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独自训练的人

第二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临了。

新一轮的晨曦充满了大战前的寂静,子秋知道今晚是一个充斥着狂风暴雨的夜。

轻轻的打开门,因为卢伟还在打着呼噜。

“子秋大哥,早!”

站在门外的是4277,一位清纯的小妹妹。

嗯?

子秋先是愣了愣,随后想起了昨晚好像答应了某件事。

这么早就来了?

时间刚好是早上六点,确实有些早,也不知道她等了多久。

子秋把食指抵在的嘴巴上,做出了一个“嘘”的手势,随后又指了指外面。

轻声的走出屋子,顺手带上了集装箱的铁皮门。

4277疯狂的点着头,跟上了子秋。

“怎么就你一个啊,另外两个呢?”

“哼,早上我去找他们的时候,怎么拍门都不醒。然后我从窗户偷看的时候,发现他们床边的地上堆了一大堆的食品包装袋。

真是的,一点也不珍惜子秋大哥给的食物!”

子秋看着4277此时的模样,小脸气的鼓鼓的,可爱非凡。

没忍住的轻笑了出来。

4277也好像意思到了什么,微微的低下头,小脸红扑扑的。

吱呀——不知道从哪传来的开门的声音,子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双方的视线碰撞的瞬间,都不自觉的眨了眨。

“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们继续!”

“诶,等等……”

嘭——铁皮门再次被关上,子秋随即叹了一口气。

刚刚打开门的是绫音的室友许安琪。

子秋是知道绫音的习惯的,她的话平常睡的都很晚,总是失眠。

以至于平常起的也同样很晚。

“刚刚那位就是子秋大哥的同伴之一吗?”

“嗯,没错,我要去军械整备处,你要跟着一起来吗?”

“好啊!好啊!”

由于灯塔严令禁止男女之间出现什么不正当关系,所以他们对那方面的意识都很模糊。

子秋刚刚可是清楚许安琪的话是啥意识,因为她的那个表情,跟自己平常在动漫里看到过的,发现好友的对象在跟其他人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不过这回子秋绝对是问心无愧,他只当4277是个小妹妹而已。

今早的军械整备处没什么人。

因为子秋隔着老远就看到了灯塔外环挤满了人。

拥堵的人群一直延续到灯塔升降平台,声音吵吵闹闹的,还在集装箱熟睡的那群人恐怕还会埋怨这是哪里举办的祭典。

而实际上,这是在为五位年迈的勇士,举行远行仪式。

“你们不去,没事吗?”子秋对身边的女孩问了一句。

“没关系的,那些上民巴不得见不到我们呢!”

4277的脸上明显的出现了悲伤,虽然嘴上这样说,不过心底还是一位善良的少女。

远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沉重的,虽然对外宣说是为了探寻地面,可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听说远行队伍里还有一个尘民。”

“嗯,是0591,我们都为她感到骄傲!”

少女抬起自己的鹅蛋脸,可爱的脸庞上多出了独属于她的那一份坚毅。

锻炼器材确实很多,基本上已经囊括了市面上的所有类型。

有的子秋甚至是第一次见。

空荡的训练场所,只有4277以及子秋两个人。

单调反复的举着杠铃,虽然已经达到了最大重量,不过对子秋而已也只是稀疏平常的压力。

自从上个世界之后,子秋的力量早就达到了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这里不像在“方舟空间”中那样的方便,想加多重加多重。

并不会感到什么寂寞,不过只能苦了4277一直无聊的待在一边了。

只是子秋不知道的是,4277蹲在一旁,双臂支着下巴,一脸欣赏的看着做运动的子秋。

砰——刚还没做几分钟呢,子秋就听见某个熟悉的地方传来了枪声。

嗯?

4277也瞬间站了起来,她也没想到现在这种时间下,还有人待在这。

应该是某个尘民偷偷进来了吧,他也不怕被发现,尘民可不允许使用上民的武器!

将杠铃重新放回了架子上,坐起了身,朝着枪响的位置走去。

4277小心翼翼的跟在子秋的身后。

目标地点子秋去过,正是昨天训练的射击厂。

砰——又是一声枪响,离着很远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怎么会在这?不去为教官送行的吗?

“猎荒者飞雪?不是尘民!”

4277从子秋的背后跳了出来,同样疑惑的看着训练场里,举着一把修长的狙击枪,一头绸缎般轻柔的深紫色中长发。

两人一前一后,轻手轻脚的朝着飞雪走去。

而当子秋都已经站到了身后不到两米的位置时,她依旧没有发现,仍然在练习着自己的射击。

4277有些害怕这剧烈的枪响,没有再跟着子秋走进。

更何况她听说飞雪是一名相当冷漠的猎荒者,这样的话,她对尘民的态度应该会更加恶劣吧。

“你在这……”

砰——子秋迅速的撇过脑袋,躲过了这颗迎面而来的子弹。

4277吓的捂住了嘴巴,她震惊的看着子秋的脑袋左侧,悬停着一杆还在冒着烟的枪管。

而端着狙击枪射击的正是猎荒者飞雪,她是想杀死子秋吗?

火药味顺着空气传入了子秋的鼻腔中,不怎么好闻。

“生气了?昨天输的不服气?”

“你是想再试试枪子吗?我相信,即使是你,在这种距离下也躲不过去吧!”

子秋微笑着,竖起了双手,宣告自己的投降。

看样子,她是知道来的人是自己,才敢那样开枪的吧。

真是可怕的女人。

飞雪也想不到可以再一次在这里遇到这个男人。

她并不是在练习,而是在发泄。

当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那声死也忘不了的声音时,毫不犹豫的转过身,扣动了扳机。

因为声音的主人,让她很恼火。

飞雪很不甘,很愤怒。

凭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有这样强大的实力,拥有在地面生存的实力。

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狙击能力,在他面前,都只是小儿科。

这是她第一次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感到自己的渺小。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做到这样?

自己第一次产生了“想了解别人”的念头,是因为被他轻易的打败了?那冉冰会不会也这么想?

不,是我先的。

为什么我会那么的不甘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