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望月天崖

当一切散去,战斗中心出现了一个百米大坑,其中依然徘徊有恐怖灵元杀伐,久久未曾散去。

边缘,韩宁单膝跪地,身上石甲残破,暴露处道道血痕遍布,犹如被人凌迟了一遍。

绿麟虎也不好受,健壮的四肢没入大地,身躯残破不堪,哀嚎不断。

陈阳二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悠然从草丛走出,这残破的战局,该收网了!

韩宁大惊,暗呼糟糕,打得太凶忘记他们两个了,如今自己实力十不存一,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呀。

韩宁心里暗暗着急,却听陈阳啧啧嘲讽:“哟,这不是将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韩宁长老吗?现在怎么成这样了呀?好可怜哦!”

韩宁气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如今自己身受重伤,连一个灵元境不到的渣渣也敢对我冷嘲热讽。

阴沉着脸,韩宁冷声道:“别得意,我的同伴很快就来,到时定要你们死无全尸。”

“星月姐,我好怕怕呀,您要保护我啊!”陈阳一脸惊恐,身体慌忙朝风星月靠拢,仿佛真被吓到了。

风星月从容地避开,根本不给陈阳半点靠近的机会,通过这几天的经历,她也算看明白了,这家伙人是不错,但手脚绝对不干净。

“退后,战斗会误伤你。”时间紧迫,风星月也不废话,明月武魂璀璨夺目,宛如月光女神,有如水的温柔。

韩宁见状,眼中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咬牙强撑站起,狞声怒吼:“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那么好过。”

嗤。

一声轻响,韩宁浑身燃烧气火红的的火焰,原本萎靡的气势陡然暴涨,逆冲云霄,很快便重回巅峰状态。

“燃烧精血?够狠,不过你依然要死,万千月芒!”

风星月一声娇喝,原本温柔如水的月光突然绽放万千月辉,如蚕丝剥茧般脱离月亮,轻轻地飘向韩宁。

面对如此温柔地攻击,韩宁的神色却是大变,他清晰感觉到这招式中蕴含的大恐怖,他绝对接不下来。

韩宁想躲,可是已经太晚了,月芒封锁了他每一处角落,他就像蚕茧里的弱蚕,想出去却打不破这牢笼。

“不,不要,我不想死。”

韩宁惊恐满面,如疯子一般左冲右突,却徒劳无功,最终被温柔的月光完全笼罩。

风星月面色清冷,也不看结果,转身向绿麟虎走去,月芒缓缓消散,仿佛从未来过,随之而去的,还有韩宁的身影。

恐怖。陈阳发自内心地感叹,那可是用燃烧精血恢复巅峰的灵府境啊,竟然被一招绞杀于无形,确实有点惊悚。

星月姐真彪悍,看来以后得小心点了!

不一会儿,风星月便将绿麟虎解决了,握着如绿宝石的妖核轻盈地走来,当着陈阳的面,翻手将妖核收入戒指。

“这妖核我的,你没意见吧?”瞥了眼陈阳,风星月淡淡地说道。

“星月姐,你这就生分了,这妖核就算我拿到了,我也会给您的呀。”陈阳满脸堆笑,讨好地说道。

“算你识相。”风星月满意地点了点头。

突然,陈阳猛地抓住风星月的纤手,迅速钻入树林子,消失不见。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一群武者紧随而至。

“该死的,让他们跑了。”韩蛮仰天怒吼,声音中满是不甘。

一众武者的脸上挂满阴沉,之前为了储物戒指打生打死,结果抢到一看,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金刚道功法,而是一本少儿不宜的黄书,最可恶的是,那书的封面竟然写着—不用谢我,这是应该的!

这绝对是奇耻大辱,众强者竟然为了一本黄书打生打死,这要是传出去,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抬头做人。

此时的众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兮魔揪出来,扒皮抽筋。

金刚道,那是什么鬼东西?见鬼去吧!

搜寻者蛛丝马迹,众人很快确定了陈阳的位置,纷纷以自己全力的速度追杀而去。

“兮魔就在前面,冲啊,一定要杀了他。”

“敢耍我们?这次一定要将他剥皮抽筋。”

“剥皮抽筋算什么,我要让他尝遍世间一切酷刑。”

每个人眼中带着火热的杀意,誓要将兮魔斩于刀下,生不如死。

四周景象飞速后退,陈阳安静地伏在娇躯上,闻着诱人的体香,时不时地为风星月指名前进方向。

“陈阳,你真是享受啊。”风星月俏脸通红,咬牙切齿,这家伙哪里是在逃亡,简直就是来度假的,更可恶的是,这一路上,他竟然有意无意间占自己便宜。

“我们还是直接入天落涯吧,这样的逃亡不适合我们。”风星月咬牙提议道。

当时怎么就听信这家伙的鬼话,这些天虽然杀了许多敌人,其中不乏灵府境强者,但她为什么就开心不起来呢,此时,风星月觉得,天落涯也没什么不好的。

至少,能让这家伙从自己背上下来!

“星月姐,坚持住啊,再坑杀一些人不好吗?”陈阳立马反驳,想这么快结束自己这美妙的逃亡,做梦!

风星月哪里不知道自己这弟弟在想什么,心中微微羞怒,可考虑到自身情况已经坚持不了了,还是凝重地重申道:“陈阳,我体内灵元快耗尽了,必须得进去了,不然我们真的得死。”

尽管这样的逃亡不停地被陈阳占便宜,可毕竟这么多天了,风星月就算心中羞涩,但也习惯了,最后也不怎么在意了,她风星月的思想没那么传统。

多杀一人,风家的敌人就会少一个,如果情况允许,她不介意继续这样的杀人逃亡,可是此刻,她的灵元真的要耗尽了。

陈阳也不开玩笑了,脸色逐渐严肃,询问道:“星月姐,你如今的状态,够不够再出手一次?”

风星月思量一会儿,答道:“如果全力出手,可以坚持半个时辰。”

陈阳思考许久,道:“够了,星月姐,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成功,那么这些人起码死一半,但我们也有生命危险。”

风星月毫不犹豫地说道:“去哪?”

这些天的相处,风星月对陈阳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如果不是陈阳的算计,单凭她一人根本不可能在重重包围中左冲右突,杀敌无数,如入无人之境。

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些天,风星月感叹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望月天崖,这回我们搞一波大的。”说话间,陈阳眼中满是兴奋与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