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攻略到家

这?

怎么可能?

《长生诀》怎么会出现在这么一块小小的灵石当中呢?

苏林完全是怔住了。

这件事的发展,几乎彻底超出了他的预料。

因为,上辈子离开地球以后,苏林才真正明白,地球是多么渺小的存在。

在茫茫的宇宙当中,有多个宇宙位面,不同的位面又有不知道多少的修真世界和星球。

无数的修真星球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人种和修炼功法。

上面的修真资源更是数之不尽,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比比皆是。

然而,就是这样资源无数的修真星球当中,都极难诞生一些修真功法。

往往传承的都是最垃圾的一些基础功法,修炼这些功法的话,上限最多修炼到金丹期就非常了不得了。

并且,修炼那些垃圾功法,淬炼出来的肉身强度和元气浓度都非常的不纯粹,在同等级的修真者当中往往都垫底的存在。

哪怕是苏林上辈子意外跳河获得的修真功法,也不过只能供人修炼到元婴期,就不得不另外寻找更高阶的功法了。

像《长生诀》这样的顶级功法,是苏林不知道寻找了多少个星球的秘境,杀死多少的竞争对手后,才最终获得的。

放眼整个宇宙当中,《长生诀》也是最顶级的功法之一。

因为这是有数的百部能突破到仙尊的功法,这已经是亿万万生灵当中的绝对上限了。

然而,在仙尊之上,还有更高等级的仙王。

仙尊冲向仙王的修炼功法,自宇宙初创亿亿年来,的,在不曾有过几部。

可是现在……

苏林看到《长生诀》真正的完整版了,他如何能不激动,根据脑子里获取到的信息,这个版本的《长生诀》才是真正完整的,是可以突破到仙王的至上功法啊!

“如此珍贵的功法,竟然会隐藏在这地球这么一个灵气匮乏星球当中。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难以想象,苏林很清楚这部完整的《长生诀》的价值。

要是被上辈子他已知的那些大势力知道的话,恐怕整个地球都保不住,会在争夺当中被轰成宇宙尘埃了。

“呼!我这是因祸得福啊!自爆重生后,获得了无上的机缘……有了完整的《长生诀》,我甚至可以稳定那亿万年宇宙的第一人,寿命真正的天地同寿!!”

哪怕苏林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真者,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成长值已经彻底拉满了。

“苏……苏先生!这些宝物,要怎么处理?”

在一旁的天狗和鳄鱼见苏林发怔,也都不敢打扰,直到半个小时过去以后,才弱弱地问道。

“呼……”

苏林这才长舒一口气,极力掩盖自己激动的心情,淡淡地转身说道,“这是你们帮派内的事物,和我无关。我只拿走那些我觉得需要的物品,剩下的你们自己安排吧!”

说完这些,苏林头也不回,直接就拿着那一块灵石和老山参就快步离开这里。

是的!

他迫不及待地要回去,好好验证一下,这《长生诀》的完整版本到底是怎么样的,运行起来和之前缺漏版本的有什么区别。

至于吞鲸帮这样的小帮派,苏林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想当年,十大仙尊共同推举苏林担任南宇宙的执法仙尊统领一切,可以掌控十亿星球万亿亿生灵,苏林对此都是不屑一顾,根本不放在眼中。

更何况,这么一个小帮派,灭杀刀疤也不过是苏林的随手一挥罢了。

留着天狗和鳄鱼两人的狗命,他也只是为了偶办一些事情会便利一些罢了。

“苏先生,就这么走了?鳄鱼哥,那……我们?怎么办?”

看到苏林离开之后,天狗也是陡然有了危机感。

因为按照实力来说,他根本就打不过鳄鱼,好在他在帮里的威信影响更深。

“怎么办?自然是原地待命!天狗,你放心,我还不想死……不会有其他的心思。并且,苏先生让我见识了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世界。所谓的吞鲸帮,或许,真的是一个笑话罢了。苏先生这等高人,岂会真的在乎?”

说到这里,鳄鱼又难免嗤笑了一声。

因为还有半句话他没说出来,那就是他们的性命,在苏林的眼中,也不过是像蝼蚁一样,根本就微不足道的。

“是……是么?呵呵!其实我也感受出来了,我们和苏先生,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

摇摇头,天狗的内心,也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空洞当中。

……

而另一边,苏林却是快速地赶回了自己的家中。

爸妈被绑了以后,受了不少的惊吓,所以这两天都躲在了家里,哪怕公司有一些债务问题要去处理,也是远程用电话遥控了。

当然,父母最担心的还要属苏林的安全了。

“美娟,你说……小林的变化怎么那么大?那天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孩,家里的势力绝对不小的。不然也没办法出动那么多人来搭救……”

苏长胜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只手托着下巴,还在思考着昨天的事情。

“是啊!孩子长大了,很明显,小林有他自己的想法。不过,我怎么隐约感觉出,他好像不是很喜欢那个夏姑娘啊?我觉得挺好的啊!人家小姑娘长得漂亮,嘴也甜甜的……”

说到这里,张美娟又有些后悔起来,“哎呀!早知道昨天就问一下人家小姑娘的手机号了,当时我被吓得还没晃过劲来,就将这事给忘了。不然,也能打电话问问情况不是?”

“你少来。哪里有刚知道对方的存在,男方的母亲,这么殷勤地上赶着联系的?你这个当婆婆的人,架子也还是要端着一点的。”

苏长胜一边说,一边又琢磨道,“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昨天那个姓夏的小姑娘,对咱们小林的态度,也不太像是单纯女孩对男孩的喜欢,总感觉……感觉有一点巴结的成分在啊?”

“去你的!巴结?老苏,你这是自我感觉太好了吧?人家什么家世,我们什么家世啊?用得找上赶着巴结我们么?要是真知道我们家欠了这么多钱,怕是躲着都来不及咯!”

张美娟这正一脸嗤笑的调侃着,然而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传来了一声夏嫣然甜甜地叫声:“叔叔阿姨!我是嫣然,正好路过,来看看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