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廷议

灯塔中央指挥厅。

大厅正中,笔直站着的基本上都是灯塔的高级管理人员。

他们掌管着各种部门,共同维护与帮助整个灯塔的良好运作。

不过今天的廷议,注定跟往常有很大的不同。

因为他们迎来了两位十分陌生的外来人员。

夕阳的余辉透过透明的玻璃,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

不像早上那样的温暖,也不像中午的那样燥热。

现在的它,散发的是压抑的光。

这让子秋跟绫音感觉相当的不自在。

最上方,微微侧躺在椅子上的老人。

就是整座灯塔的最高管理者——摩根城主。

“开始吧。”

语气平淡,并没有着急审问子秋,而是先准备听取大众的意见,观察他们的反应。

站在城主一侧的将领,是城防军总指挥维克多。

他的右手转载的是机械臂,右侧的脸上有明显的烧伤。

他双手背在身后,发布命令。

“各部门开始汇报!”

最先展出来的当然是猎荒者,这也是今天廷议的主角,他们可是刚刚得胜归来的战士。

而做汇报工作的,正是白色短发的冉冰。

昂首挺胸,双手背在身后。

“报告城主,这次猎荒者采集到的物资主要有可控能源、压缩食品、稀有金属。一记旧世界战斗设备若干。”

“经过统计,能供灯塔最低消耗三个月,但是灯塔通过乱流层时,损失了部分药品储备。”

在镜南接过话后,冉冰默默的退了回去。

而上方,听完汇报的摩根,平静的“嗯”了一声。

“汇报战损情况!”

“重力体机甲损坏一台,正在抢修,尘民损失若干,上民共计牺牲三十四人。”

马克的眼睛微微下垂,这样的损伤绝对是多年以来最为承重的一次。

灯塔的总人数只有一万多,而上民的数量更是占总人数的一半都不到,更不用说具有作战能力的猎荒者了。

“尸体有带回来吗?”摩根城主问了一句。

“仅有一部分。”冉冰低着头,语气低落的回答。

“哎,回收装备和住所吧。”

下达指挥的嗓音也同样想到的沉重,摩根城主同样为这群失去生命的优秀人才而感到惋惜。

不过最后,也双眼微闭,无奈的下达这样的指令。

“人口补给情况!”

“.…..”

子秋一边安静的听着报告的各项内容,一边回忆着自己脑袋里的记忆。

细节方面肯定是记不清了。

不过他还是可以大致记起了与汇报内容有关的东西。

灯塔上不允许存在旧世界的家庭关系。

所有出生的婴儿,都是由指定的人员进行任务式的交配而成的。

再交由专门的部门进行统一的教育跟培养。

不存在什么爸爸妈妈,更别提什么男女朋友了。

在灯塔,这些都是违法的,听上去真的很扯淡。

让人恨不得把制定这些律法的人从坟墓里扒出来鞭尸,不过,这个人说不定还没死呢。

子秋总感觉浑身痒痒,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似的。

绫音也一样,她本能的朝子秋的身边靠了靠。

扫看四周,发现邪恶的源头是一位披着白大褂,长着棕色头发的老女人。

大概40来岁的样子,穿的很随意,也没有刻意打扮。

而她现在正露着充满邪意的笑,令人发毛。

她是医疗与生态主管,嘉利博士。

子秋对她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研究马娜生态的专家。

不过却喜欢偷摸着做人体实验,是喜欢跟血肉打交道的疯子。

被她盯上了,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她可是非常喜欢小白鼠的!

而另一边,马克却一直处在查尔斯的批判之中。

光影会首,查尔斯。

总喜欢披着一件优质的黑色皮衣,金黄色的中短发。

外表英俊优雅,不过内心却冰冷而孤傲。

他深谙人性,就好像是一位心理学专家,总能揣摩出普通人在想些什么。

更是他一手打造了光影会,控制了灯塔民众的思想。

在灯塔,他同样拥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利。

而且,他还有一个相当隐晦的身份,那就是城主摩根的儿子。

“城主大人,关于地面的情况,猎荒者有重大发现!”

马克主动站了出来,打断了查尔斯连绵不绝的挖苦。

不过,查尔斯好像早有预料一样,表情装作疑惑,“哦?你想说的是你身后带来的两位地面幸存者吗?”

“什么?地面幸存者?”

大厅中,不知道这个情报的人不在少数,就连猎荒者总教官的埃隆也是一脸蒙。

这家伙什么时候把地面幸存者给带上来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说怎么来了两个我从没见过的人。

四处也同样传来的淅淅索索的交谈声。

子秋明白,是自己登场的时候到了。

噔,噔,噔——一步步的轻轻走向前,绫音也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我叫做子秋,是来自地面的幸存者!”

昂着头颅,直视这摩根的眼睛。

夕阳就在他的身后,不过此时的脆弱暮光可不能让子秋闭上双眼。

周围穿来了阵阵的唏嘘声。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现在的地面还会有活着的人类存在。

“安静!”

维克多大叫了一声。

而现场的悄悄话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摩根充满睿智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走上前来的两人,眼神缓缓扫过,他依旧不能确定他们是否跟记忆中的白发女子有关系。

“你们是怎样在地面,生存到现在的?”

一语中的,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不但是最让所有人关心的,更是让子秋最为难的。

不能说难编,是难以动笔。

就凭地面上现在的状况,你如果说是靠普通的求生手段生存下来的,谁也不会相信。

有地面基地?还是有其他类似灯塔一样的空中堡垒?还是更加神秘强大的手段?

这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未知数,他们都紧紧的盯着披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生怕他突然消失不见了。

说不紧张,那绝对是假的。

实话是肯定不能说的,说了就是找死。

而详细的东西又编不出来。

怎样说才又能让对方闭嘴,又能让自己安全呢。

咬着牙,慢慢蠕动嘴唇,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而嘴唇慢慢念出了一个在摩根城主脑内不断旋转的名字——白月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