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蜡烛灭前的回光返照

刘长官对杜老总这种策略感到担忧,因为一时间看不到明显的效果。如果这些感染者继续感染其他人。那么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但好像也想不出来更好的方法了。这种丧智病毒来的太突然。没有给我们人类文明太多的反应时间。

携带梦魇炸弹的直升机四处救火,就像是玩打地鼠游戏一样。在一望无际的高原上,这些感染者分布已经变得疏散。已经难以控制。很多高原上的住着的散户也纷纷被感染。整个高原上的幸存者全部转移。在没有转移的人中,大多数都失去了迹象。就连在军队中的一些人,既然也失去了联系。据统计有两百多人被病毒感染。

发生的这一切让杜老总非常恼火,感染者们明明不是我们的对手,却越打越多,越来越难控制。刘长官用他那敏锐的逻辑分析道:“这些感染者和黑猩猩一样,在同类之间有着极强的传播性,但是在异类之间传播性较弱。只要我们撤离高原上的全部人,切断高原上的水源,把军队分成几波集中起来,执行任务时乘坐装甲车和直升机,避免和感染者有接触的机会。这样逐一围剿,虽然比地毯式搜查要慢一些,但安全系数更好。”

杜老总听到这个建议,对刘长官说:“小刘,那样的话效率太低,上面催得紧,指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还是按照我之前的计划继续进行吧。”以杜老总的性格,自然是不会听从刘长官这种谨慎的意见。他是想快死剿灭感染者,好赶快去邀功。领袖已经答应他,如果任务成功,就授予他国家一级元勋的光荣称号,并且以元勋的资格把一块很大的岛屿赠送给他。要知道国家一级元勋从始至今只有三个人。这可是个不小的诱惑。

刘长官对杜老总这种做法心知肚明,但也无可奈何。只有在心中暗自气愤。他现在只能祈祷,希望这种危险的行径不要出什么问题。

任务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伴随着频频捷报,任务的进展看起来很顺利。各处的感染者纷纷被消灭。新冒出来的感染者也越来越少。杜老总自信的对刘长官说到:“我说什么来着,就是打地鼠,也有打完的一天。你手里拿着锤子,还害怕地鼠钻出来咬你吗?”刘长官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谢天谢地。这些感染者还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疯狂。

很快,杜老总看着这些感染者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自认为没有什么危险了。于是他致电领袖说到:敬爱的领袖,我们在高原上的战绩辉煌,感染者已经被消灭殆尽。病毒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的生活可以回归日常了。”

忙碌的领袖看到这份致电非常满意,日理万机的他没有时间亲自去确定。此时的他对杜老总是信任的。

很快,杜老总宣布感染者被彻底消灭,在国家的放松下,很多高原上的原住民都悄悄回到了家乡。

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平息了下去,紧绷的国家算是松了一口气。我们的杜老总在中央召开的领导大会上,因为此次任务有功,被授予国家一级元勋的光荣称号。并且顺理成章的把那个承诺好的小岛由国家财产变成了私有财产。这件事情,在世界大同以来还是头一次。

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但我们的杜老总可不怕这些舆论。他请了病假,把高原上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刘长官,然后就坐着私人飞机飞到小岛上度假去了。这个人烟罕至的小岛,杜老总来了之后进行了彻底的改造。他建起度别墅,沉迷于自己的室外桃园中。在海边的沙滩,躺在一张摇椅上。一边喝着美酒,一边自言自语的说:“辛苦了大半辈子,是该好好享受享受生活了。”

此时,剩下的局面就交由刘长官一个人处理。在杜老总的推荐下,刘长官这个特战队长,后来的临时参谋,就神奇的变成了那十万军队的总指挥。变成了年轻的刘老总。

刘长官和杜杜老总的行事风格那是大相径庭。刘长官是一个严谨的人,但在关键时刻行事果断。虽然有诸多优点,但年轻的他缺乏一种大将风度。让他做一个特战队长还不错,但年轻的他变成总司令,显得有些牵强。

即使如此,这位年轻的老总还是很认真的进行着他的工作。他想要改变原来杜老总指定的策略,按照自己的那一套方法行事,但此时杜老总那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法已经深入人心了。并且伴随着很多原住民悄悄返回。他发现只能将杜老总的方案进行到底。

就在这个时候,最倒霉的事情让这位新上任的长官碰上了。在之前的齐荆山上,再次发现感染者。一个走散的士兵被几个感染者袭击,这名士兵反应很快,用梦魇炸弹枪,枪枪命中,杀死了这些感染者,但他的手臂被一个感染者的爪子划伤了。也不知道是抵抗力强,还是反应慢。当场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于是这个士兵随便清理了一下不是很严重的伤口,也不敢和别人说这件事情。

当天夜里,这个士兵在军营里休息。突然,他呼吸急促起来。双眼布满血丝,逐渐发红,脸色也变得铁青。没过十分钟,已经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很快就丧失了意识,昏死过去。但刚刚昏死过去没多久,就突然从床上爬了起来。

顿时,军营里传出一声声惨叫,整个军营的士兵在半个晚上全部被感染。整整一千多人!后半夜这些感染者趁着夜色潜伏了出去,来到三公里外的另一个军营。

这个军营晚上的站岗人员,远远的看到乌压压一片穿着军服的人朝他们走来。还没看清楚是什么那支部队的人。这些感染者就一个接一个的杀了上来,值班人员来不及反应,又是一顿撕咬。很快这个军营的一千人也被感染了。