可见的功德金光落在了这个鬼魂上,让他感到分外吃惊,没想到这个竟然也会降下功德。

“大师请受我们两口子一拜。”没想到突然转过身来对着李纯阳就是一拜,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感恩。

“谢谢!”陈双庆跟着跪下对着那个妇女一拜,然后转身对着李纯阳一拜。

“不必客气,快起来!”李纯阳赶紧把两站口子扶起来,他们这个岁数甚至都比自己的父母大,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人家行大礼,接着将陈双庆扶起来。

“既然你父母也都见到了,也该去轮回了。”李纯阳说道。

“嗯!确实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谢谢你!”对着李纯阳再次道谢,就在他说完的时候,李纯阳直接收回了两位警员执法录像的拍摄能力,再拍摄到的东西看起来就是黑乎乎的一片。

孩子执念已消,包括身旁的妇女也是,周围立刻阴气滚滚鬼差身影浮现出来。

“拜见神使大人!”两个鬼差立刻给李纯阳行礼。

“不用客气,带他们走吧。”李纯阳说道,两位鬼差点了一下头,铁链挥手将两个鬼魂锁住带着进了阴曹地府,两个刑警和陈双庆父母傻愣愣的看着鬼差将鬼魂带走,这才想起来是带他们去轮回。

不过想到两位阴差的相貌,灵魂都跟着吓得一哆嗦,拼命想忘掉那个影子,但根本挥不去。

“行了,今天该办的事情办完了,两位明天就可以过来发掘现场,你们也可以带孩子的尸骨去火化。这事处理完,我也就不用挂记了,要么我始终也是放不下。”李纯阳摇了摇头说道。

“哪个法师,你确定我们帽子上面的警徽能够辟邪?”邢建军问道。

“我确定。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能修行,都是靠信仰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能力。我的能力都是来自于关帝爷,你们的能力来自于百姓对你们信任,不过是通过国家的力量传达给你们。”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妖魔鬼怪,只是因为你们被国家庇护,所以你们才不会受到这些邪气的伤害。你们执法越公正,百姓对你们越信任,你们的能力就会越强。前几天我灭杀了一个厉鬼,他站在交警指挥中心半天,大门都不敢进,因为那里悬挂着警徽。”李纯阳说道。

“你是说你的力量来自于关帝爷是么?”陈双庆母亲赵月娥突然问道,毕竟刚刚了却了心愿,见到了丢失将近三十年的儿子,所以李纯阳关心的事情她特别留意在听。

“对!”李纯阳说道。

“我们河东市是关帝爷的故乡,当年动乱最早的庙被拆了之后,很多东西流落在民间,国家不再重视这个之后,当年关帝庙里的关帝爷像又被重新供奉起来,但大家为了防止再意外,只被供奉在一个小山村里。”赵月娥说道。

“这个村子在哪?方便告诉我么?”李纯阳激动的问道,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