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可怜的女孩

身穿棕色军服的长发少女微微愣了愣伸,因为这和她想要等待的回答相差太多了。

两侧的嘴巴微微鼓了起来,她迈步走向前,贴近男孩的身子,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秋君,又没有错!”

子秋的身子不断的向后倾斜,也多亏对身体的把控还算不错,不至于摔倒。

只是面对和往常不太一样的绫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此时的子秋才发现,对于眼前的这个精致的女孩,自己了解的还是太少太少了。

“嗷哦~~”

身后传来了某人的起哄声。

“没想到你这个小子看着挺老实的,色心却这么大,那个闯女兵病房的就是你吧,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不把自己当伤患啊!”

“卢大哥。”

看到了熟人,绫音顿时感觉此刻自己的样子好像并不是很好,赶忙从子秋的身前离开。

到达两人跟前的卢伟并没有继续他的调侃,反而是低垂下自己的眼睛。

“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出了问题,你们也不会……”

一个拳头在卢伟的视线前不断的放大,最后“砰”的一声轻响,拳头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的色心才大,我一醒来就看见你在勾搭女兵!”

“那是,那只是,在探讨病情而已,没,没,没什么的。”

话音逐渐变的慌乱起来,好像被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一样。

“卢大哥看起来,状态很好呢!”绫音也在一旁说了一句。

“人没事就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状况吧。我,我,我……相信你。”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瞬间,子秋不自觉的将眼光移像他处。

而对方在听到了这句话后,身体陡然一阵,眼眶也变得湿润起来,委屈与愧疚同时在他的身上汇聚。

直接一个“肉蛋葱鸡”,扑倒了子秋的身上,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哇哇”的哭出了声。

“子秋,子秋,呜呜…….”

鼻涕眼泪一个劲的往他的衣服上蹭,子秋无比嫌弃的想要推开他的脑袋,可对方就像个牛皮糖一样沾的牢牢的。

“子秋,我好难过,你为什么刚刚说话犹豫了啊。”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点啊!!!]“你滚开啊,恶心死我了,又脏又臭,说的就是你啊!”

“我不要,不要,除非你把刚刚的话再重新说一遍,呜呜……”

“你又脏又臭。”

“在上一句啊!”

“恶心死我了。”

“子秋,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好了好了,你先撒手,放开我就说。”

“这是你说的啊,不许耍赖,我是律师,先说好了,你要是敢反悔,我去告你欺诈!”

好不情愿的松开了手,到最后也是被子秋硬掰开的。

越看越让人嫌弃,子秋真是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带上这个家伙。

随后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并没有答应跟他合作啊,明明是这个家伙厚着脸皮自己跟上来的,真是不要脸啊!

“咳咳。”微微的清了清嗓子,子秋缓缓的张开嘴巴,“我……”

卢伟满脸期待的盯着子秋的嘴巴,像是在等待着救赎。

“我相,相,相信你。”

赶紧把脸45度仰望天空,不看卢伟的脸,身体却迅速的从卢伟的攻击范围内移开。

“子秋,我跟你拼了!!!”

“卢大哥,我跟秋君都相信你,而且现在我们不都没事吗,计划也成功了,没什么好道歉的。”

绫音成功的制止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而卢伟则是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感激之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绫音,还是你……”

话还没说完,就想学着刚才抱子秋那样,冲向了前方的女孩。

“嘭——”

一记飞踢,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卢伟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再次断裂了一般,双眼发白的靠在了微微出现裂痕的墙上。

“子秋前辈,您跟您的同伴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好啊!不管是对绫音前辈,还是对刚才被前辈踢出去的那个有点恶心的人。”

回头看去,一头金发的克里斯塔站在绫音的身旁,微笑的看着他。

“克里斯塔?你们两个这是?”

绫音拉起了旁边一旁女孩的细小胳膊,远远看去,还真像一对亲密的闺蜜,“克里斯塔是很好的女孩呢,我们刚刚在病房遇到了,然后就熟起来了。”

“我是来看受伤的同伴的,我自己没什么事,只是死了好多人。”

淡蓝色的眼睛里清晰的出现了哀怨,气氛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

即使这些死去的人子秋并不认识,甚至这个世界跟子秋他们也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关联,但是这并不妨碍子秋对他们的同情,就像当初自己坐在电脑前看动漫的时候一样。

而且一个人的情绪往往会影响周边的人。

克里斯塔好像发现自己好像有什么不对,赶忙转移了话题,“子秋前辈真的很厉害,听绫音前辈说,你们杀了好多巨人,就连奇行种也被你们干掉了,而我到现在为止,一只都没杀过。”

说完,克里斯塔又想起了自己之前面对巨人时的恐惧与慌乱。

即使看见有人被巨人吞下了肚子,自己却没有胆量上前营救,反倒是自己一直拖累了尤弥尔,要不是有她一直在旁边保护着自己,说不定自己也……

“我不像你说的那么强,而你也并不是像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弱。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你不用强迫自己去完成什么。”

克里斯塔只是睁着自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前方这张好看的脸,听着他说着鼓励自己的话。

“而且,要不是我拥有两个相当可靠的伙伴,我早就已经死在巨人的肚子里了。”

子秋说话间,视线移到了绫音的身上,对着他轻轻的笑了笑,随后,又重新看向了克里斯塔,“而这样的伙伴,你也有吧,诺……”

子秋的眼睛向克里斯塔身后的不远处瞟了瞟。

她顺着子秋的视线望去,一脸冷漠的尤弥尔双手抱臂,靠在灰黑的墙上,一直朝他们的方向观望着。

而当他跟子秋的视线相撞的时候,脸色迅速变黑,双眼也变的更加冰冷,四周好像散布着寒气。

“嗯,尤弥尔是我最好的同伴,不,她是我最珍惜的人。子秋前辈,绫音前辈,那我就先走了。”

正要准备离开时候,子秋却叫住了她。

“等等,克里斯塔。”

金发的女孩疑惑的停下脚步。

“前辈,还有什么事吗?”

子秋看着面前的这位女孩,心情并不是很好,看过动漫的都很清楚,这个背负着虚假姓名的女孩的一生,过的其实非常的坎坷。

即使到了最后,城墙被夺回,政府被打倒,她成了墙壁中的“女皇”,也依旧活在别人的支配中。

“希丝特莉亚,我希望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无论任何时候,你也一定要为自己而活着。”

“嗯?!”

“前,前,前辈,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您到底是什么人?”

“希丝特莉亚·雷斯”是这个女孩真正的姓名,是墙壁中真正“王”的私生女。

她满脸惊恐的看着子秋,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不知道子秋对她抱着的是什么态度,不知道他是那一边的人。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我只是一个热心的前辈而已。”

说完自己该说的话后,子秋就主动离开了,因为要是在不走的话,他担心脸已经黑的看不清五官的尤弥尔会一言不合的变身成巨人来咬他。

谁让克里斯塔被子秋的一席话,吓的脸色白茫茫的。

“秋君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么多呢?”

子秋看了看跟在旁边的女孩,眉毛低垂了几分,轻声的说道,“可能,是觉得她很可怜吧。”

绫音微笑着,眼睛咪都成了月牙,“秋君果然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