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闲聊

“咚咚咚——”

“来了!”

顺着老式的木质楼梯,子秋慢吞吞的走下楼。

穿着灰色的棉拖鞋,简单的黑色长裤,上半身的纯白卫衣。

只有在这身简约的打扮下,他才回想起自己在不就前还是一位大学生,不过肯定不是普普通通的学生。

不说他背地里华国最年轻的极限运动员身份,就单单是他的颜值,在学校里,也是相当出名的,不过,更多还是因为他的神秘。

一米七八的身高对于子秋自己来说是挺满意的,不算太高也不算太矮。

早上刚起洗完澡后,清爽微干的头发上还留有限量款洗发水的香气,反正这种东西又不值多少积分,能用多好的就用多好的,子秋可不会在这方面吝啬自己,完全没必要。

左手拿着灰黑色的毛巾擦拭着还没来得及吹干的头发,右手拧开了房门的把手。

“秋君,早上好呀!”

双手背在身后,绫音穿着简单的白色半袖短衫,领口上环绕着藏青色的丝绸轻纱,精致的锁骨微微凸显。

搭配着同款的藏青色精美短裙,黑色的长发整齐的披在身后。

这样的一身穿搭绝对让人眼前一亮,子秋也同样受到了冲击,充满的青春靓丽的少女就这样笑盈盈的站在自己的门口,如果只是因为震惊而半天没请人进来的话,就未免太过失礼了。

“早上好!”

轻笑着,侧过自己的身子靠在门上,腾出空间,示意她进来。

绫音并没有立刻进门,可不是因为害怕什么。

穿着白色凉靴的双脚一直站在门前没有移动过位置,她向前倾着自己身子,伸着脑袋,满脸好奇的观看着房间里的打扮。

“这就是秋君的家吗?emm~有股很温馨的感觉呢!”

细长的双腿跨进了大门,放眼望去,周围林立的都是外貌相同的建筑物,绫音跟子秋的家更是紧邻在一起,因为他们是同一批的新人。

当然,卢伟的家也理所当然的挨在一起,只不过,那个家伙,恐怕还在睡着懒觉,打着呼噜吧。

“秋君家里的好多东西我都没见过呢,这些都是华国的特色吗?”

绫音坐在一张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椅子上,没有传统的四条腿支撑,它的椅足呈交叉状。

她双手扶着护手,轻轻的晃动着椅子,似乎想试试它的稳固程度,随后又继续看着房间中其他的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

各式网格状的木质装潢,暗黄色的灯光把整个客厅显得格外的舒适。

“你坐的那个叫‘交椅’,以前我家老爷子就喜欢收集这些东西,说什么都是老祖宗的传下来的精髓,不过我跟我老爸都不在乎这个。”

子秋随手关上了房门,随后,按下了门旁的开关。

所有的灯光都变成了白色,虽然说现在是大白天,根本不用开灯,不过因为家里的这套装饰,让这个空间显得稍微暗沉了些,特别是自父亲不在了以后。

漫步走到绫音身边,坐在了一旁的交背椅上,他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抬头看着自己的房顶,又接着说道,“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跟我老爸训练回来,发现家里的所以家具都变了个样,当时我们还以为走错门了。

不过我们来回走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后,我就以为是自己的家转移了,然后把转移过去的房子给换了过来,当时还跟我父亲吵了半天,不过怎么说他都不会信的。”

“呵呵,秋君小时候真可爱,房子怎么会转移呢。”

“哎,那会刚迷上看动漫,小孩子吗,就爱幻想这幻想那,特别是男孩子,脑回路有些不太正经。”

“那然后呢?”

“然后啊,我跟我老爸一直在门外等到天黑,直到老爷子到外面溜达够了,回来之后我们才知道是他搞的鬼,我爸当时就气个不清,狠狠的把老爷子训了一顿。

再然后,我老爸就躺在床上待了好几天,当时幸亏我机智,没有蠢到跟我老爸一队,反而去夸这些家具好看来着……”

听着听着,绫音又小声的笑了出来,右手微遮着自己的红嫩的唇,声音玲珑清脆,只是好像隐约掺杂着一些别样的味道。

“秋君跟家人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再次摆出微笑的脸,只不过此刻的子秋却清晰的看见了她想极力隐藏在笑容下的哀伤。

越是刻意,在子秋的眼中就显得越明显。

他知道绫音绝对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说不定还是什么豪门千金,不过,从她连“雪糕”都没吃过这点上来看,她恐怕被家人限制的很严格吧。

原本以为这样的设定只会出现在动漫里,子秋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真的遇见这样的女孩,不过,她的故事恐怕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加的艰辛吧。

[只有死去的人才会来到这个世界!那绫音又是怎么死的呢?]子秋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对方黯淡无光的眼神,还有那突兀的,只卷起了一边袖子的胳膊,她是不是?

“绫音!”

子秋忽然扭过脑袋,双眼紧盯着身边的这个女孩。

低垂的双目在子秋的视线滑过的瞬间就立刻精神了起来,可爱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精致的眉毛在白炽灯的照射下异常的出彩。

嫩白的脸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暇,像是天使的遗留在人间的杰作。

“秋君,怎么了?”

“我,可以……做你的家人。”

绫音的双瞳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体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出自于害怕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看着绫音表现出的异样,子秋突然察觉到了自己的话说的相当有歧义,很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绫音肯定也会往那方面想吧。

“额,那个,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

“嗯!”

这声轻快的应答掷地有声,让本想再继续解释的子秋停下了嘴上的动作,细心的看着面前满脸笑容却在不停的流着泪的少女。

绫音双眼红润,但她依旧紧盯着子秋微张的嘴唇,将他所说的一字一字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