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为爱执着

晚上十点多点刘一水先醒过来,赶紧打开了手机登录直播室,不过卧室里的灯都没有打开,就这样黑着对着床的方向。

“老铁们,今天这个环境比较特殊,这套房子的原主人是一对夫妇,男的在卧室吊扇上吊自杀,女士在卫生间管道上吊自杀。以后入住这套房子的人,虽然没有发生过任何危险,却晚上经常梦到两个人吵架,第二天都睡到了地板上。”

“虽然后来的房主把屋里家具进行了更换,依然没有摆脱这种局面,今天我们过来就是为房东解决这个问题。进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这两个鬼魂,不过我没敢拍下来,担心各位无法接受。”刘一水说道。

这些粉丝感觉自己的胆量受到了挑衅,立刻屏幕被弹幕覆盖“发出来……”

“发出来……”

“好吧!希望你们不要做噩梦。”说完刘一水把天眼施加在手机摄像头上,同时将手机的位置开始上扬。

粉丝们屏住呼吸开始期待眼前出现刺激的画面,一双苍白的脚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脚尖绷的很直。接着灰色的睡裤出现在视线当中,到腰上的时候看到了那双苍白的手。

手指微微弯曲,血管整个暴出来,似乎挣扎了很久最终才舒张开。在往上逐渐看到了人的脸部和表情。套着脖子的绳子已经勒进肉里,血滴落到胸口的睡衣上,双眼瞪得很大几乎凸出眼眶。

“直播你赢了,赶紧换个方向。”

很快就有人投降,接着都是“换个方向。”

刘一水偷着笑了笑,将镜头对准屋里的床上,此时李纯阳还在睡觉。过了十一点之后,两个鬼魂渐渐从吊死的绳索里面脱离出来。男的坐在了床上茫然的看着门口,女主人从卫生间出来进入卧室。

两人的相貌已经恢复到死前的状态,看起来非常般配的一对,没想到竟然都选择了自杀,实在是有人让人惋惜。

很快两个人因为生活中的琐事吵起来,而且两个人分毫不让越吵越激烈。

“你怎么不去死?”女主人终于爆发,把最大的愤恨说出来,而且转身到卫生间去哭,哪怕对方有一丝一毫的让步,自己也不至于这么委屈。

让她想不到的是,在她离开房间的那一刻男主人说道:“死就死吧,反正是没办法过了!”说完直接躺在了床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屋顶,似乎已经失去了继续生活的勇气。

“各位老铁,生活中两口子要是能够各自退让一步,或许我们可以过的更美好。可惜我和大师都没办法挽回,只希望还有挽回的余地,让他们两口子进入轮回。”刘一水简单小声说了两句。

“法师在干嘛?”

“对!法师在干嘛?还在睡觉么?”

一堆弹幕开始刷屏。

“我还真不知道大师的想法,不过大师绝对醒着,刚才我看到他动了。不过我感觉对方应该是这个时候有点想不开上的吊。”刘一水小声说了一句。

话刚刚说完就看到男主从床上坐起来,从床头柜里翻出来一条绳子,拿出凳子站到原来吊扇下面,用手一扔缠在了吊扇的电机上。

“他这是在干嘛?”有粉丝突然问道。

“屋子里的布局已经变了,原来的吊扇已经拆除,不过应该是重复他死亡过程,这人实在吊扇上吊死的。”刘一水说道。

九百万粉丝几乎时刻都有人发感叹。

此时男主人已经把绳子搭好,似乎再给大家演示死亡的过程。

“不要啊……”

“不要啊……”

好多粉丝都在祈祷,但人死不能复生,大家的祈祷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卧室的反而此时打开了,女主人最终选择了让步,可是看到的却是自己老公的身体在吊扇下面不停的摇晃——人已经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女主人哭的撕心裂肺,跪在地上对着吊在上面的老公大声哭嚎。

“我希望在场的各位都有一个和睦的家庭,或许在你生气离开的时候,你的爱人已经为你转身。不要再伤害自己,也不要再伤害自己的家人。”刘一水有点痛心的说道。

女主人刚开始哭的撕心裂肺,尽管和老公吵架吵得不可开交,发现老公自杀后非常悔恨自己,为什么说出那样恶毒的话,或许自己不那么说就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此时他老公的阴魂已经脱离了身体,看到老婆哭的如此伤心,顿时傻了!再看看上面自己的身体却又无能为力,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去看一眼妻子,如果自己多一点点关心和让步,恐怕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就在男主人的阴魂蹲在哭泣的妻子身边,却又没办法去解释和安慰的时候,他妻子突然站起来直奔刚才哭泣的卫生间。

她老公一看妻子冲出去,赶紧追了出去,生怕对方做傻事,可自己是阴魂,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对方做任何事情。

然而四处看了一眼没有找到需要的东西,转身回到客厅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捆电线来,拎着电线直奔卫生间。

“老婆!千万别做傻事啊!千万别做傻事啊!”阴魂用尽全力对着妻子叫喊,然而阴阳相隔的两个人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她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完了,太不幸了!”

“完了,太不幸了!”

粉丝们不由得感叹,太让人感到伤心,甚至痛心。

“老公!我知道我错了,既然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我也去你的世界陪你!都是我的错,我希望你能够等等我!”自己一边哭一边说,拿起电线穿过卫生间上面的管道,担心自己会将电线扯开,又绕了一圈才用手拧成死扣。

“老公!等等我,我来陪你了!”女主人说完之后爬到马桶出水池上,将头钻进了自己挽好的套子,脚往前一伸离开了对身体唯一的支撑物——马桶储水箱。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粉丝们的弹幕再次刷起来,似乎忘了今晚关注的重点,睡床上的人是怎么到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