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尘民

噬极兽消失了之后,所有失散的部队,很快就重新汇合在了一起。

虽然是大灾难之后的世界,但科技的发展却并没有因此而落寞,失去的是土地与资源,而人类依旧在不断的进步,即使是生存在弹丸之地,他们依然顽强的活着。

一只有着六七辆大型的货运装甲车的部队,十分嚣张的行驶在这片戈壁荒原上。

车辆驶过,身后扬起沙尘企图将天空遮蔽。

没有任何生物胆敢挑战这样的一群庞然大物。

几名重力体的驾驶员早已从自己的驾驶舱出来,坐上了专供的越野车,除了趴在子秋乘坐的这辆运输车后的这架白色重力体。

“4068,驾驶重力体……是种什么感觉?”

车上的人听到这个棕黄色头发的小子发问后,通通的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趴在车后的这驾重力体上。

机甲的钢铁头盔是可以控制开关的。

而现在,巨大的重力体上就露出了一个寸头的男子,脸上脏兮兮的,存在着不少的泥垢还有伤害。

只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可是神气的不行,对自己能驾驶重力体这件事相当的自豪,绝对值得他拿来吹一辈子。

最主要的还是他不但救了一名猎荒者驾驶员,还拯救了他们这一车人,所以说,骄傲翻倍。

“4079,还有你们,可听好了!”

每个人的身体都向着重力体里的男人逼近了点,随后,只见眼前的男子大嘴一张,“一个字,爽爆了!”

“哦呜!!!”

这群灯塔的最底层人民都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即使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描绘,光是略微幻想一下就会全身直哆嗦。

“喂,为什么你们都叫别人编号啊,难道都没有名字的吗?”

身穿校服的高三学生林允熙,略显天真的发问。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她已经可以放下心态,清晰的的审视一切了,至少不会再像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样,抱着满腔的激情与热血,认为所有要面临的都只是紧张刺激的冒险而已。

“额?”

车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了起来,他们都微微的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卢伟这帮人都感到非常的奇怪,“名字”怎么了?那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吗,总不能是因为很难听,不好意思说出来吧。

而这群来自异世的旅人中,也只有子秋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

“哼,没什么不能说的!”

4068用巨大的机械手臂愤怒的敲了一下撑着的铁板。

“你动静小点,被别人听到就完了!”

4079赶忙小声的朝重力体中的男人劝诫了一句,随后还略显慌张的朝四处望了望。

而听到对方的话之后,这位寸发的男子的表情也略显消沉了下去,而此时那位白发的老人则缓缓的开口道,“你们这些地面幸存者不清楚也难怪,在我们‘灯塔’,会根据基因的优劣,把人分为两种,一种是高高在上的‘上民’,而另一种就是我们,也被统称为‘尘民’。

‘尘民’不配拥有自己的名字,只有代号,负责的往往都是最累最脏的活,吃的基本上都是没有味道的‘虫饼’。

哎……”

老人说道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所有人都在用心的聆听着,“其实很早以前‘灯塔’并没有什么‘上民’与‘尘民’之分,直到‘三大法则’颁布之后,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灯塔’的物资有限,为了人类的未来,只能这样做!”

“凭什么!”

4068又愤懑的捶了一下拳,不过赶忙又冷静了下来老人只能无奈的摇头,而子秋众人也听懂了这都是怎样的一回事。

就好比古代的封建社会,人的一身从出生起就决定好了,这里可不存在什么“科举”制度,所有的“尘民”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是“奴隶”。

无论你能够做到多么困难的事,完成多么优秀的任务,你依旧属于“劣等人”。

而且在“灯塔”中,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尘民”不配享受优质的物资,他们不知道牛奶面包是什么滋味,甚至没有见过水果长什么样子,更别提允许拥有“繁衍权”的资格了。

“怎么能由基因来评判一个人的一身!”

卢伟的样子看上去非常的生气,不过这也难怪,任谁听到这种事情都会觉得愤懑难平吧,更何况是一位整体把“正义感”挂在嘴边的律师呢。

“这件事,我们管不了。”

“我知道,我就是……看不惯罢了。”

双眼失神,望着浑浊的天空,卢伟没想到这个世界会是这样的一个样子,他回想起了自己当初选择这份职业的初衷,那可绝对不是为了泡妞的。

他想为所有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伸张正义,双拳没有力量,但他就靠语言,靠自己的努力去匡扶正义。

不过直到他真正的走上社会,才知道自信的想法是多么愚蠢,语言的力量绝对不会有拳头来的真实。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用双拳向别人发起挑战了,他会努力让自己的双手变得越来越强大,为了维护更多的人。

“秋君,我们能帮他们做点什么吗?”

绫音眨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略显不甘心的看着子秋。

子秋则是捏起眉毛想了想,神情略显艰难。

一个社会的制度并不是单靠几个人就可以简单的推翻的,不够照这样下去,不出几十年,“灯塔”上绝对会爆发一场巨大的叛乱,这是由世界的历史总结到的答案。

不过现在的话,真的没什么办法,总不能现在就起义吧,靠他们几个人?

不过当子秋将视线看到了远处的猎荒者小队时,他突然愣了愣,一动不动的像是在发呆。

因为他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秋君,秋君,你怎么了?”

“啊?绫音,怎么了?”

“秋君,你怎么突然发呆了?我问我们能帮他们做点什么吗?”

“哦哦,这个啊,我想想。”

大脑飞速的旋转,现在我们能做点什么,那这就得看我们有什么了,有什么呢?

有了,有了!!

“我们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