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安眠之地

“安眠地!”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带给子秋的却是山一般的沉重,这里仅仅是通过第一次世界的“旅者”,才会得到安眠的地方。

还有更多更多的人,死在了他们第一次苏醒,第一次重生的那个世界。

那么,至今为止,到底死了多少人呢?

就在子秋真正思考的时候,猴哥双臂高高后举,而随即他宽大的手掌之间就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咚!”

肌肉隆起的强大手臂,把这块厚重的石碑狠狠插在了泥土之中。

地面上产生了一道剧烈的振荡,不断的蔓延至整座墓园。

振荡后的波纹好像跟所有的石碑同时产生了共鸣,寂静的空气当中,顿时回荡着一阵又一阵的低语声鸣。

石碑牢牢的嵌入到了土地,随后,猴哥的手上出现了他的那根混元金棍。

不过并没有将它变的很长很大,此刻的金棍大概只有半米左右的长度。

“嘭!”

金棍轻松的插进了石碑之中,像是一只灿烂的金笔,勾画着不太好看的图案。

最后呈现在子秋眼前的是“廖强”两个汉字。

“他也死了吗?”

“是啊。”

猴哥的嗓音变得更加的低沉了。

虽然那个家伙给子秋的感官并不是很好,不过此刻他也并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说什么不礼貌的话。

彼此间并没有什么多大的仇恨,缅怀谈不上,但是给予死者尊重,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很喜欢你们人类的一个行为,那就是会为同伴收尸。

我知道强子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既然他跟我一起旅行过,我也会送他走最后一步,毕竟,我们都是同样可怜的家伙。”

子秋依旧没有出声,只不过脑海中却不停的涌现出一个问题,想要迫不及待的向猴哥寻求答案。

[作为“老者”,拥有着超越人类极限的力量,可拥有这样强大力量的你们,为什么不主动去保护那些新手呢?

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称之为“同伴”吗?]“没错,只有活下来的人才能成为同伴!”

“!!!”

这当然不是猴哥听到了子秋的心里话,他对每个跟自己来到这里的新人都这样说过,这次是子秋,上次是廖强,再上次,是他自己一个人。

这个道理其实是他通过自己的经历总结出来的。

“为什么?”

子秋在听到对方说出的话后,不受控制的问了出来,不过反应并不是相当的激烈,他同样不是圣人,只不过是觉得可怜罢了。

就好像自己在看动漫的时候一样,愤怒会影响人的判断,他也同样相信猴哥有他的理由。

所以,在此刻,子秋只是简单的发问,想知道答案而已。

猴哥充满深意的盯着子秋的眼睛,缓缓的开口,“并不是所以的新人都可以像你们几个这样,而我的能力也同样有限,你也看到了,我连强子都没有保下来。

这场盛大的游戏,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简单。

所以我劝你,在下个世界的时候,别再老抱着帮助新人的想法了,如果你不想要你现在的两个小伙伴也住进这里的话。”

黝黑的眼睛里好像出现了一条条交错的血丝,流露出的哀痛不知道为什么会影响到子秋。

他并不知道猴哥曾经经历过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一定是一段相当的痛苦的经历。

安静的从每一块长相相同的墓碑前走过,应该都是来自商城中的同一款产品。

墓碑上的刻着的应该都是主人的名字,有中午,有日文,有韩文,也存在着许多自己根本不认识的文字,并不知道出自于哪个国家。

而这些所刻的名字中,同样也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人名。

[该走了。]并没有什么让子秋留恋的理由,轻声缓步的朝着墓园外走去,路过猴哥身边的时候,依旧看着他,静静的坐在地上,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只是,就在子秋即将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猴哥爽朗的声响,“要是有一天我也死了,到时候就得麻烦你了,小秋秋……嘿嘿嘿!”

身上突然涌现来一股恶寒,子秋的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寒颤。

他急忙的转过身,朝着后面叫了一句,“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少年的背影已经看不到了,猴哥独自一人静坐在这偌大的墓园。

他并不会有什么恐惧的情绪。

被埋葬在这里的只是一块简单的石碑而已,大部分都是他不认识的名字,认识的也有不少,而这里面大多数也和今天的这块新来的石碑一样,都是由他一手操办的。

基本上所有死去的“旅者”都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那一块,不过却有一个人的名字并没有刻入这片碑林之中。

那是一位对猴哥相当重要的人,而也正是因为这样。

猴哥对他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有深,不愿意承认对方已经死去的事实。

因为猴哥始终相信,自己一定能将他复活的,总不能给活人留给墓碑吧?

“孙哥,我一定,会复活你的……”

远去的子秋肯定不会知道别人心里的故事,此刻他在琢磨着一件相当巧的事。

今天是假日的第七天,那不可就是“头七”吗!

怪不得猴哥今天才去墓园,只不过,什么东西都没带是不是不太好。

按道理说,不都是应该烧烧纸啊,烧烧香啊什么的。

不过考虑到对方跟人类之间的文化差异,那就这样得了。

子秋可不会相信什么“魂魄反家”的迷信,而且,方舟里可没有自己死去的家人,他们爱去哪就去哪。

回到家后,像往常一样准备补补番。

只不过刚走上二楼,子秋就惊讶的发现父亲的房门居然开了。

“咕噜——”

不知道为什么,他重重的咽了口口水,慢吞吞的摸到房门旁,从电子表的存储空间中把刚刚强化好的装备具现到自己的身上。

父亲的房间一直都是黑漆漆的,自他离开之后,子秋就一直没有打扫过。

窗帘始终都是紧闭的,看不到一丝的阳光。

房间中一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味。

“噔——”

子秋迅速按下了墙上的电灯开关,想要借助光亮让所有的鬼怪显形。

“啊——”

尖叫声传来的瞬间,子秋在看清楚美景的瞬间就立马退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静静的抵在门上,只不过自己的小心脏却在不停的跳。

“噗通,噗通,噗通通通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