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多此一举

不远处,飞雪刚为自己心爱的狙击枪做好日常的保养。

手中的布匹上还沾着没使用完的专用擦枪油。

举起手上的枪,架在脖子上。

隐藏在面具下的璀璨瞳孔,在倍镜的加持下,变得愈发的深邃。

世界在她的眼睛中好像瞬间就放大了无数倍,远处的景物近在咫尺,像是在瞬移一般。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

而此时,飞雪的视线中出现的并不是地面的风景,而是一名在天空滑翔的黑衣少年。

她已经瞄准过很多次了。

当他首次在天空亮相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瞄准过他。

虽然当初并不认识,不过,总感觉,即便将狙击枪的子弹打出去,也会被他躲掉。

当然,自己并没有什么强迫症。

要不,试一试?

子秋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蓝色光幕。

他是从上往下飞的。

跟他原来所处的露天过道不同。

冉冰她们所在的地方,头顶可不是露天的,那上面还有一层。

所有从上往下飞的子秋,刚好处于她们的视线范围外。

而这,可不赶巧了吗。

“啊!完了!”

艾丽卡跟一旁的冉冰大叫了出来,到了现在,她们都看到了突然出现的子秋,害怕的齐齐闭上双眼。。

其他的猎荒者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应该是被吓愣住了。

身体迅速的朝下倾斜,脑袋似乎都要跟地面垂直。

手中紧握的扳机被他一个劲的基因着。

砰——不知道从哪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枪响。

随后,苍蓝色的镭射光线偏移了它原来的位置,虽然它本来就打不中子秋。

“我就知道,肯定射不中他!”

飞雪面具下的嘴,暗自的嘀咕了一句。

因为她可是很清楚,刚刚那道几乎贴脸的镭射线,即使自己不帮忙,他也依旧可以躲得过去。

那就更别提,普通的狙击子弹了。

手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道,让慌张的艾丽卡没有拿住手上的枪。

“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而后,红发的小萝莉直接跪坐在了地上,眼泪瞬时就涌出来了。

“我的子秋大哥没了,没了,哇呜~~”

冉冰到是比艾丽卡要镇静的多,她睁开眼的瞬间就跑向了栏杆,趴着边缘朝下看。

“子秋!子秋!”

铛——耳边传来了金属碰撞的声音,一只不知道从何处出现的飞爪挂在了一旁的钢铁栏杆上。

而下一秒,穿着黑色风衣的清秀少年就平稳的落在了众人面前,而空气中则残留着大量不知名的白色气体。

“哇呜,子秋大哥,太好了,你没死啊,我差点以为我把你杀了呢,哇呜——”

艾丽卡此时,什么都不管了,什么“三大法则”,什么“荷光者”、“光影会”之类的,通通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她现在只想抱住这位帅哥,好好的哭诉一下,不对,是道歉。

还好冉冰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艾丽卡的细腰。

“艾丽卡,你冷静点,子秋没事,你别那么冲动,这么多人看着呢!”

在冉冰的怀里扑腾了几下,终于停止了。

眼睛红红的,应该是伤心的,是伤心没射死子秋还是伤心计谋没得逞,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

“子秋大哥,对不起!”

“额,不不,这是我的问题,干扰你们了。”

怎么看,问题都应该出在子秋身上。

往枪口上撞,不射你射谁呢?

“不不,是我是我,是我非要抢着玩镭射枪才…...镭射枪?”

注意力都放在了子秋身上,让她们都忘记收回凶器了。

“啊,这是怎么回事!”

冉冰抱着摔倒在地的心爱镭射枪,撞击什么的损伤就不说了,可这枪头上黑漆漆的弹印是怎么回事啊!

艾丽卡也看到了枪头处的那个相当显眼的位置,主要是蓝色的漆膜都被打掉了,十分影响美观。

“我我我,我好像记得刚刚发射的时候,手上的枪有种被子弹击中的感觉。”

微低着脑袋,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

她不敢看冉冰的脸,不管怎么说,枪都是在她手上出现的意外。

“谁敢在灯塔上乱开枪!而且好端端的不射人,射枪干嘛!”

喂喂,冉冰小姐,你的想法很危险啊,而且,你们凭什么有脸说别人。

就在冉冰还在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众人的视线里,慢吞吞的走来了一个人。

她拥有着一头很不常见的深紫色中短发,脸上带着一个冒着黄光的面具,将她的脸完整的挡了下来。

露腰的紧身短衣。

下半身则穿了一条超短裤,搭配上纯黑的中长款紧身裤,外加一双漆黑的高跟鞋。

感觉大胆,又感觉保守,充满了诱惑力。

身上则简单的披了一件黑色的连帽风衣,跟子秋身上的有点类似,就是短了点。

双手环胸,高跟鞋踩着钢铁地板上发出了清脆声响。

全身没有一处缺点,除了不知道她的样貌之外。

“飞雪,刚刚是你射的对不对!”艾丽卡看着她,鼓着小嘴大叫了一句。

“没错。”

并不像其他人,走路站立的时候都是笔直的。

飞雪环保着胸脯,双腿却是微微前曲,她好像总喜欢保持这个姿势。

给子秋一种十分自由与放松的感觉。

她不像其他的猎荒者那样有各种各样的小心思,她唯一感兴趣的应该就是抱在手中的狙击枪了吧。

而其他的,只有保护队友,完成任务。

就这么简单。

灯塔的规则,对其他人可能是束缚,不过对于飞雪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

“你为什么要射我们的枪啊,不知道它很珍贵的吗!”

艾丽卡对着她就是不依不饶,因为罪魁祸首找到了,她也就可以将所有的锅都往她身上甩了。

“呵!”面具里传来了一声轻蔑的笑。

“我那不是怕某人射的太准了吗!”

“飞雪,你什么意思,我射的准不行吗,别以为猎荒者就你能射的准,我艾丽卡也……”

说话的声音突然停顿住了,诧异的眼睛先是看看飞雪,然后又看看子秋,随后又看看飞雪,再子秋……

她明白了!

嘴巴都开始不利索起来,“你你你,你是为了……”

“是你想的那,不过……”飞雪缓缓的将视线移动到,另一边一直在旁听的子秋身上。

只听见她的嘴里突然冒出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不过,我确实多此一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