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混乱的通道

燃料储存区通道。

漆黑的地板上,发霉的面包蘸着过质的牛奶,不停的散发着令尘民着迷的气味。

疯狂咽着喉咙中的口水,眼神却止不住的看掉落在地上面包身上。

碎裂的玻璃碎片并没有阻挡住某两位饥饿的尘民。

像是发了疯,又像是着了魔。

“原来,原来是这个味道!原来它们是这个味道!”

劳工3852大笑着,面容暗淡,像是营养不良。

他的身边同样有着一名抱着发霉面包,不断在咀嚼的尘民。

红色的头发,女性,编号2411,脸色同样很差。

3852大口吞咽着地上的面包,随时又打开一罐未摔碎的牛奶。

推运小货车的上民厨师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头撞到了一旁的小货车,失手将牛奶摔在了地上。

不过,即使脑袋尚未清醒,他依旧奋不顾身的舔着地上肮脏的牛奶,随手又将一块面包塞进了嘴里。

而这位厨师仍是不依不饶,即使是面对即将处理掉的过期食物,他也不愿让尘民吃到这种只属于上民的食物。

脚毫不留情的踹了下去,阻止他吃食物。

不过狗急了也有跳墙的时候。

当3852拿起破碎的玻璃渣威胁厨师的时候,对方退却了。

随后,这位像狗一样的尘民又开始在地上舔掉落的食物了,一会是牛奶,一会是面包。

好像已经彻底疯了。

“3852,别吃了,快起来!”

一个扎着长辫的女孩子突然从人群中跑出,来到了他的边上,不停的拽着他。

“你想死吗?”

“死?”

好像被这个词刺激到了,3852直接甩开了拽着他的4277,肩上的袖子也因此被撕碎,露出了沾染着猩红血痘的皮肤。

“像我们这种劣等货,可不就是等死吗!”

“是,是猩荭症!”

3852傻笑着,另外的一名同样感染了猩荭症的尘民却在边吃着发霉的面包,边哭泣。

没有人想死,可是凭借现在的科技,这种传染病是无药可治的。

况且感染的还是两个尘民,灯塔可绝对不会为了他们浪费宝贵的医疗物资。

子秋站在高处安静的看着,他知道这两个人绝对是活不了了。

他们的后果不是慢慢的变成恶心的肉土,就是被那个叫做嘉利的疯子博士泡在自己的罐子里研究。

三名全身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城防军慢慢的走了过来,他们端着枪,成了所有害怕猩荭症人的希望。

因为没人敢随意靠近这种人,他们可不知道会不会也被传染。

“抓起来,带走!”

站在中间的长官一身令下,他身边的两名士兵就迅速的走上前。

将枪收到背后,每人各控制一名。

不过即将面临死亡的他们,似乎什么都不怕了。

这种人反抗下的力量可是无比强大的。

长官也配合这么男士兵一起上前制止3852的抵抗。

“放开我!”

无能的咆哮可起不了任何作用,不过对于逮捕两个孱弱的尘民,他们也不至于动用枪械。

可能因为太过轻敌,被按在推车上的3852先是一记后跟踢,凑巧踢中了男士兵的胯。

这酸爽,直接让他本能的脱离战斗。

少了一个人的长官也是一下子没按住。

而3852逃脱控制的瞬间更是抽走了对方裤腿上挂着的手枪。

“都别过来!把枪给我放下!不然,不然我就打死他”

所有人都害怕不冷静的3852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都纷纷的向后退。

另一名士兵松开了手上的女人,跟同伴一起,举着枪,对峙着眼前的这个疯狂的男人。

子秋的耳朵微微的动了动。

他听到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刺耳的响声,这人的鞋跟绝对高的离谱。

不用想都能知道来的人是谁。

“在场的人一律不许离开!”

不远处,荷光者梵蒂一扭一扭的朝混乱的人群走来。

微微遮挡在黑色丝袜前的细长裙摆不断的左右摇晃,就是看不见重要的位置,她绝对是故意的。

梵蒂的身侧跟着她忠实的仆人,那是身材高大,穿着重力体监察者改装版的沙力夫。

光看他的体型就没有几个有勇气敢他战斗的,更别说他身上还套了一套厚实的机械铠甲。

真是怀疑马克之后跟他对战的时候,是怎么能打出拳拳到肉,打沙包的感觉的。

子秋看着自己的拳头,摇了摇头。

“尘民编号3852,2411,越级食用上民食品、主动引发暴力事件、反抗执法者、非法持枪,依律,罚十六鞭、禁食、长跪三日、清除二十天奉献点。”

梵蒂的状态很平静,像是见惯了这种事一样。

3852直接推开了手上碍事的人质,反正已经逃不掉了。

他一边继续吞咽手上的面包,一边诉说着大义凛然的话。

什么“我好歹在死之前,真正的活过一回!”,“你们到死也不知道面包是什么滋味!”

不过这话对某些人来说却没有什么认同感。

而这些人当然就是在之前回归灯塔的时候,跟子秋同一车的好同志们。

“已越线,抓起来!”

梵蒂的命令刚下,沙力夫就托着自己沉重的身子慢慢的朝3852逼近。

钢铁的铠甲并不畏惧他手中的普通枪械。

3852害怕的不断后退,子弹接二连三的射向了沙力夫的重力体。

走火的子弹在机甲上弹射,幸运的射中了2411的脑袋,让她不用再受到折磨。

巨大的手臂一拳就将3852的小身板给击飞了出去,牙齿掉落一地,没了意识。

“带回去,关起来。”

沙力夫继续朝前走,厚重的机甲踩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你们还想干什么!”

这会有一位胆大的姑娘拦在了3852的面前,清秀的脸上多了坚毅。

子秋是挺佩服她的勇气的。

过来企图拉开她的4079反倒被她一掌推了出去,一块旧世界的破旧腕表掉在了地上,引起了另外一人的注意。

子秋知道,自己该出厂了,虽然有很大程度会得罪某人。

不过反正之前也得罪过了,现在的话,无所谓。

只要让后天凌晨的任务更顺利,让4068安安心心当他的热心愤青就够了。

“别拉我,你走开……”

4277依旧在摆脱着同伴的阻碍。

而一直在上方看戏的子秋,直接越过了栏杆,越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