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猎杀奇行种

手上的汗水并不能影响这把名叫“杀星”的左轮手枪,它似乎是一把极其优秀的武器。

虽然是手枪,可却拥有着强大的杀伤力,碎石穿墙之类的都是小意思,最重要的是,它有着相当友好的辅助瞄准功能,可以轻松的让一个新手成为神枪手,所以即使是没怎么摸过枪的自己,也可以借助它击中巨人的眼睛。

手枪直直的举在了空中,瞄准着巨人前进的方向。

视野中的恐怖气息让卢伟的双手双脚都开始不停的打颤,真是感谢这“辅助瞄准”,感谢那个叫“小强”的大好人给他们送来这样一件宝贝。

卢伟打算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一定得找到对方,诚挚的道个谢。

巨人的模样逐渐被放大,卢伟想着一定得提前开枪,反正这枪是无限子弹,只要自己射的足够多,足够快,就不信不能把他的两只眼睛打瞎,也只有这样,才能给子秋创造那一刻稳定的输出环境。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辅助,或者说是坦克真的也是够尽职尽责了,要是那个谁把敌人没干掉,我死了也要举报他。

“啊!!!”

“不想死的家伙就快推!”

“不要挤,有孩子……”

内心的恐惧被毫不留情的掀了出来,可直到这时,依旧是马车在前,人群在后,绫音的神情冷漠的注视了一眼那个肮脏的商人,她恨不得自己手上拿着的是卢伟的那把手枪,这样就可以远远的击毙那个让人反胃的家伙。

“砰——”

“太早了!”

枪响拉回了绫音的思绪,也同样惊醒了贴靠在烟囱上的子秋,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使是子秋他也可以靠耳朵分辨巨人所在的位置,可按照直接的计划,这枪声响的明显太早了。

立刻从躲避的地方出来,查看情况。

刚探出脑袋,子秋就看见卢伟所在的那栋楼房被奇行种狠狠的撞了上去。

碎石从子秋的脸颊划过,画上了一条红色的线,但他并没有闪躲,而是紧紧的盯着半边身子被塞进楼里的奇行种。

“卢大哥怎么了?”

绫音满脸都是疑惑与担忧,因为按照之前计划,卢伟应该在巨人转过弯之后才开枪的,一边是为子秋的位置制造盲区,一边更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

如果在巨人并没有转换方向的情况下开枪的话,就极有可能出现……现在的这种状况。

“巨人?陆大哥成功看吗?不对,只听到一声枪响,那……”

想到了不好的情况,随后绫音就看见那种丑陋的奇行种在废墟中蠕动,缓慢的爬了出来,他很有人性化的右手挡住同侧的眼睛,不停的有恶心的血液流出,只是他的嘴角却诡异的张开,露出的笑容让人背脊发寒。

“没成功!秋君,还不能上!”

心里的呐喊并不会产生什么效果,绫音看见了巨人身后不远处,从烟囱的阴影下走出的子秋,手上拿住双刃,蓄势待发的准备动手。

只是绫音的心中却出现了什么不好的预感,这只奇行种在受伤之后暴乱,反而安静了起来,好像对远处的人群没了兴趣,它静静的站在原地,就像是在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猎人。

“可恶,那只奇行种为什么无视我们!”

“太快了,竟然连我们这些精锐也追不上。”

“不好,前面快到内门了,那只奇行种的目的不会是……”

一只七八人的队伍,不断的建筑物上移动,他们是驻屯兵团精英班的成员,他们此刻抱团在了一起,共同追击那只行动诡异的奇行种,也只有这样才会有胜算。

“快看前面,好像是有士兵在和那只奇行种作战!”

他们远远的望着巨人身后的建筑物上,一个穿着驻屯兵团军服的士兵在严阵以待着,随即,他们就注意到那名士兵朝巨人的后颈,射出了腰身两侧侧的固定爪,而紧接着,更是整个人飞了出去,似乎是准备斩杀那只毫无守备的巨人。

众人的心里同时为那名勇敢的士兵打气,只是,他们却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事。

只见,本来毫无反应的巨人,在后劲被射中的瞬间,不急不慢的扭动身子,只是在移动的过程中却把自己的嘴巴大大的张开。

而这所有的一幕也同样被绫音看在眼里,她想大叫提醒子秋。

可是,来不及了,在空中的他,并不能轻易的改变方向,而且为了能尽量迅速的斩杀巨人,子秋早就把立体机动装置的气压调到最大。

“行要!我不要秋君死,谁都不行!”

绫音此刻的注意力比任何时刻都要集中,拼命找准了一个方向,重重的按下了发射器上的扳机,缆绳的速度比鼓风机所提供的速度要快上了不知多少,它划破空气,朝着巨人的方向疾驰而去。

在巨人转头的瞬间,子秋也已经发现了,可是在这种速度的飞行下,即是能轻微的扭转角度,结果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15米高的巨人,嘴巴大的足够塞下10几个成年人,除非能在空中90度的转弯,否则,怎么都逃不过这样的巨口。

“又粗心了!每次一粗心就要命,可真蠢啊,这样子,可没脸去见父亲啊。”

咬咬牙,再次握紧剑柄,准备在临死前拼一拼,即便是为了下落不明的卢明伟,为了在为我们担心的绫音。

“只不过,恐怕要辜负她的期望了,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想要轻生了,希望她能一直活下去。”

在即将逼近的大嘴,在死亡降临的瞬间,子秋有些嘲讽的笑了笑,只不过他却在视线的一角,发现了一条射向这个方向的固定爪。

“嗷!”

巨人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双手捂住眼睛,嘴巴也痛苦的紧闭了起来。

子秋“咚”的一声撞到了巨人沾满碎肉的牙龈上,只不过这他的皮靴与对方发出的碰撞声,随后,子秋就被这股强大的反弹力道给击飞出去,从窗户,落入到后方三楼的屋子里。

身子传来了不堪重负的强烈酸痛感,他艰难的扶着墙壁从地上站了起来,睁开自己不断打颤的眼皮,额头流出的血液缓缓流下,染红了整个眼眶。

视线中,世界是红与白的混合体,以至于他不得不闭起了呗鲜血染红的那只眼睛,可是当他再度将视线投向窗外的巨人时,他就发现双眼失明的巨人拽着射进了它左侧眼睛的缆绳,不断的朝着自己的方向拉。

而绳索的另外一头,正式在房檐上不断的在向巨人移动的绫音。

发射器中的缆绳终于见底了,绫音被巨人提着绳索吊在了空中,不过她并没有普通人面临死亡时的大呼小叫,没有顽强的挣扎,只是安静的望着某个方向。

巨人扬起了脑袋,张着自己的嘴巴,双眼已经被毁坏,可即使这样,依旧不妨碍它吃下手上提着的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虫子。

缓慢的将手臂往下放,它似乎想多听听猎物临死之前的惨叫声,这似乎是它此刻唯一感兴趣的事。

后颈好像又被某样东西给射中了,只是此刻全部的痛觉都被转移到了眼睛之上,而所有的注意力也集中到了手上提着的这个小人上面,其他的一切似乎也都被它忽略掉了。

剧烈的痛楚布满了全身每一个角落,手臂也快举不起来了,可,即便如此,也要……

狠狠的扭转身体,喷涌的气体带动着他在空中不停的高速旋转,肌肉绷紧的手臂处处都是青紫色的淤血。

配合着旋转带来的力道,子秋毫不吝啬的用出他全身所有的力气挥出了双刃,刀片带走了一块巨大的血肉,重重的衰落在地上。

而同样产生的还有两道轻闷的响声,悦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