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对峙

即使喜欢此刻的氛围,但风星月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她快步上前将打得正起兴的两人拉开,娇嗔着催促道:“好啦!你看你们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快点收拾一下,长老和家主现在正在议事殿中,等着要见陈阳呢!”

陈阳与风如烈两人只好罢手,不过看向对方的眼神依然充满了不善,简单收拾一番,整理好衣服上的折痕,陈阳与风如烈便随着风星月向议事殿走去。

三人在路上走着,风星月面带严肃,语气凝重地说道:“陈阳,这次议事的母目的你应该猜的出来,原本凭你的天赋,进我风家并得到重点培养应该是板上钉钉的,可你毕竟还不是风家人,但是你却杀了风韩,所以族长与长老们正在商议如何处置你。”

风如烈听后脸色大变,瞬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般来说,只有那些私密且关乎家族的大事,族长与长老们才有可能齐聚共商,可是这次为了陈阳却如此大动干戈。

虽然陈阳天赋异禀,但如今只有引灵境九重的弱小实力,风如烈想到了一种可能,处理风韩之事只是一根引线,真相应该藏在更深处。

与风如烈的态度截然不同,陈阳的脸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仿佛对此事的并不上心,

他快步来到风星月身旁,嬉皮笑脸地说道:“怕什么?我不是还有星月姐嘛,到时候星月姐往我身后一站,就算家主与长老骂我,我也敢怼回去。”

“噗嗤”

风星月直接就被逗乐了,秋水潋滟的凤眸白了陈阳一眼,娇嗔道:“瞎说什么呢?人家哪有那么大能耐。”

风如烈看着笑魇如花的姐姐,心里顿时就不爽了,快速伸手将自己的姐姐拉到一旁,一手指着陈阳对风星月说道:“姐,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别看他老实巴交,人畜无害的,心比谁都黑呢!”

陈阳一听顿时就不满了,开口就是激烈反怼:“就你也好意思说我,星月姐,你别听他的,我这人可好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小弟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办到!”说着还拍着胸膛保证,为了表决自己的决心,那力度将胸口拍得崩崩响。

风星月眼中含着笑意,温柔地道:“好!以后有需要,姐姐一定会去找陈阳弟弟帮忙的。”

三人仿佛都忘记了之前的烦恼,一路上欢声笑语,打闹不断,不知不觉中便来到议事殿前。

看着面前古朴又庄严的巍峨大殿,陈阳三人不由自主地受到了感染,均是收起了笑颜,纷纷露出了庄重的神色。

走入殿堂,此时高堂之上正坐着一众风家高层,每个人均是散发着强大到令人心颤的气势,想必修为个个惊天,而其中最可怕便是落座于正中间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四平八稳地端坐在席上,面带微笑,亲近又不失威严,陈阳一进门就被中年男子的气质吸引,看到他的第一眼,陈阳只感觉自己仿若在凝视深渊,又像是在眺望大海,永远望不到尽头。

被在众多气势所笼罩,陈阳心中顿生可望而不可及的渺小感。

不过陈阳也并非常人,十年的废物时光早已将他的心智磨砺得非常坚韧,呼吸之间便将心中杂念通通清除,当陈阳再次望向中年男子,眼神中只有一片古井无波的平静,丝毫没有被其摄人的气势所乱。

也因此,陈阳终于可以仔细打量眼前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眉宇间与风如烈神似,略微回想来时风如烈姐弟所说,陈阳了然,中年男子就是风如烈两姐弟的生父,风家家主风如海。

亲眼见证陈阳的一系列变化,风如海与众长老面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意外,要知道如今的局面可是他们一众高层刻意为之的。

基于陈阳刚到风家就杀了风家一名弟子,虽然事出有因,但陈阳还是给风如海与众长老留下为人狂傲的印象,如今做出如此局面,目的便是给陈阳一个下马威,以方便达成之后想要的结果,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陈阳的心性竟然如此坚韧,这着实让他们感到意外。

风如海等人也是人老成精,虽然意外,但是面上却无丝毫波动,互相交换眼神,随后依旧是面色肃穆地正襟危坐,所有人都没有开口,周身气势却悄然拔高,他们想看看陈阳的心性如何,这关系到他们之后对他的重视程度。

一时间,宽广的殿堂内陷入了漫长的、死寂的沉默,其中的气氛给人的感觉十分压抑,心智不坚者置于其中绝对坚持不出几秒。

陈阳与风如海等人心照不宣,互相以凝重的眼神对望,一方压制,一方抵挡,就这样开始了无声的抗衡,双方皆是心如明镜,这是他们第一轮的交锋,谁先支撑不住,谁就在之后失去话语主动权。

风如烈与风星月也是心智超绝,第一时间便看出了端倪,两人交换眼神,随后悄声退至角落,生怕发出一点声音从而影响局势,这是陈阳必须独自面对的考验,任何的帮助都会将局势往糟糕的方向发展。

一刻钟…

两刻钟…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

时间在压抑中流逝,风如烈看了看殿外昏暗的天色,心里不免有些焦急,都已经这么久了还僵持着,不会要站到明天吧。

似乎是看出了风如烈的焦躁,风星月严厉地看了风如烈一眼,眼中充满着警告,风如烈这才悻悻地收敛心神,又重新安静地等待着。

只不过风如烈没看到的是,当风星月重新望向对峙的双方时,明丽的双眸中也是掠过丝丝担忧。

虽然只是今天才见到陈阳,对陈阳的了解也是通过风如烈的口头描述,但是谁叫他是自己的弟弟的好朋友呢,爱屋及乌之下,风星月自然就对陈阳上了心。

再者,陈阳天赋异禀,如果能加入风家,对风家也是大有好处,不管是出于亲情还是家族,风星月自然是希望他能通过考验。

又过去许久,就在姐弟两心中都焦急不安之时,风如海终于开口了:“小友好心性啊,如此心性将来必成大器。”脸上依然挂着亲切不失威严的笑容,声音与风如烈一样带着些许沙哑,可是听起来非但不觉得刺耳,反而自带一种磁性,让人舒适。

陈阳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扫而空,心里终于沉沉地松了一口气,眼神也由开始的凝重变成了恭敬,谦虚地说道:“不敢不敢,前辈抬爱了,小的如今实力低微,不过引灵境九重,还配不上前辈如此夸赞。”

此时,陈阳才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淋湿,虽然表面上一副淡然轻松的样子,事实上,这段时间他坚持的并不轻松,那种无时无刻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强大威压差点让他崩溃,实在是太煎熬了。

可是陈阳却硬生生挺了过来,因为他清楚,想要加入风云宗,想要回陈家复仇,加入风家是目前最快的捷径,这一关他必须抗过去。

待陈阳说完,坐席上的一位长老开口了,他不屑地看着陈阳,阴阳怪气地嘲讽道:“你的确担不起家主的夸赞,本来凭你那还过得去的资质,即使你实力低微,批准你加入风家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小子太猖狂了,未入我风家便暗地杀死我风家子弟,那如果让你加入了,其他子弟的性命恐怕都不保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