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灵湖

玄雾沼泽外,褚人杰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递给陈阳:“玄雾沼泽成天瘴气环绕,这瓶避障丹可以抵挡瘴气侵蚀。”

接过闻了闻,凭借《生绝》丹道中的识香法,确实是避障丹,没放什么佐料,也不怪陈阳如此小心,毕竟两人才刚认识,自然不可能轻易相信对方。

服下一粒,两人便进入玄雾沼泽。

据风星月描述,在妖兽之森中,玄雾沼泽处于妖兽之森的中心地带,乃是由风云宗开山祖师创立,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所有生命在此处只能达到灵元境六重,目的就是挑选人才。

这里不仅奇珍异宝的质量普遍比其它地方来得要好,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灵药可以说是源源不绝。

几百年来,天骄人杰来了一波又一波,均是收获满满,甚至有人从其中得到了天级灵药,从此鱼跃龙门,笑傲群雄,坐看风云。

但也因此,玄雾沼泽的危险远超其他,这里是妖兽的乐园,也是天才的坟墓,也许你经过的一个小水潭,其中就栖息着一只灵元境六重的妖兽。

更可怕的是,在这里,罪人因禁制,无法利用修炼资源外,行动是不受限制的,一群行动自如的仇恨魔鬼,危险不言而喻。

陈阳一路深入,便是前往玄雾沼泽,这里才是所有天骄显露手脚的地方,也是风云会最终之地,这里的一举一动,风云高层都在关注。

陈阳与褚人杰均是浑身紧绷,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一命呜呼了。

走在路上,陈阳询问:“不是说搞个大的吗,我们是要去哪儿啊?”

褚人杰也没藏着掖着,都来这了,信息共享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不久前,我得到了一个藏宝图,上面标记了几个地点,其中一个地点猴子窝。”

说着,褚人杰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递给陈阳。

陈阳接过一看,地图上确实有几个标记,大部分都在玄雾沼泽,唯一一个玄雾沼泽之外的标记,应该就是猴子窝了。

“怎样?这些地方可都是与猴子窝一个等级的,甚至更厉害,敢不敢整一波?”褚人杰拍了拍陈阳肩膀,笑嘻嘻的。

“有宝物谁不敢,走。”

辨认一番方向,将地图还给褚人杰,陈阳一马当先地向最近的一个标地走去。

不久,两人便来到一处湖边,湖水湛蓝清澈,如纯净的蓝宝石,但陈阳清楚,其中的杀机极其致命。

“应该就这了,走,我们下去。”

褚人杰满脸兴奋,纵身一跃,进去湖中,陈阳也没犹豫,紧随其后。

一路下游,光线逐渐暗淡,最后更是漆黑一片,不过二人身为灵元境武者,双眼早就可以夜视了,虽然远不比平常,但至少能看到东西。

陈阳就更不用说了,神魂加上善恶真身的感知能力,对周围事物的掌控不要太强。

大约过了一刻钟,陈阳估摸了一下,此处离地面差不多有百米了,可并没有发现任何宝物的踪迹。

继续下游,虽然灵元境能通过灵气来达到闭气的效果,但这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此长时间寻找,褚人杰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陈阳眼中升起一抹兴奋,拍了拍褚人杰,而后指了指一处。

褚人杰连忙凝神望去,发现前方有一处山洞,洞口倾斜朝下,水流从四周经过,呈现了一个半球形无水地带。

奶奶的,终于找到了!

二人迅速游过去,还未进洞口,陈阳便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猛然降临,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比地面上的重力恐怖几十倍。

修罗灵元包裹周身,陈阳顿时感觉压力一松,这才进入洞穴。

一进洞穴,一股澎湃的灵气潮流扑面而来,深吸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感觉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隐隐的,体内的灵气也增多了一丝。

“好浓郁的灵气啊,起码是外界的十倍啊。”褚人杰不禁感叹道。

“专注点,别发愣,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阳神情凝重地向深处走去,光明善身祭出,神力蔓延,感知着周围的一切,以防妖兽活着罪人的突然出现。

褚人杰也是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空气武魂释放,四周空气隐隐发生振动。

这里灵气实在是太浓郁了,并且越向里面,灵气浓度越高,大片大片的灵液出现在二人面前。

褚人杰神色十分激动,这地方灵液都已经随处可见了,那更深出绝对有着无与伦比的至宝。

相比之下,陈阳欣喜的同时,眼中的警惕越来越强烈,能待在这里的守护妖兽,绝对是极其恐怖的。

洞穴很长,但凭借二人的速度,很快便来到了洞穴尽头,定睛一看,陈阳瞬间震撼了。

洞穴极度空旷,起码有千米之巨,高也有几百丈,钟乳石遍布,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灵雾,最恐怖的事,地面之上竟然是一片灵湖。

“槽,发了,陈阳,我们发了。”褚人杰激动得不能自已,这种规模的灵液,他们一辈子也用不完啊。

“注意,你觉得在这种地方待着的妖兽,有多恐怖?”

陈阳大喝,修罗灵元暴涌而出,光明圣炎灼烧虚空,眼神锋锐如剑,爆射神光极具穿透性。

褚人杰也不敢怠慢,银色灵元同样暴走,空气武魂全力祭出,四周响起密密麻麻的音爆,死死地盯着灵湖。

突然,神力出现异常的波动,陈阳瞬间警觉,斩兮剑在手,一道凌厉的剑光飙射而出,一往无前,划开灵液,直奔一处。

“嘶…”

尖锐的嘶鸣声响彻空间,只听“哗啦”一声,陈阳攻击的地方,灵液剧烈翻滚,一只庞然大物突然冲出水面,猩红的兽眸凝视着猎物。

望着庞大的妖兽,陈阳顿时升起了渺小的感觉。

“玄泽蟒!”褚人杰惊呼,声音中尽是不敢置信与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