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噩梦

因为和我那天打败的野火猪相比,不管是赤蛇的火焰温度还是赤蛇的鳞甲温度都比不上野火猪。

而这样的赤蛇居然算是甲级。

在收获兽元之后,我们两个继续往前走。

江晨控制水元,让附着在赤蛇表面的水密度变大,从而压制住了赤蛇。

虽然我们两个压制住了它,不过在刚刚我和它对视时又产生了幻觉,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吗?

“林哥,话说你是怎么摆脱掉赤蛇的幻术的?”我俩正在一颗大树的树枝上面观察地形,江晨突然问我。

“摆脱赤蛇的幻术?”

“对,刚刚赤蛇没有发起进攻就是在施展它的幻术。”

听到江晨这样说我反映过来,原来刚刚的那个画面并不是我产生了幻觉,而是进入了赤蛇的幻术之中。

我摇摇头,转身过去问江晨,“那你是怎么摆脱的呢?”

“我没有受到影响。”

江晨耸了耸肩。

“没有受到影响?”

“这是我水元的特殊的能力之一,叫‘心静如水’,除非是比我高出两个层级的幻术,要不然不会影响我的。得亏这次碰到的甲级刚好被我克制,如果是和其他的甲级野兽,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就很棘手了。”

说完江晨又转头看向我说,“林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用什么方法躲过的呢。”

“老实说其实我中招了,不过时间很短。”

“林哥中招了?那你怎么这么快又恢复的?”

他一脸疑惑,“可能你的水雾影响了赤蛇的施展。”

他听到我这样说点点头。刚刚刚我确实是中招了,但是为什么我这么快就脱离了幻术,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就这样我们一路前行着,不过说来也怪,自从遇到了这只甲级赤蛇之后我们后续的路上便也没有再碰到别的乙级以上的野兽,偶尔也会碰见其他选手,路上也看到不通天的蓝色光芒,这就意味着有不少的人被淘汰,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我们找个一个山洞住下,晚餐是我们刚刚捕获的野火猪。

和之前我和爸爸在山上碰见的小野火猪是一样的,在这里,这算乙级。

洞外面是一面水墙,是江晨用他的能力制造出来的。

“野火猪的味道,还是很棒啊。”

江晨大口大口吃着烤熟的野火猪的肉,火是我们在捕获野火猪的时候野火猪留下的。

这只猪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火烤熟。

一天下来,我也摸清楚了这些划分等级的规则。

在幻境之内,野兽被分为以下等级。

普通的攻击性强的野兽,是最低级。

稍微高一层次就是野兽某部位非常突出被评为丙级;拥有某一能力的野兽则是乙级,野火猪顾名思义,会是用火元外加坚硬的獠牙,被称为乙级完全没问题;而我们遇到的赤蛇,拥有多种能力战斗力强的被称为甲级;而子级,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据说只要在幻境中碰到子级存活下来的则能直接进入平曼学府不用参加后面的比试,而能在幻境中击杀子级的,则能够直接进入平曼学府内阁,据说百年来,只有一人在幻境中击杀过子级。

所以之前的评定标准非常的公平,因为不管有没有元力,只要能力足够达到了标准,就可以被平曼学府所接纳。

吃饱喝足的我们两个,我们总结出今天的战果,我手中有8只丙级,2只乙级;江晨则是有一只甲级,3只乙级,4只丙级。

江晨的水之力毫无疑问处理甲级以下的野兽没有问题。而我则是很是疲劳,因为我没有使用能力,捕捉到的野兽全部都是靠我爸教我的打猎技巧。

找到位置睡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我跪拜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面前,大殿之上有一个身穿官服的人在说着话,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清,我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扫视周围,看见另一个人和我跪拜在一起。

而后一阵模糊之中,我走出大厅,我旁边的人跟我一起出来,但是我看不清他的脸。

来到一大片由星星组成的图像前方,我伸手摸去,触碰到前方的星星我身体突然前倾,四周变成一片黑暗。

一样的感觉,和我上次晕倒后感觉一模一样。

面前,是一只巨大的蟒蛇,眼睛散发着红光,张开大嘴露出两颗巨大的獠牙。

这不是赤蛇吗!我内心大喊不好,白天能够制服赤蛇全靠江晨,虽说赤蛇比不上我碰到的巨型的野火猪,我也靠我自己降服了野火猪。

但是我不能肯定我现在能够找到那时候面对野火猪的状态。

我想试试,但是我发现我的身体动不了。

猛地赤蛇扑了过来,我全身汗毛立起,衣服被冷汗浸湿。

为什么,我白天遇见赤蛇都没有这种感觉!

眼看赤蛇就要咬到我。

突然,赤蛇张着嘴停在空中,随后赤蛇的身体开始像灰尘一样被吹散,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赤蛇消失后,我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赤蛇消失后,眼前出现了另外两个巨大的蛇的眼睛,离我不足十米!

这两只眼珠我从来没有见过,上次晕倒见到的眼珠是青色,而这个是红色!鲜红的眼神,像要滴出血来。

面前的眼珠让我无比恐惧,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窸窣声,我转头看去,另外一对眼珠,这是我上次看到的眼珠!这时我的身体才冷静下来。

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后,一切都消失了,我周围又是无尽的黑暗。

“青。。。罗”

黑暗中隐隐约约我听到这两个字,我想前跑去,想找寻声音的源头,走到一半,我的身体又开始向下落去。

我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但是这时,一只手抓住了我,我被动的被往上拉,我的眼前开始出现了光芒。

“林哥醒醒”我听到了江晨的声音,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头好疼,我坐起身来揉了揉头,看向周围。

原来这一切,又是都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