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情人塔

见紫嫣面露难色,凌霄知道,紫嫣不想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而至,强大的威压笼罩着凌霄,迫使凌霄单膝跪地,艰难抵抗。

“来的真快!”潜入牡丹阁的过程,太过于顺利了,凌霄早有意料没有那么简单。

“这就是那个小情郎吗?长的倒还可以!”

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四十多岁妇人,闲庭信步,踏空而来。

很快,凌霄就被牡丹阁的弟子围住了,秋霞与春梅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看样子,是被发现了其私自拿阁内地图给凌霄的事。

“师傅,你放过他吧!”紫嫣刚说完,便被牡丹阁的阁主施展神通封住了,不能动,不能言。

“你叫什么名字?”

凌霄一愣,这阁主既然没有马上杀了他。

“我叫凌霄,是逍遥剑宗的弟子!”顶着强大的威压,凌霄艰难说出。

闻言,妇人妩媚一笑:“原来你就是那个凌霄啊!海满天可是对你下了必杀令,还敢到处乱跑,跑到我这牡丹阁来!”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妇人摸了摸手指,漫不经心道。

“凌霄不怕死,只求阁主网开一面,放过紫嫣,还有春梅与秋霞二人!”凌霄眼神坚定,在强大威压压迫下,注视着妇人,没有一丝害怕。

“你就真不怕死吗?”妇人反问。

“死,当然怕了,能好好活着没人愿意死,只要能让紫嫣活下去,死也就不怕了!”

一旁的紫嫣眼中泪花闪烁,流下了真情的眼泪。

“有趣的小家伙,你刚刚救了我的人,转头就把你杀了,传出去对我名声也不好,不过你毕竟让我损失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徒弟,我给你一个机会,闯过情人塔,不但放了你,还可以顺便成全你与紫嫣,怎么样?”

妇人一下子释放出这么大的善意,凌霄哪有拒绝的道理,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一旁的紫嫣,不停用眼色暗示凌霄,似乎在暗示什么?然而凌霄的注意力全在抵抗这威压上面,没有注意到紫嫣的暗示。

“凌霄,你真的很有胆量,三天后闯塔,你就好好过好这三天吧!”说完,妇人撤去威压,挥了挥手,踏空离去。

那些围着凌霄的女弟子们,也收回了手中的兵器,一脸嬉笑地看着凌霄与紫嫣,走了。

还没等凌霄反应过来,紫嫣一声大吼传来:“凌霄你疯了吗?情人塔也敢闯!”

凌霄一听,疑惑道:“很难吗?放心,闯塔,我最有经验了!”

“你……,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情人塔的可怕!”

随后,紫嫣讲起了情人塔的来历,里面大概会出现什么,有什么危险。

闻言,凌霄一阵沉思,心中暗自思索:“听着很像书中记载的心魔一类!”

一个荒岛上的小宗门,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宝物。

想这些也没用,现在只有到了闯塔的时候,小心应对了。

接下来的三天,凌霄都与紫嫣腻歪在一起,完全把情人塔的事忘了,紫嫣每次劝说凌霄找机会跑掉,都被凌霄搪塞过去。

转眼间,三天时间就到了,这一天,情人塔前聚集了大量牡丹阁的女弟子,百花齐放,美不胜收。

只见凌霄与紫嫣一起,从远处走来,在场很多女弟子没见过凌霄,对其议论纷纷。

“长的倒是挺俊俏!”

“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待会进入情人塔,看他怎么原形毕露!”

这时,天空之中,牡丹阁的阁主踏空而来,玉手一挥,眼前一座六层高塔显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情人塔!”凌霄心中暗自言语。

“凌霄,你小心一点!”紫嫣温柔道。

凌霄摸了摸紫嫣的头发,嘻嘻一笑:“放心,我可舍不得你!”

随后转身,毅然决然的走进了情人塔。

妇人见凌霄没有一丝犹豫,很好奇,其究竟能否活着出来。

情人塔即便是在牡丹阁内,进入过的弟子也是少之又少,紫嫣之所以被妇人收为徒弟,便是因其闯情人塔,闯到了第三层。

第一层的塔门上方,一块铭牌亮了起来,说明凌霄正在第一层。

此时,凌霄站在第一层,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半躺在床上,背对着凌霄,身上青丝薄挂,看其样子,是在睡觉。

凌霄顿时愣住了,虽然听紫嫣说过,情人塔中她遇到的景象,但亲眼所见,还是震撼到了,太真实了。

“这一关,要怎么过呢?”

情人塔每一层的过关方式,皆不一样,凌霄在思索该如何过这一关。

这时,那个女子忽然转头看向凌霄,女子相貌竟与紫嫣一模一样。

“凌霄,你站那干嘛,赶紧过来就寝啊,时候不早了!”

凌霄震惊,这语气都一模一样。

“紫嫣,我想去第二层,你知道怎么去吗?”

“什么第二层,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闻言,凌霄叹息一声:“看来还得麻烦一番了!”

掏出苍御游龙剑,施展极冰纵横,斩击在墙壁上,只见墙壁纹丝不动,没有丝毫破坏。

见状,凌霄一笑,这情人塔的幻境确实厉害,但还差了一点。

只见凌霄右手掌心出现一株妖艳的红色火莲,火莲猛然间爆发开,瞬间第一层的幻境燃烧殆尽,露出了真正的塔身,眼前一个石梯通往第二层。

这三天来,凌霄看似无所事事,其实暗地里查阅了大量有关天火的信息,可惜他手上的资料,记载天火信息的,甚是稀少,大多是只言片语。

但其中一个作用,凌霄记住了,天火乃是天地所生,至纯刚猛,专克阴邪之物。

情人塔的幻境,是利用人本身的七情六欲所生,邪修最喜欢利用的便是人身上的欲望,在这一点上,这个情欲幻境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时,紫嫣站在外面看着一动不动的铭牌,内心焦急,紧张无比。

妇人坐在高台上,手中拿着葡萄,细细品尝,悠闲自在。

“阁主,这小子不会第一关都过不了吧!”坐在一旁的大长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