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亡灵骑士与绝世剑圣

“小心”

陈阳提前感知到了危机,连忙大喊。

“广寒宫阙”

风星月心念一动,神魂中神力喷薄而出,一座广寒宫阙瞬间出现,将二人锁在其中。

“噗”

风星月受创暴退,鲜血从七窍渗出,广寒宫阙剧烈颤抖,表面竟然出现了淡淡裂纹。

陈阳将风星月护在身后,锐利地目光望向迷雾深处,眼中有着熊熊怒火。

“踏踏踏”

一串稀碎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四周的骷髅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匍匐在地,像是恭迎他们的王。

场面十分压抑,在二人的注视下,一名骑着战马,手持战剑的亡灵骑士缓缓出现。

战马头生双脚,眼眶中燃着幽冷的鬼火,背披黑色战甲,脚踏青冥魔焰,踱步间毛发飘扬,死亡中带着神俊。

亡灵骑士四平八稳地端坐其上,头带威严王冠,瞳生金火,霸道的魔铠燃烧着幽蓝的火焰,臂甲与腰带附着狰狞的骷髅头,宽厚的手掌紧握五尺战剑,剑身雕刻着精致的道纹,惨白的火焰收缩吞吐。

金色瞳火扫视下,霸道的威压让陈阳与风星月感到极致的窒息,阴森威严的气质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想要顶礼膜拜,尊他为王。

陈阳脸色充血,身躯异常沉重,仿佛有座山岳在头顶镇压着他,双膝缓缓微曲,随时都有可能跪下。

“喂,出来帮忙啊,你再不来我就玩完了。”陈阳在脑海中疯狂呐喊,可是这次他失败了,声音宛若泥牛入海,毫无声息。

陈阳彻底绝望了,没想到这家伙连神秘人也惧怕得不敢露头。

“跪下”

阴冷的声音从亡灵骑士的嘴边传出,带着无边的威严,顿时间,二人压力陡增,关节骨骼咯咯作响,钻心的刺痛不停地侵蚀着脆弱的神经。

不能跪,死也不能跪。陈阳咬紧牙关,因为太过用力,牙龈处更是有着鲜血滚滚流淌。

就算死,他也不允许放弃属于自己的尊严!

风星月也是苦苦支撑着,美眸中充斥着倔强与傲气,就算你强大到凭借气势都让人绝望,但是想让她风星月下跪,做梦!!

“罪该万死”

眼中鬼火微微闪动,死亡骑士手指轻点,两点幽蓝的火星缓缓分别向二人飘去。

“啊”

“啊”

两声惨叫响彻空间,火星落在身上,瞬间便暴涨至将陈阳包裹,极致的冰寒与极致的灼热共同作用下,比世间最残暴的酷刑还要痛苦千百倍。

“再说一次,臣服”

阴冷威严的声音再次在两人耳边炸响,音波更是化为一股神力直入脑海,在其中疯狂肆虐,瓦解二人的精神意志的同时也在刺激着二人的神经,保持着二人的绝对清明。

瘆人的惨叫声逐渐变成沙哑的嘶吼,陈阳此时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每寸血肉都在摧残与重塑中痛苦的呻吟着。

“哈迪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无趣啊。”

爽朗的笑声从远方传来,凌厉的剑光横贯长空,一路上,空间轰然塌陷,塌陷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洞,空间风暴席卷肆虐,不断有巨石被吸入,在无尽空间中放逐,古老的道意撕裂着天地间的一切,浓雾四散,万物战栗,剑光未至,骷髅士兵却是化为了臾粉。

“剑圣,不要多管闲事。”

亡灵骑士金火剧烈跳动,阴冷的声音中带起了点点怒火,望着从迷雾中走来的黑袍人,战剑一挥,令天地都颤抖的剑光竟然被轻描淡写地化解。

“本王在执行公事,赶紧滚开。”

剑圣听后哈哈大笑,笑声如雷,血色大地都在颤抖。

“哈迪斯,别以为吾皇赐予你冥王的称号,你就可以管道我头上,我今天就告诉你,这事我管定了。”

剑圣傲然挺立,天地仿佛以他为中心,一只手骨从黑袍中伸出,对着陈阳二人的方向轻轻一抓,二人周围的空间出现阵阵水波,而后就突兀地出现在剑圣身旁,周身的蓝火也是消弭不见。

亡灵骑士静静地盘坐在马背上,对眼前的一切也没出手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剑圣将两人救走。

痛苦消失,陈阳悠悠转醒,身旁的风星月已经晕了过去,目光看向剑圣,透过黑袍,隐隐能瞧见其中的骨架与两团熊熊燃烧的金火。

“说清楚原因,否则皇怪罪下来,你吃不了兜着走。”亡灵骑士阴冷地说道。

“生死门上,这小家伙得到了我的剑道精解,这个解释够不够?”见亡灵骑士连皇都搬出来了,剑圣也是微微犹豫,解释道。

“打扰执法者执行公事,这解释远远不够。”亡灵骑士阴冷地看着剑圣,继续说道:“两颗恶魔果实,我可以不追究。”

剑圣听后顿时杀意升腾,剑意直冲云霄,方圆千里的浓雾瞬间消失,一道道深邃的黑洞再次凭空出现,无数个虚幻剑影于虚空悬浮,形成一个剑道世界,其中道意纵横,威压九天十地。

陈阳惊恐与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人能做到的事?竟然单凭气势与情绪就能改天换地。

“哈迪斯,你过分了,信不信我一剑劈了你?”剑圣眼中的灵魂金火弥漫起一抹黑色,呼吸间,天地间忽明忽暗,仿佛所有的光明均被剑圣吞入腹中。

亡灵骑士嗤笑道:“嗤,真打起来还不见得谁打谁呢,给不给?不给我就将此事交给吾皇处理。”

剑圣深呼吸,威压天地的剑道世界缓缓消散,寒声道:“两颗太多了,只能给一颗。”

“那你去跟吾皇讲道理吧。”说完,亡灵骑士骑着战马转身便走,骷髅大军紧随其后。

剑圣见状,连忙大喝道:“站住,两颗就两颗,给你。”

亡灵骑士转身,阴冷笑道:“明智的选择。”

剑圣身旁,陈阳如一只焉了的鹌鹑,低着头,表面上沉默装死,心中则是疯狂大笑,没想到两位盖世强者竟然跟买菜一样讨价还价,更是连威胁都用上了。

与此同时,陈阳心中也不禁有些好奇,他们口中的皇到底是何人,竟然能让如此强者甘心当下属。

在陈阳诽腹时,剑圣再次开口道:“不过我有条件,你的本源之火我要一些,哈迪斯你要想清楚,这执法者的位置有多少人盯着,两颗恶魔果实足够那些人起诉了。”

亡灵骑士沉默许久,答应道:“可以。”说完也不拖沓,两团的灵魂金火各剥离出一丝,缓缓飘入剑圣手中。

剑圣大手一挥,空间微微波动,两颗漆黑如墨的果实向亡灵骑士抛去。

交易完成,亡灵骑士骑着战马消失在迷雾中,而剑圣则是安静地站立,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阳微微犹豫,看向剑圣,真诚地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剑圣瞥了一眼,转身向一方走去,说道:“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