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无面 深渊

“星月姐,我没事。”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入风星月耳中,森白的骨掌轻轻地拍着风星月的美背。

“你还说你没事,你看看自己长什么样。”风星月拿出一面镜子。

陈阳看着镜子里如厉鬼的模样,眼中鬼火剧烈跳动,笑着说道:“星月姐,我真没事,这种状态很快就要退散了,所以…”

说到这,陈阳轻轻地推开风星月,来到兀自惨叫打滚的武者,森然道:“死!”

话音刚落,武者突然静止,紧接着,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破肚而出。

恶鬼无面,无皮,血红色的血肉组织暴露在外,及其瘆人,看着下方的众人,恶鬼面部突然对半开,露出满是狰狞獠牙的血盆大口。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啊,竟然直接从人肚子里蹦出来。”

“好可怕,我们还是跑吧。”

说话间,众人面带惊惧地飞速后退。

“吃了他们。”陈阳下令,恶鬼兴奋咆哮,声音犹如婴儿啼哭,四肢迈动,嗜血地向众人扑去。

“陈阳,这是什么东西啊,好恶心。”风星月面露嫌恶,感觉胃里有东西在翻滚。

“呵呵,杀人的东西。”陈阳森森直笑,配合上刺耳的磨牙音,及其恐怖。

“这鬼东西怎么跑的这么快啊。”有人惊慌。

“这么多人怕这么个鬼东西不嫌丢人吗?一起上,砍死他。”有武者恶狠狠地说道,提到向恶鬼冲去,他就不信了,这么多人还怕什么鬼物。

“就是,怕个鬼啊,杀呀!”

有人带头就肯定有人跟风,众人双目赤红,手持兵器,恐怖的灵元能量向恶鬼倾泄而去。

恶鬼悍不畏死,一头扎进灵元能量之中,紧接着,恐怖的一幕出现,狂暴灵元能量竟然不停地被恶鬼吞噬,恶鬼身上的气息不断暴涨,竟然一路飙升至灵府境。

众人面色震撼,没想到这恶鬼竟然以灵元为食,自己的攻击就是给它送食物,这怎么打呀!

但之后的画面让众人松了一口气,恶鬼疯狂吞噬下,体格也不断膨胀,最终因撑不住而爆体身亡。

原来它们吃灵元是有限度的,不然真的是无敌了。

“兮魔,你们还有什么花招,赶紧使出来吧,别在派这种吓唬人的玩意儿了。”韩蛮肆意大笑,话语间尽是嘲讽。

“呵呵,吓唬人的东西,既然如此,那就吓死你们吧。”

陈阳双手平举,眼眶中的鬼火剧烈跳动,一股股阴风围绕着陈阳盘旋不息,天上的明月也因为害怕而躲进了云层。

突然,一道道婴儿的啼哭声刺破天际,无尽深渊中突然冲出密密麻麻的无面恶鬼,犹如过境蝗虫,张牙舞爪地向众人呼啸而去。

“什么,这么多?”众人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带着浓浓的惊恐。

来不及多想,每位武者均是拿起武器,对着来势汹汹的无面恶鬼发动最猛烈的攻击。

“好好享受吧,哈哈…”

陈阳走上前,搂住风星月的纤腰,纵身一跃,消失在了深渊之中,只留刺耳的大笑在天空中回荡。

无尽深渊,惊呼声此起彼伏。

耳边阴风呼啸,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极速坠落,女子白衣出尘,貌美如画,男子也恢复了他原本的模样,英俊帅气。

“陈阳,刚才明明局势大好,我们干嘛不回走啊,还直接跳下来。”搂着陈阳宽实的虎腰,风星月美眸一闪一闪地看着陈阳,疑惑问道。

“好个鬼啊,那些无面恶鬼别看数量多,还能吞噬灵元,但是它们本身脆的要死,连引灵境都能一砍就死的那种,根本没啥用。”陈阳环着风星月柔软的腰肢,鼻尖缠绕着诱人的体香,撇了撇嘴。

“呃,那你还说能起码让这些人死一半,骗我啊?”风星月美眸怒瞪,一脸不满,自己拼死拼活放了那么久,就为了这些渣渣,越想越来气。

“星月姐,我哪敢骗你啊,虽然那些鬼东西一碰就碎,但他们不知道啊,因为害怕,肯定会不断用灵元攻击。”陈阳赶忙赔笑。

顿了顿,陈阳阴险地笑道:“只要吃了灵元,那么无面恶鬼就能使用灵元了呀,搞不好把他们团灭都有可能。”

“可是,我们可以跑啊,为什么一定要跳下来。”风星月还是不理解。

“我的变身时间没了啊,没有那恶魔形态震慑,那些鬼东西一定会攻击我们的,不跳的话,死人里面一定有我们。”陈阳解释道。

“那这里…”风星月害怕地打量着四周,紧紧地箍着陈阳。

“别怕,那些鬼东西我都召唤出去了,这里啥都没有。”陈阳轻柔地拍着风星月的美背,温言温语地安慰道。

听见陈阳如此说,风星月微微平复了心情,但还是有些害怕,双手死死地抱着陈阳,仿佛这样她才能感到安心。

陈阳暗暗发笑,果然,不管多么坚强的女子,面对这种情况都有着来自天性上的恐惧。

“陈阳,你说,我们会死吗?”风星月轻声呢喃,看着依然望不到尽头的黑暗深渊,不知为何,心异常的平静。

“谁知道呢,不过,星月姐放心,要死也是弟弟死在姐姐前面。”陈阳开着玩笑,说实话,他也没底,只是心里的呼唤告诉他没有事,可是,这确定不会摔死吗?

“说什么呢?那么不吉利。”风星月白了陈阳一眼,闭目靠在陈阳怀中,平静地说道:“你这臭小子真会哄女孩子,虽然我风星月不需要别人哄,不过,有个男人靠着,感觉挺好的。”

陈阳心头有股热血上涌,笑着道:“星月姐,我可以当做你在跟我表白吗?”

“嗯,你可以这么觉得,如果姐姐活着出去,并且哪天想要男人了,你别给我跑了,记住了?”风星月一点也不怯场,也是开起了玩笑,自己这个弟弟真有意思,比风如烈那傻小子好玩多了,跟他说话,真的感觉很轻松。

“好,只要星月姐愿意,弟弟一定娶你。”陈阳看着下方,依稀可以看到黑色的大地,轻声道:“星月姐,我们到了。”

就在此时,陈阳眉心处突然爆发道道炫丽的光辉,在两人吃惊的目光下,光辉凝成光线,光线相互交融,渐渐将二人包裹在内,在光球的帮助下,二人下降速度骤减,最后安稳地落在地面上。

“陈阳弟弟,你瞒得姐姐好苦啊。”风星月笑似非笑地看着陈阳。

陈阳此时也很懵,我滴个乖乖,自己啥时候有这功能了?

挠了挠头,陈阳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能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