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舒适的日常(下)

时间悄然流逝,假期的第一天在睡梦里过的异常的快。

天空再次染上了红霞。

恐怕是前一天累的不清,卢伟直到现在还赖在床上。

中午的时候倒是醒来过一次,只不过并没有起床,而是随意点了一桌超级大餐。

懒惰的日光下,他连脸都没洗,就更别提刷牙了。

吃完了美食,又一头砸进了被窝。

空调的温度被他调的相当的舒适,和喜欢自然风的子秋不一样,他似乎很享受能肆意挥霍电费的日子,享受这种慵懒和奢侈的生活。

不过,也才第一天而已,劳累过后,会这样也是很正常的,相信他依旧还是一位优秀的律师,可能吧?

如羊脂般白皙的脸被夕阳照的红彤彤的,原本乖巧的眉毛突然变得淘气了起来。

“嗯~~”

少女的呻吟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纤纤细臂从温润的白色毛毯中露出,绫音十分舒畅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她感觉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早上的时候,绫音本来只是打算在子秋家里随意的逛逛,想着可以多了解一下秋君以前的生活。

迷迷糊糊的就好像走到了子秋的房间里。

虽然别墅从外面看起来相当的大,但是内部是子秋自己整改的,房间并不很多,而这间充满了少年气房间就显得异常的明显了。

所有当初绫音顺着木质阶梯走上二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这间门上贴着破旧的动漫海报,上面是《刀剑神域》中的主角桐人开大招的样子。

[2011年的动漫,已经过了十年了,当初的秋君应该还是个初中生吧,没想到格外的中二气呢!

看来,秋君跟我一样,也很喜欢这部作品呢!]打开门,清晨的光洒在脸上,映入在眼前的房间跟自己想象中的截然不同。

虽然是第一次进入男生的房间,但是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反而,还相当的轻松和欢喜。

没有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械,没有五光十色的动漫手办。

简简单单的房间里,几件普通的家具,除了零碎的几张破旧的海报跟电脑桌上的动漫贴纸,就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了。

哪像客厅里,稀奇古怪,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一大推。

不过光是这些海报跟贴纸就让绫音感觉兴奋,好像是发现了秋君的什么小秘密一样。

视线一转,看见了床边的桌面上倒放着一个相框。

绫音的双眼散出星光,对眼前的这件东西相当的在意。

头发在空中四处摆了摆,随后缓慢的走向床边,坐在了柔软的被子上。

“我就拿起来,小小的看一下下。秋君的话,应该……没事的吧。”

手中的相框里摆放的是一张比较老旧的照片,应该是九几年,或者更早之前拍的,因为照片的整体偏黄,像素跟这个时代的照片相差的实在太多了。

而且从服装的款式来看就不像是现代的。

“这应该是秋君的父母吧,妈妈真的好漂亮啊!”

时代与文化的差异并不能限制真正美丽的人,就像是绫音眼前破旧相片中的女子,温婉端庄,简单的连衣裙勾勒出的是那个时代的淳朴和浪漫。

“怪不得秋君长得这么好看呢!那这旁边的就一定是秋君的爸爸了吧,爸爸他……额,挺好的。”

嘴角上洋溢着纯真的笑,绫音觉得自己跟秋君越来越近的,了解的也越来越多了。

一头躺在了子秋的床上,开心的闭气双眼。

脑袋下面好像压在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应该是枕头。

窗外传来了一阵清风,绫音感觉到浑身传来一股浓浓的睡意。

她已经好久没有睡过一场舒服的觉了,在前世,在自己那样的家里,她一直没有真正的睡着过。

每次在晚上,要不是在哭,要不是就是借助看动漫,来抵消自己的失眠。

可是现在?

“秋君的床,真的好温暖。

一直藏在被子下面的正方形抱枕,微微露出了自己的脑袋,安静的守着熟睡的绫音,就如同一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沉睡的子秋。

绫音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脸畔像熟透的苹果,可口动人。

立马将双手揣进被窝里,拉起身上盖着的毛毯遮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两只惊慌的小眼睛。

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的鞋子好像是被脱掉,隐藏在白色毛毯下的脸蛋更加的红润了。

绫音的动静虽然不大,可是子秋却依然感觉到了身边的动静,可能是对于自己长年生活的小房间的熟悉。

一草一木都早已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双眼睁开后,抬起一直歪缺着的脖子,有些酸,不过对子秋的影响却不大。

左右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视线一转,与某双慌乱的眼睛碰撞到了一起。

绫音的心更乱了,双臂一震,迅速的拉起毛毯,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下面,躲避苏醒之人的视线。

“额……”

子秋歪曲的脑袋停在半空,略显迷茫的看着床上的少女,这哪有点成年人的样子,明明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的安静。

瞧着外面几分钟都没有什么动静,绫音鼓起勇气,微微拉下毛毯,露出了自己可爱的眼睛。

可是刚刚露面,就被对方发现了,他已经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

“噗通——”

毛毯又蒙住了自己的头,不过这次的动静更大了一点。

“秋君你出去——”

“可这是我的房间啊?”

“啊~你先出去!!!”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

迅速的站起身,走向门外,顺便带上了房门。

听见“咚”的一声,绫音再次小心的露出脑袋,直到发现安全,她才将这个脸蛋都露了出来。

而整张脸已经跟夕阳融为一体。

瞧着不远处的房门,静静的看了两分钟,平复了自己悸动的心。

“秋君,你还在吗?秋君?”

“嗯。”

门外传来了子秋的声音,透过木质的大门,毫无阻碍的传进了绫音的耳朵里。

“秋君,那个,我……我……”

越想解释,自己的脸就越红,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绫音想睡多久都可以,毛毯也是新的,家里也就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关系的。”

“嗯。”

学着子秋,自己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场面再次的陷入沉静,绫音揪着毛毯上白兔的两只小耳朵,不知道在纠结什么。

不过就在她低着脑袋,情绪显得低落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子秋的声音。

“如果,绫音以后还想在我这睡觉的话,随时都可以。”

“真的吗?”

门外的子秋双眼游离的看着天花板,想着今天锻炼完回到房间后发生的事,黑暗的过道中,脸上难得涌现出一丝微红。

随后赶忙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轻声的应答了一句,“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