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逃亡

城外草原。

陈阳放眼望去,隐约可以看见森林远处的浓浓黑雾。

那里,就是他的救赎之地!

“兮魔,答应的事我们已经办到了,该你履行承诺了。”韩蛮大喊,眼中满是急切。

陈阳转身面向人群,嘴角一掀:“别急啊,马上就给你。”

伸手接过残破书册,将其放入储物戒指,陈阳抬手,在众人惊怒的目光下,猛地向远方丢去。

“哈哈,自己去抢吧,小爷先走一步。”陈阳张狂大笑,带着姐弟二人疯狂向森林中跑去。

“混蛋。”江辰大骂,就知道这卑鄙小人不安好心,虽然愤怒,但他还是迅速做出决断:“江燕叔叔,江离叔叔,你们两人去追兮魔,其他人随我来抢夺戒指。”

同一时间,韩蛮等人也是迅速做出类似判断,各势力分成两股,分别向两个方向追去。

森林中的一处。

风如烈眼带泪花地看着陈阳与风星月,想哭,但却生生咽下,他要当男子汉,他一定不能哭。

“活着回来!”

说完,风如烈随着族中强者消失在树林间。

风星月同样是不舍地望着风如烈离去的背影,声音微微哽咽。

陈阳突然说道:“其实,你可以随着他们而去的。”

拍了拍脸颊,风星月嫣然一笑:“那么你就不会认可我风家了,你现在是我风家的,以后也跑不了。”

陈阳心中暖暖的,笑道:“嗯,今天是,以后也是。”

这时,后方传来清晰的踩踏声,并且迅速接近。

两人眼神骤然冷冽,对望一眼,随后消失在幽暗的丛林间。

追兵赶到,一名中年男子查看地面的痕迹,判断道:“他们分两路走了,离兄,我们分兵追击。”

江离点头,转眼间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中年男子也是向着另一方向追去。

丛林间,风星月背着陈阳飞速奔逃,在他们身后,两名衣着华贵的老者杀气腾腾地紧追不舍。

一名老者被生双翼,手成利爪,鼻尖鹰勾状,最诡异的却是他的眼瞳,竟然是红色的,闪烁着妖异的光辉。

振翅挥动,老者眨眼间飞出数十米开外,手中不时地有火球朝陈阳二人爆裂而去,逼得风星月左闪右躲,好不狼狈。

另一老者脚踩双轮,速度比之前者丝毫不逊,心念一动,一根根突刺猛然从地面冲出,狠狠向两人刺去。

“兮魔,放弃吧,即便有一名半步灵府境强者帮你又能怎样?我与江燕兄可是真正的灵府境。”双翼老者张狂大笑。

“韩宁兄,别跟他们废话了,将他们抓起来抢得功法才是正事。”江燕劝阻道。

灵元境之上便是灵府境,灵府境凝聚灵府,破坏力与持久力大幅度提升,拥有开山之力。

而半步灵府境便是超越灵元境却未凝聚灵府的阶段,虽然与灵府境只有半步之差,但差距犹如鸿沟,难以跨越。

“星月姐,一直往前。”嗅着诱人的体香,陈阳脸色微微红润,即便身处险境,心中还是有些痒痒,没办法,实在是风星月的诱惑力太强了。特别是此时还伏在她的背上。

原本两人是并肩逃跑的,可陈阳与风星月的修为差距太大了,速度完全就是拖累,因此,迫于无奈下,风星月只好背着陈阳一路狂奔。

耳边不断吹来的热气,身体之间的摩擦,风星月心中涌起阵阵羞涩,娇躯也有些发热,还是少女的她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

稳住心神,风星月声色凝重:“确定吗?”

“相信我。”陈阳一脸自信,善恶真身的探知绝对不会有错。

“好,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次了。”风星月不在废话,脚踩玄妙步法,身如雨燕,顷刻间便奔出数十米远。

很早之前,陈阳二人在逃亡途中,无意间看到了一堆妖兽粪便,很快,风星月便分析出了这是什么妖兽。

绿麟虎,幼年期便拥有灵元境的实力,成年更是能成长为媲美灵府境武者的地级妖兽。

根据陈阳的指示,风星月盯着不远处漆黑的洞穴,绿麟虎就在其中休息。

这时,江离突然暴喝:“火灵爆。”紧接着,一团红如血的火焰弹如流星陨落,带着刺耳的声波,直奔陈阳后心。

与此同时,韩宁双手捏印,四周碎石汇聚于顶,一根巨大的石矛赫然出现,遮天蔽日地向两人刺去。

风星月身形一转,一轮浩瀚皎洁的明月缓缓浮现,气温逐渐下降,四周的草木也是结出了冰花。

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风星月目光冰寒,红唇轻启,清冷地声音仿佛能将人生生冻结,就像一名月光女神,清冷且不食人间烟火。

“月寒霜!”

明月光芒大放,一道森白的光线划破长空,周围一切在它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

交锋中心,恐怖的灵气风暴席卷周围的一切,风暴过后,满目疮痍。

“噗”

风星月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在狂暴的冲击下,抱着陈阳倒飞落入了洞穴之中。

江离来到洞前,忍不住哈哈大笑:“看你们这次往哪逃,韩兄,我们现在便进去将他们拿下。”说完,一马当先走了进去。

黑暗中,陈阳抱着风星月缓慢前行,不久,四周豁然开朗,场中央,一只体格硕大的绿麟虎正盘卧在地,安详地沉睡。

在甬道附近寻找了一处隐蔽,陈阳缓缓坐下,轻柔地将风星月抱在怀中,通过探知,陈阳清楚地瞧见了风星月的情况,面色苍白,脸颊浮现着一圈圈不健康的红晕,娇嫩的红唇浸染着点点鲜血,平添一抹妖艳。

凑近风星月娇嫩的耳边,陈阳低声责怪:“勾引而已,干嘛那么拼命啊,差点把自己搭进去了。”

风星月挤出一抹笑容,轻声说道:“不真一点,被发现了怎么办?我先恢复伤势,你探查周围情况,时机到了叫我一声。”说完,风星月头脑一歪,就这么直挺挺地靠在陈阳怀中。

你这不是折磨人吗?陈阳暗骂,心中一横,既然你一个女孩子家啦都不避讳,那也别怪我了。

想什么呢?陈阳用力晃了晃脑袋,再次将注意力放在探知上,等待着江离两人的出现。

不一会儿,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立马引起了陈阳的注意,两名苍老的身影很快出现。

轻轻将风星月唤醒,两人屏住呼吸,身体紧绷,等待着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