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悲惨的刘错

“嗬嗬~,想不到血煞宗这些年出息了,到出了你这么一个弟子!”看着被吸收的剑芒逐渐消失不见,武皓月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只是冷笑着看着下方的刘错。

“那倒是多谢武师兄夸奖了,受宠若惊了!”刘错一看如此轻松便把武皓月阻挡住了,心中一松。

“天真!”武皓月口中轻轻吐出了几个字。

万剑式!

一道道巨大的光芒分布在了四周,武皓月神态轻松的手中掐着灵诀向着刘错轻轻一挥,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覆盖在他身上的防御罩像是镜子一般向着四周散落开来。

刘错心中大惊,眼中瞬间血色光芒充满了眼球之中,浑身的血色光芒闪现,血红色的雾气伴随着灵息一次次的运转蒸腾起来。

“呦~,开始放大招了吗?”看着气息急速上升堪堪达到筑基后期的刘错,武皓月好似浑身不在意的看着他,但是心中却没有丝毫大意,手中灵诀掐起,对着自己的眉心一点后倏地停止,然后浑身的灵息彻底暴涨起来稳稳的停在了筑基后期的状态下。

“你以为就你自己有秘法可以提升修为?可笑!”

武皓月轻轻笑了起来。

声音传到刘错的耳中,心中一阵怒气涌了上来,“欺人太甚!”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看你不爽!诶,我就是想打你,怎么着!诶,我就是玩!”武皓月手中的灵息再次向着迸发出去的万剑式催动,继续朝着刘错冲击了过去。

听到这番话的刘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嗜血灵法带来的副作用,理智一点点褪去,双眼彻底变成了一片血红。

“找死!”手中握着血影剑的刘错嘴中怒喊。

“雕虫小技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小道尔!”说话间,武皓月手中的万剑式回转便向着刘错的后背刺了过来。

刘错此刻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只是下意识的身形向上飞去躲避刺过来的巨大剑芒。

“哼~”随着武皓月手指轻轻一抬,剑芒便跟随着刘错的身形向上飞去。

一阵巨大的撞击声音向着四周扩散,随着剑芒的消散,露出了刘错的身影,嘴角缓缓低落的血液和消失掉的一处手臂彰显着此刻他已经受了重伤。

“呦呵,还没死!”武皓月有些惊异的看着还漂浮在半空中的刘错。

“还没尝过道衍仙门弟子的血液是什么味道呢,真的是想喝上一口!今天你就不要活着离开了,我宣布你的死亡!”刘错摇摇晃晃的站正身体,灵息运转自动止住了还在向外边流淌着的鲜血,手上摸了一把往嘴里舔了一口,眼神里发出妖异的光芒阴恻恻的看着武皓月。

失去一条手臂的刘错此刻仿佛不知道痛觉一般,单手掐起灵诀,面前的血影剑破碎,伴随着里面一声声的哀嚎,浮现出一道道的人脸伴随着自身的灵息的引导顺着断裂的手臂处进入了身体之中。

刘错缓缓抬起头咧开了满是鲜血的嘴,黑色的气息和血红色的气息在他的身周环绕。

武皓月收起了原先脸上的不屑一顾,眯起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他现在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有点儿手段!”

“现在该我了吧,桀桀桀~”一道道黑红相间的光芒布满了周围的天空,携卷着刘错的身影压向了武皓月。

看着冲过来的刘错武皓月心中略微估摸了下自身秘法的持续时间,左手灵诀掐印御剑,右手向着胸口处一按,青光一闪从中飘出来一块玉牌。

之间飘出的玉牌刚一出现便急速的扩大形成了一块石壁般的模样,没有散发出一点光芒,但是厚重的气息让人一眼看到就知道此物绝非凡品,只见上面龙凤珍兽遍布好似活了过来一样,中间位置一道御字闪现出来。

“能逼我把这一次性的防御天灵牌用出来,你是肯定要逃不掉了,今天你必死无疑!”武皓月此刻脸上无比肉疼的看着面前的石壁,愤恨的看着快要冲到身前的刘错说道。

感觉到出现在武皓月面前的石壁,刘错下意识想控制自己减缓速度,但是后者却想着自己迎了上来。

一片血肉翻飞的在刘错撞击到石壁的刹那向着四周挥洒着滴滴鲜血,石壁之中的龙凤珍兽等好似苏醒一般从石壁之中冲了出来,幻化成型对着刘错的身体撕咬起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武皓月静静的站在上方看着地上被咬的死去活来的刘错,嘴中发出了一道冷笑,却又看了看愈发黯淡的石壁心中又再次发起狠来。

手中的离渊剑高高举起,周围的灵气渐渐的向着剑尖处汇聚,灵气的汇聚在附近形成了道道狂风压的一片片参天古树拦腰截断。

“聚,凝!”武皓月口中缓慢的吐出两个字后,脸上的眉间也露出了一道疲累,过多的施展不属于自己当前修为的灵诀以及召唤天灵牌,此刻也几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此刻应该差不多了吧,武师兄,无论是何怨何仇,此刻的刘错也基本上属于半废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事留一线。”

就在武皓月准备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附近不远处的李阳发出声音说道。

“青元教是铁定要插手此事了!”武皓月举着剑的双手没有任何松动,眼神望向了不远处的李阳。

“不敢不敢,不过武师兄你这一剑下去,可是毫无缚鸡之力了啊,在这禁地之中,可是非常危险的!”李阳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

“你在威胁我!?”武皓月身子转了过来,手中举起的离渊剑缓缓放了下来,他自己心中清楚李阳所说非虚,离禁地关闭还有近两个月,现在什么东西都还不曾寻到,到时候如果养伤花个一段时间才是亏大了,见好就收的道理武皓月还是懂得的。

“不不不,主要还是为了仙门着想,武师兄天纵之资,本次禁地之行应该尽快寻找自身的机缘,不应该浪费在此地。”李阳尽量把自己的姿态摆的低一些,对着武皓月讲到。

“哼~”

“一丘之貉”

“今天就饶了你,不过你这储物袋有德者居之,我就替你收了!”武皓月考虑了下,看向躺在地上浑身鲜血,天灵盖微微凹陷缓慢的向着地上渗出白红相间的血水,身体上仅仅剩下一条胳膊一条腿的刘错说道。

手中灵息向着刘错腰间的储物袋和手上的储物戒指摄去拿到手中,随手抹去了上面的灵识印记。

“这些就算是你冒犯我的惩罚吧,饶你一命好了,以后长眼睛多看看,不要招惹不该惹的人!”武皓月手中灵诀掐起,回复修为到了正常状态,从刚刚拿来的储物袋中拿出一粒大元丹往嘴里塞了进去后说道。

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的刘错嘴中汩汩的血水,心口微微起伏伴随着模糊的声音:“我...唔..我哪里招惹....你...了!你..这道衍仙门...弟子就是个...”

两行清泪从这个血煞宗的天才弟子眼角缓缓低落,话没说完头一歪晕了过去。

此刻得胜归来的武皓月心满意足的御空朝着仙游宗徐立等人的位置飞去,他此刻有些疑问还要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