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绫音的怀疑

听到声音后的飞雪,仰起了脸。

汗水已经浸湿了刘海,不少头发丝已经粘在了面具上。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流了这么多汗,她也没有把面具给取下来。

“下次继续!”

迅速的挥过纤细的手臂,从子秋的手中接过毛巾。

语气显得疲惫。

她将毛巾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径直的朝门外走去。

士兵们赶忙让开了一条路,让她过去。

大气都没敢出,虽然被面具遮挡住了,但他们总觉得飞雪周围散发着无数黑紫色的怨气。

谁出声,谁就爆炸。

疯狂的吞咽口水,汗水一滴滴的掉落在地面。

子秋看着飞雪离开的方向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长的不差啊,怎么感觉被讨厌了?

将自己疑惑的脸移向了冉冰的方向,“冉冰,你有没有见过飞雪面具下的脸?”

听到这句话的冉冰,表情突然变了变。

身体里的疲惫感顿时一扫而空,看着子秋的脸变得古怪跟玩味起来。

冉冰可是很清楚,旧世界男女之间的关系跟灯塔跟大不一样。

男生打探女生的信息往往都是别有目的的,说不定就是为了组成家庭。

子秋来自地面,他们那里肯定没有灯塔里这样的破规则。

好羡慕。

冉冰眨着自己八卦的大眼睛,笑眯眯的说,“当然见过,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呢!怎么了,想知道?”

嘴巴越翘越高,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古怪的东西似的。

“额,也不是,就是有点好奇而已!”子秋的眼睛移向别处。

也真是奇怪,自己的确只是好奇飞雪的长相而已,可是,为什么会感到心虚呢。

“嗯~~”

冉冰蹦到子秋的面前,好像看透了什么似的。

突然贴到了子秋耳边,轻声的说,“飞雪她,可是一位大美女呢!”

噗通!噗通!

自己感觉好像听到了急促的心跳声。

哦,这应该是冉冰的,她刚剧烈运动后,有这样的心跳频率并不奇怪。

呵呵,怎么可能是自己呢!

感觉冉冰很无聊,没有搭理她。

也赶紧离开这。

只不过在出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发出了“唏嘘”声。

他们深深的吸气,呼气。

因为他们见到了一位相当恐怖的人物,那根本就不是人,比马克队长还不是人。

墨城,雪峰在看到他的瞬间也是倍感压力。

年龄明明不大,不过,实力怎么这么恐怖啊。

这就是能在地面生存的人类吗!

没有敢上前打招呼的勇气。

看到了刚才的那场对决之后,任何话,都已经说不出口了。

墨城之前还以为他全靠着一身从未见过的超强装备。

现在看来,靠装备的是咱们猎荒者才对。

另一侧,灯塔外环。

这里到处都是辛勤劳动的尘民。

破旧的衣衫应该是很久都没换过了。

恐怕在他们的意识里,根本不存在换衣服这个概念。

长年只有一套。

绫音跟许安琪站在腐朽的栏杆旁,双手抓牢。

在这种程度的高空上,手中抓着什么东西总会感到安全些。

她们俩个已经在这边逛了挺久了。

不过,却一直没有离开,好像很喜欢待在这似的。

一会看看灯塔下的风景,一会看看这些劳碌的尘民们。

绫音喜欢待在这,只是因为单纯因为这样简单朴素的人而已。

虽然生活的艰苦,不过却没有受到半天俗世的侵染。

没有尔虞我诈的利益纠结,有的只是同伴跟朋友而已。

而许安琪喜欢待在这的原因,是她能从这些人的身上看到自己前世的影子。

那个懦弱不堪,受人侮辱与欺负的自己。

她是一位普通歌舞厅的舞女,除了跳舞就是陪酒,处处都要看客人的脸色。

甚至为了生活,还需要做那些恶俗的工作。

每每想到,都会感觉恶心。

“绫音,你很喜欢那个叫子秋的男孩吗?”许安琪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而听到这句话的绫音则显得十分慌乱,两只手扭扭捏捏的不知道放在哪里。

眼睛不断的闪躲,根本不敢看向身边的这位姐姐。

她怎么看出来的,我明明什么都没说过,也没有做什么亲密的动作啊!

“绫音,绫音!”

许安琪轻轻的晃了晃绫音的胳膊,因为她刚刚完全愣住了,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啊,我,我,我……”

说不出口,明明才刚认识一天。

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呢,太羞耻了。

“绫音,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跟子秋说你暗恋他!”

“别别!我说,我说!”

赶紧拦在了许安琪的身前。

而许安琪也是笑容满面的看着她,似乎显得十分的得意。

“嗯~”

绫音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再没抬起来,可能是有些害羞吧。

“嗯什么?”许安琪又问道。

“就是那个啊!”

绫音的语气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安静形象被许安琪瞬间击破。

她好像相当擅长对付这种小女生,手里还憋着不少招没放呢。

可能是经历的多了,让绫音变得稍微大胆了些。

不过,如果要让她当面跟子秋说的话,那绝对是做不到的吧。

许安琪听到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后,轻笑了两声。

随后,她用手摸着绫音精致的下巴,抬起了她可爱的脸,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问道,“那你告诉我,他喜欢你吗?”

应该…应该喜欢吧?为什么要加应该呢?

绫音突然愣住了,也没有反抗许安琪的动作。

就这样任她摆布。

这句话,在脑袋里不断的旋转。

本以为,这样的答案绝对是呼之欲出。

可为什么在现在,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秋君他……

想着自己跟他发生的一切,秋君对自己应该是也喜欢。

“绫音啊,男人可是最会欺骗的生物。而且,你可千万别把同情跟喜欢弄混了,我的小妹妹啊!”

“不是的,秋君他不……”

越说越说不下去,因为越想,越感觉许安琪说的跟自己的情况很像。

自己跟秋君好像就是这样。

好像就是因为同情!

从最初见面起,秋君好像就是因为……

而且,对其他的女人也是!!!

绫音的心里涌现出了强烈的不信任,以及危机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